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生契死契

作品:《农家娇娘

    “娘,我不让三姐去当丫鬟!”金宝根抱着李氏的胳膊撒娇道。

    “你三姐去当丫鬟,你就有好吃的好喝的了。”李氏不愧是亲娘,很了解金宝根。

    “我就要三姐在家陪我!你让二姐去!”金宝根不同意,还给李氏推了一个人出来。

    “你二姐马上要成亲了,她去不合适!”李氏立即就否决了。

    “四姐五姐不都可以吗?”金宝根又拉了两个姐姐出来。

    “不行,她们年纪太小又不懂事,梨子去最合适。”李氏还是否决了。

    “你不是常说三姐最不听话,最不懂事吗?”金宝根不解的说道。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李氏对金宝根都发火了。

    “我就不让三姐去!就是不让!”其他人怕李氏,金宝根却是不怕,一个劲的嚷着。

    “是不是这死丫头跟你说什么了?”李氏瞪着梨子,问金宝根。

    “梨子,你不想去方家当丫鬟?”金老太也看了出来,金梨不愿意去,不然不会到现在一直沉默。

    “奶奶,这事里面门道多了,娘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2两银子一个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我亲娘呢!”金梨讽刺的说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不是你亲娘,你是狗肚子里面生出来的白眼狼吗?早知道你这么不孝,你一生出来,我就应该把你摁进粪池里面淹死!”李氏恼羞成怒的大骂道。

    “那我问你,你说的这一个月2两银子,那签的是生契,还是死契?”金梨掀开眼皮,冷冷的问道。

    “什么生契死契的!你进方家当丫鬟干活,每个月拿钱回来就行了!”李氏怒道。

    “生契就是和雇主签订做工的时间,有五年,有三年,也有十年,一般签生契的丫鬟只能做粗使丫鬟,不会有机会被安排到主子身边侍候,免得生契到期,主子身边的事会被身边的丫鬟传出去。”金梨详细解释的一遍。

    “这种签生契进去的丫鬟,不会受到重用,只会做些粗活,所以工钱不会高。”金梨说道。

    “那何家翠娥签的是什么契?”金老太猜到了死契是什么意思,忽然问道。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那她签的应该是死契。”金梨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死契又怎么样?养了你十几年,就是卖了你,你也得认!”李氏骂道。

    “我家和何家不一样,何家不怕人戳脊梁骨,只认钱,但我家不一样。”金梨讽刺的看着李氏,仿佛她是个蠢货似的。

    金梨太知道怎样用眼神去激怒对方。

    “小宝要读书,想做官,他就不能有一个签了死契做下人的姐姐!尤其这个姐姐还是因为他要读书才被卖的!”金梨说道。

    “就是啊!我是读书人!后要做大官的!我姐姐怎么能是下人!”金宝根连忙附和道。

    “你胡说八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翠娥没有跟我说?”李氏一脸怀疑,不相信金梨说的话。

    “我也很好奇,她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你,明明她已经知道小宝要去学堂读书了。”金梨说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签生契!先契个三年!”李氏被金梨一番话气的胸口气血翻涌,咬着牙坚持让金梨去方家做丫鬟。

    “我不让三姐做丫鬟,别人会笑话我的!”金宝根阻止,死缠难打起来。

    “让四姐去!让五姐去!”

    “我不管!三姐不能去!”

    “娘!你自己去吧!”

    ……

    金杏在一旁气的咬牙切齿,金梨去了,他就丢脸,她们去了,他就不丢脸吗?

    李氏更是暗恨,她最疼的儿子真的给金梨笼络了过去!

    不管金梨去不去方家,她儿子都不能给金梨管了。

    “先吃饭吧!这事回头去何家问翠娥,问问清楚。”金老太说道。

    “那我吃完饭就得去问,她明天就要回方家了。”李氏说道。

    “这个咸肉,今天就不吃了,等保田和有根回来吃。”金老太把一碗咸肉给放到了旁边。

    “娘,我们不吃没关系,给小宝留两块吧?”李氏忙说道。

    “这还用你说?”金老太夹了两块肉给了金宝根,“小宝,多吃饭,以后好好读书,为我们老金家光宗耀祖!”

    “嗯嗯!我一定光宗耀祖!”金宝根有肉吃也不吝啬说好话。

    “小宝,多吃点鸡蛋,娘这鸡蛋就是为了你炒的。”李氏为自己表功,好让儿子多亲近她一点。

    金梨在夹鸡蛋的时候,李氏用力的打掉了她的筷子。

    金梨的筷子弹到了金老太的手上,吓了她一跳。

    “吃饭不好好的吃?干什么!”金老太怒道。

    “娘,这鸡蛋就这么多,她这一筷子下去半碟子鸡蛋都没了!”李氏忙说道。

    “你夹给我看看,一筷子能把半碟子鸡蛋都给夹没了?”金梨讽刺道。

    “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你们干脆都别吃了!这些鸡蛋都给我孙子吃!”金老太借机怒道。

    “我给三姐吃!”金宝根从自己碗里夹了一大块鸡蛋给金梨。

    “小宝真乖!你对三姐这么好,以后三姐啊对你会更好!”金梨吃着送上门的鸡蛋,笑眯眯的说道。

    “三姐!你多吃点!”金宝根闻言咬咬牙把藏在碗底的一块肉扒了出来,然后狠狠心给了金梨。

    金老太皱眉了!

    李氏心酸愤怒了!

    金桃羡慕了!

    金梅眼红了!

    金杏嘴馋了!

    金梨满意了,这小兔崽子还是挺上道的!

    饭后

    李氏去了金老太的房里。

    “娘,这小宝不能再跟着梨子了,我这儿子都快成了她儿子了!”李氏心酸嫉妒的说道。

    “你管了小宝管了几年?梨子才管小宝几天?你这样都比不上梨子,你还好意思说?”金老太嫌弃李氏废物不管用。

    “娘,不管怎么说,小宝真的不能再被梨子管了!”李氏请求道。

    “等保田回来,就让他去学堂。”金老太沉默了一会,说道。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李氏急切的说道。

    金保田去城里做工,也没说什么时候回家,这要等下去,得等到哪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