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跟人家学学

作品:《农家娇娘

    虽然金梨现在对苏青辞完全没有其他心思,但是她承认,苏青辞本人还是优秀的,起码比她家金宝根强多了。

    金宝根还是能在苏青辞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我们不用敲门。”金梨怕惹麻烦,并不打算光明正大的去。

    金梨带着金宝根绕到苏青辞家院子的另一边,她记得那个角落有个破缸。

    找到之后,金梨踩上去,高低正好,可以让她看到苏家院子里面的情况。

    运气好的是这个时候苏青辞正在家里劈柴。

    孤儿寡母的苏家,一些体力活,基本都是苏青辞在做。

    尤其是现在苏母刚刚生了一场病,孝顺的苏青辞在家里都是尽量把活干了,让他娘少做点活多休息。

    金梨趴到院墙上去看了,但是金宝根还在下面什么都看不着呢。

    “三姐!”金宝根急了,他也好奇苏秀才在家里干什么!

    而且不是说带他来看的吗?他还什么都没看着呢!

    “嘘!”金梨被他叫的吓一跳,猛的蹲下去,朝着金宝根无声的在嘴边比了一根手指。

    金宝根捂住嘴,学着金梨的样子蹲下来不动。

    金梨也不敢站起来,打算再过会,再忍一会,刚刚金宝根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她怕被苏青辞给听到了。

    “你在干什么?”苏青辞在院墙里面看着他们姐弟蹲在院墙外半天了也不动,只能直接开口问了。

    苍天大地!观世音菩萨!她今天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金梨尴尬的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我可以解释。”

    “我也可以解释。”金宝根瞅了她一眼,也学道。

    “那你们进来解释吧!”苏青辞见状有些想笑,但还是绷住了脸色。

    “让我们进去?”金梨诧异,苏青辞不是从来不让她进他家门的吗?

    “你想待在外面解释也行。”苏青辞脸色又拉了下来。

    “那就在外面说吧!”金梨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苏青辞。

    苏青辞微微蹙眉,等着她继续说,看看她今天怎么解释!

    她自己来就来吧,还带着弟弟来?

    “我弟弟快要去学堂读书了。”金梨说道。

    苏青辞点头,这件事他知道。

    “他是我爹娘的老来子,又是家里最小的宝贝,所以我家从老到小,个个都很宠他。”金梨摸了摸金宝根的脑袋,很慈爱的说道。

    金宝根听金梨说他是老金家的宝贝,老金家都宠他,心里高兴又得意,他就是老金家的宝贝命根子!

    苏青辞还是没听明白,这跟她和她弟弟鬼鬼祟祟待他家院墙底下有什么关系?

    “我们村不就你一个读书人吗?所以我就想让他来看看你在家里干些什么,让他跟你学学。”金梨说着说着,心虚起来,但是天地良心,她真的是这么想的!

    “小宝,我是不是跟你这么说的?”金梨扯了一下金宝根,让他说话给她作证。

    “对!”金宝根觉得金梨说话好听,所以很乐意配合她说话。

    “我在家里就是读书。”苏青辞也没说信不信。

    “读书人在家当然就是读书了!以后你可别让我干活了!”金宝根大喜的说道。

    “……”苏青辞有点明白金梨带金宝根来的用意了。

    “你们进来说话吧!”苏青辞说道。

    “不用……”金梨急忙拒绝。

    “他不是想知道我在家里干些什么吗?不进来看看他又怎么知道?”苏青辞淡淡的说道。

    “……”金梨现在有些左右为难,她实在不想跟苏青辞扯上干系。

    但金梨犹豫的时候,金宝根已经转头去了大门那进去了!

    金梨黑着脸追了孩子,熊孩子还是欠教训!

    “你娘呢?”金梨犹犹豫豫的在苏家的院门口徘徊。

    “我娘去城里了。”苏青辞看了她一眼,说道。

    金梨放松了一点,迈步进来了。

    “桌上有水,有红薯干,你们要吃或是要喝,自己拿。”苏青辞给他们交代完,就拿起斧头继续去劈柴。

    “你还吃什么?忘了你来是干什么的了?”金梨拧着金宝根的耳朵,把他从屋里拽了出来。

    “你不是读书人吗?读书人怎么还劈柴?”金宝根手里还拿着红薯干,围着劈柴的苏青辞,不理解的问道。

    不光是金宝根的家里,就是村里人,也一直把读书人捧得高高在上的,所以金宝根才会觉得读书人就是人上人,被人夸,被人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以后还能当官发大财!

    “读书人为什么就不能劈柴了?”苏青辞用力的劈下去,斧头下的木头四分五裂,再补一斧头,就彻底分成了三半。

    金宝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他一直就是这么理解的,读书人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苏青辞劈柴劈的很快,劈完了,就把柴禾抱到墙角放起来。

    若是前世的金梨,现在恐怕已经屁颠屁颠的上赶着给苏青辞帮忙干活了。

    但是现在的金梨,嘴里吃着苏家的红薯干,眼里看着苏青辞来回搬柴禾,脚都没动一下。

    苏青辞整理好柴禾,就把院子里面打扫了一下,他是个比较爱整洁的人,所以他扫地也扫的很认真,把院子打扫的很干净。

    金梨示意金宝根好好跟人家学学。

    苏青辞扫完地,就进了厨房,水缸里面没有水了。

    “小宝,苏秀才要去挑水了,我们回家吧!”金梨觉得金宝根应该看够了,只要让金宝根明白,读书人并不等于肩不能挑书,其他什么都不能做。

    那不叫读书人!那叫有钱人!

    “叫我苏大哥吧!”苏青辞说道。

    金梨心虚,她前世私底下缠着他的时候,都是喊他苏哥哥的……

    “苏大哥,今天谢谢你了,我就带他先回去了。”金梨客气又十分疏远的说道。

    “三姐,我要跟苏大哥一块去挑水。”金宝根出人预料的说道。

    “……”金梨笑容僵硬,“你又不能帮忙,你去干什么?”

    “我陪苏大哥去挑水!”金宝根换了一句话,说道。

    “你苏大哥不用你陪!”金梨咬牙说道。

    “就让他跟我一块去吧。”苏青辞见姐弟俩争执,便说道。

    “……”金梨搞不懂了,怎么今天苏青辞这么好说话?以前他可是从来没给她什么好脸子的!

    现在跟以前的差别,不就多了一个金宝根?

    难道是看在金宝根的面子上?

    就算金宝根也要去读书,但苏青辞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开始高看他一眼吧?

    金宝根的面子有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