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狠心的生母

作品:《农家娇娘

    “不想等,你就进城去把保田叫回来,还有小宝要去学堂了,衣服鞋子袜子这些东西你现在不准备,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准备?”金老太说道。

    “那我明天就去……”李氏忙说道。

    “你不是还要去何家问翠娥吗?”金老太说道。

    “我现在就去问!”李氏这事不会忘。

    “娘……那我明天进城,我这身上也没有钱……”李氏吭吭哧哧的说道。

    “你儿子做衣服的钱你还要问我要?”金老太直接把人给赶了出去。

    “娘!家里银子都是你在管,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啊……”李氏羞愤的说道。

    这个老不死的明明知道她身上没有银钱了,偏偏她还不愿意给钱!

    每次她要用到钱,不管什么作用,问这个老不死的要钱都得要半天!

    “娘!我身上真的没钱,要是有钱我肯定也不会跟你开口!娘……”李氏求了半天,金老太才大发慈悲的给了她一两银子。

    “给小宝扯好点的布。”金老太说道。

    “那万一要是银钱不够?”李氏担心道。

    金老太脸沉了下来,“一两银子还不够你给小宝扯两块布?”

    “不是,娘不是说要买好点的布?”李氏又气又委屈,明明是这个死老太婆自己说的。

    “你不会动动脑子?我要你买好一点的布,不是让你买最好的布!”金老太懒得再看这蠢货的脸。

    李氏憋屈的拿着银子出去了。

    何家

    何翠娥听完李氏的话,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金梨小小年纪懂的这么多。

    “生契死契的事我忘了说了,不过这事签契约的时候,肯定也是要说清楚的,婶子只是早知道和晚知道的区别而已。”何翠娥轻描淡写的说道。

    李氏闻言就不再多想,还主动问她:“翠娥,要是我家梨子签了死契,是不是真的对小宝不好?我家小宝以后可是个读书人!”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好像是没听说过这回事。”何翠娥言语的意思是否认了这回事。

    李氏心里当下就觉得是金梨在说谎,毕竟金梨一直在乡下待着,哪有何翠娥在城里待着见多识广?

    连何翠娥都不知道的事情,金梨能知道?

    “那要是签生契一个月有多少钱?签死契一个月有多少钱?”李氏又问道。

    “签生契的话,干的是粗活,一个月六百文是有的。”何翠娥说道。

    “那死契呢?”李氏听说了2两银子一个月的工钱,这一个月六百文,她是看不上了。

    “死契的话,如果一切顺利,被主子看中,她一个月就能拿到2两银子,而且这之前,方家还会一次性给婶子一笔钱,算是梨子的卖身钱。”何翠娥说道。

    “多少钱?”李氏一脸贪念。

    “大概三十两到五十两吧。”何翠娥说道。

    “这么多?”李氏彻底心动了,这一下子能拿到这么多银子,比嫁出去拿彩礼划算的多。

    “翠娥,你也是死契吧?”李氏激动的抓着翠娥的手。

    何翠娥脸色一变,“婶子也是听梨子说的?”

    “是啊!她说什么只有签死契的人才会被主子看重!”李氏说道。

    “没错,我也是死契。”何翠娥淡淡的说道。

    李氏确认了何翠娥也是死契,心中就更激动了,已经开始脑补金梨往后也跟何翠娥一样拿钱回来贴补家里的一幕。

    “翠娥,你明天就要走吗?”李氏心中着急想立即决定下来,但是这事如果是生契,她做主也就算了,但是死契,她一个人也不敢做主。

    最近那个死老婆子那么看重金梨,她怕她要是擅自做主,惹恼了老太婆,她吃不了兜着走!

    “对,我明天下午就要回方家。”何翠娥说道。

    “那你等等我,我先回家商量一下。”李氏说完急吼吼的回去了。

    李氏离开之后,何母和何翠花都从房里出来了。

    “你真的要梨子进方家?”何母问道。

    “对,我看她长得不错,进了方家,前途还是有的。”何翠娥笑道。

    何翠花心里暗喜,金梨去方家当下人去了,苏青辞就不会再惦记金梨,金梨也不会再有机会勾引苏青辞了,那苏青辞就是她的了!

    李氏跑回家急匆匆的去找金老太,把何翠娥说的话转述给了金老太。

    “我就知道那丫头是骗人的!”李氏愤愤的说道。

    “这事得好好想想。”金老太脸色严肃。

    “娘!这还想什么?不管是三十两,还是五十两,有这一笔钱,咱们都可以把小宝送到城里的学堂了!”李氏有了银子,野心也大了。

    “三十两肯定不行,最低也要五十两!”金老太对梨子的相貌还是有数的,如果价格太低,还不如留在家里,等日后挑个好人家。

    “这臭丫头还能这么值钱?”李氏之前喊十两银子的彩礼,都没把金桃给嫁出去。

    “娘!这死契签了之后,每个月的工钱还高。”李氏现在都有些后悔给金桃说了亲,要是把金桃也签个死契,不是更好?

    金宝根趴在门口听到了这边,悄悄的转身跑了。

    “三姐!三姐!”金宝根冲到金桃她们的房里。

    “鬼叫什么?”金杏凶巴巴的说道。

    “三姐!娘在和奶奶说要把你卖了!还说什么死契!说你值好些银子!”金宝根着急的说道。

    金家姐妹脸色都变了。

    “小宝,你慢慢说,娘和奶奶说了些什么?”金桃急忙拉住金宝根,哄道。

    “娘说要把三姐卖了!签死契,五十两银子!”金宝根缓和了一下气息,然后说出了重点。

    “五十两银子?她能值这么多银子?”金杏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同情她要被卖的好,还是嫉妒她能被卖这么多银子!

    “梨子,这可怎么办?”金桃急的脸都白了。

    “也不一定就不好,我看翠娥家在方家做丫鬟不是做的挺好的?”金梅小声的说道。

    “就是!可能三姐到时候在方家过的日子比在家里更好,说不定她隔几天就能吃上一顿肉呢!”金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