第54章骂昏了李氏

作品:《农家娇娘

    “签了死契的人,任由主子买卖,就跟菜市里面待宰的鸡鸭一样,

    没有生的权力,也没有死的权力,喜怒哀乐都要看主子的心意。

    你们知道大户人家,一年要死多少个这样签死契的下人吗?”金梨嘲弄又冷漠的说道。

    金梨的这番话把几人都给吓到了,金桃眼泪都掉下来了,害怕道:“那……那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去找娘!她不能卖了你!”金桃擦了一把眼睛,转身就冲了出去。

    金杏和金梅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这个时候,却也没有旁观的心思了,现在卖的是金梨,接下来就有可能卖她们。

    金梨自己反而是最后一个出的房门。

    金桃冲到金老太房门口的时候,和正要出来的李氏撞个正着。

    “要死啊你!急吼吼的去投胎吗!”李氏被撞疼了肩膀,火冒三丈又劈头盖脸打了金桃几下。

    “娘!你是不是真的要把梨子给卖了?”金桃被打的疼,也不敢躲,只能硬扛着。

    “什么卖不卖的!不就签个死契?签了死契!她也是老金家的人,她也是我生的!”李氏厚颜无耻的说道。

    “娘!签了死契,梨子怎么可能还是自家人?

    到时候梨子被人随便卖卖,甚至被人打死,我们都不能帮梨子啊!

    娘!求求你了……你不能卖了梨子!”金桃恳求道。

    “管好你自己的事,家里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李氏不耐烦的拨开她。

    “娘!”金杏也恳求道:“三姐已经在学刺绣了,她学好之后一样能为家里挣钱!”

    “三姐刺绣学的很好,很快她就能赚钱贴补家用了!”金梅也忙说道。

    “娘!我要三姐!我不要你卖三姐!”金宝根也闹起来。

    “你们懂什么?有了这五十两银子,你们弟弟就能去城里更好的学堂上学!

    有更好的先生!接触更好的同窗!将来他会更有出息!”李氏被他们挡着路,气恼他们一个个犯傻。

    “我不去更好的学堂!我只要三姐!”金宝根大叫,没有三姐他怎么吃香的喝辣的?

    “你懂什么?娘都是为了你好,将来你肯定觉得娘做的对!”李氏虽然疼金宝根,但这种事上面,她不会听金宝根的意见。

    “娘,以后我每天多干点活,我砍柴去卖,我一定能多干活,多赚点钱!你不要卖梨子……”金桃哭道。

    门外闹的一塌糊涂,金老太在里面装傻不吭声。

    “奶奶!”金梨拔高嗓子,哭道:“奶奶!你儿媳要卖你孙女了!”

    “奶奶!”金梨喊的撕心裂肺,不说金老太听的见,就是隔壁邻居都听的清楚。

    金老太坐不住了,“喊什么!喊什么!大晚上都在闹什么?闹哄哄!像什么样子?”

    “奶奶,我娘要把我卖了!她连小宝的前程都不管了!”金梨嗓子清脆响亮,冲破了这沉重的黑夜。

    “声音小点!喊这么大,不怕人听到笑话?”金老太急忙说道。

    “我娘都不怕人笑话,我怕什么?”金梨不服气的反问道。

    “梨子,你娘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好,你不是最疼小宝吗?你就不想小宝更有出息?”金老太厉害了,爬到了道德的制高点来指点金梨。

    “我很疼小宝,所以我才不能让我娘把我给卖了!”金梨说道。

    “撒谎精!你的事情跟小宝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关系!”李氏愤怒反驳道。

    “是个人,长了脑子都知道肯定有关系,怎么可能没关系?

    你以为读书人之间就没有争斗了?

    你以为当官的之间就没有龌蹉了?

    到时候小宝在学堂,被人知道他有个姐姐因为他读书被家人不当人给卖了,

    你觉得他们不会嘲笑小宝有一个狠毒自私无情无义的家人?

    被这样的人养大的小宝,难道还能是什么好人?”

    金梨接连几个问题把李氏和金老太都给砸懵了。

    “你是我养的……”李氏话没说完,就被金梨打断了。

    “以后小宝当官,上头肯定是要查他的身家是否清白,到时候……发现他有这样恶毒自私的家人,他真能当一个为民做主无私奉献的好官?”金梨再次反问。

    “你是……”李氏再度开口,但是金梨依旧没给她机会。

    “如果你们打算让小宝读书,指望他出人头地,那就管好你们自己,否则你们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报应在小宝身上!

    你们会拖累他,会把他从万丈高空……狠狠的拽到烂泥里面来!”金梨神色嘲讽的说道。

    “你……你胡说!你是我女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说卖了你!

    就是我把你打死了,又能怎么样?”李氏嚣张的说道。

    “奶奶,人家都说娶对了媳妇,家里旺三代,娶错了媳妇,霉运罩三代,您这挑儿媳的眼光,可不好。”金梨直接当着李氏的面就讽刺起来了。

    简直就是跟李氏撕破脸了!

    金桃她们一个个的噤若寒蝉,她怎么敢这么说娘?

    “你娘又不是我挑进门的!我当初看中的是苏青辞的娘!”金老太幽怨的说道。

    “你这个死丫头!我今天打死你得了!今天不打死你我不姓李!”李氏面色涨红,恼羞成怒的抄起手边的扁担就朝金梨冲过去。

    “咱们家小宝以后可是读书人,是要当官的,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泼妇!

    同样是读书人的娘,你再看看苏姨,对比人家,你就不羞愧吗?

    人家一个寡妇一个人都能养出一个秀才来!

    你再看看你?自私自利,恶毒无情!

    打着给小宝读书的幌子,卖女儿!

    你这是害完女儿,再害儿子!

    害一个不够,还要有一个害一个!

    虎毒还不食子!你连畜生都不如!

    小宝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摊上了你这么个娘!

    我要是爹啊!等小宝当上了官,就休了你!

    免得留着你给小宝丢人现眼!

    免得大家看到你,就以为我们姐妹是个泼妇!”

    金梨嘴皮子利落又刻薄,言辞如道,扎的李氏浑身血。

    但她自己也挨了几下,疼的她更恨李氏了!

    李氏被她骂的,急怒攻心,眼睛一翻,直接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