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先认清现实的残酷

作品:《农家娇娘

    房里,破烂桌上有一盏油灯,如豆的火苗跳跃着,不大的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子难闻的油烟味。

    “三姐,你在看什么呢?”金梅看了金梨好几眼,金梨都没反应,这才问道。

    “没什么。”金梨回过神,敷衍的说道。

    “三姐,你现在有时间教我们做绣活吗?”金梅期待的问道。

    金杏闻言也看了过去。

    “行啊!我做绣活,你们看着。”金梨现在也没有睡意,做点绣活也行。

    金梅惊喜的爬了过去。

    金桃回房的时候,金杏和金梅都围在金梨身边,看着金梨做绣活。

    “你们在干什么呢?”金桃问。

    “三姐在做绣活。”金梅说道。

    “她问我现在有没有时间教她做绣活,我现在也不困,就做绣活给她们看。”金梨说道。

    “可是就这么光看着,我也看不懂。”金梅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在翠花家的时候就是这么学的,先教我认绣线和绣布,然后教了怎么分绣线……”何翠花如何教她的,她就如何教给金梅她们。

    至于她们学不学的会?

    那肯定是学不会啊!

    但如果金梨就这么轻易的教给她们,她们又怎么会珍惜呢?

    她们可能还会觉得这是何翠花教的好!

    所以她得先让她们知道知道现实的残酷,然后再给她们一点温暖。

    “我看你是自己也不会吧?你看你这绣的什么东西?东几针,西几针,你知道你自己绣的是什么吗?”金杏怀疑金梨自己根本就不会。

    “我现在还在学,又不是已经学会了!娘都还给我三个月学绣活的时间,怎么到了你们跟前,我这才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就指望我学会了?”金梨没好气的说道。

    “……”金杏干瞪眼,说不过她。

    “那三姐……你这三个月的时间能学会吗?”金梅问道。

    “我觉得应该可以吧,我感觉我在刺绣方面挺有天赋的。”金梨很有自信的说道。

    金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她特意跟人打听了,学刺绣,最起码也要学个一两年的时间,梨子这三个月能学到什么?

    金杏看了一眼绣绷上金梨绣的乱七八糟的线条,看也看不懂,更别说看出金梨绣的是什么东西了。

    “我看你还是早做准备嫁人吧!”金杏说完就回被窝睡觉了。

    金桃眼底露出担忧之色,可是这事她帮不了梨子,她自己都没有选择嫁给谁的能力。

    “我说我有天赋,你们还不相信,不相信就算了。”金梨拿着手绷继续绣,也不管金梅和金杏是不是已经回去睡觉了。

    “你们干什么呢?大晚上不睡觉!灯油不要钱?”李氏在她们房外大声的吼了一嗓子!

    金梨被吓了一跳,一针戳到了手指上,转眼手指上就流了血。

    “娘,马上就睡了!”金桃急忙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招呼梨子赶快收拾好。

    金梨把手指含在了嘴里,将手绷这些东西忙塞到了床脚。

    金桃转身吹了油灯,摸黑上了床。

    李氏等着她们屋里的油灯灭了,才骂骂咧咧的回屋去睡了。

    金梨和金桃用的是一床被子,金桃进被窝的时候,那柔软暖和的感觉让她身体立即就疲软下来,整个人都放松了。

    没有人不喜欢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感觉,金桃也不例外,闻着被面上阳光和皂角的味道,金桃甚至觉得身体上的疲惫都渐渐的消散了。

    “梨子……”

    “嗯?”

    “以后咱们就像今天这样,经常晒被子洗被面吧?”

    “好啊!”

    金桃把脸埋入柔软的干净的被子里面,深深的吸了一口阳光的味道,真的太舒服了。

    次日

    金梨在自己家院子里做绣活。

    金宝根在她的管教下,已经习惯了早起,现在金梨喊他起床,已经不怎么费力了。

    金梨用一块冰糖做奖励,让金宝根把院子给扫一遍。

    金宝根第一遍没扫干净,还想要冰糖。

    “你看看这儿是什么?”金梨来到一处湿乎乎的鸡屎跟前,嫌弃的别过头,问道。

    “……”金宝根不想扫,黏糊糊的,又臭又脏。

    “去灶台下弄点柴火灰过来盖着,然后再扫。”金梨教他怎么做。

    “你让我扫院子,我都已经扫了,你先把冰糖给我!”金宝根说道。

    “把这事干好干完再说,否则你就等于白忙活一场,冰糖也不会给你。”金梨拿出冰糖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子。

    金宝根想抢没抢着,“我要告诉娘!你欺负我!”

    “都快要进学堂的人了,还成天告状!羞不羞?”金梨嫌弃的问。

    “那你把冰糖给我!”金宝根跳着脚去抢,但是他跳起来,金梨就踮起脚,所以他跳起来也够不着金梨手里的冰糖。

    “你快点扫!有这个时间在我这抢,还不如早点干完活,你之前若是不废话,也不在我这抢,可能现在冰糖都在你嘴里了。”金梨提醒道。

    金宝根没办法只能冲到厨房,用小铲子掏了一点柴火灰出去。

    “还有这儿!这儿!”金梨又找了几个不干净的地方,“我说你好歹也是快进学堂的读书人了!怎么扫个地都扫不好?”

    “爹说了,读书人是当官的!才不是给你扫地的!”金宝根抱怨道。

    “那你觉得读书人除了当官就什么都不做了?”金梨问。

    “本来就是这样!”金宝根心想以后他要是做官,肯定不给金梨买好吃好喝的!她要想吃,就让她扫鸡屎,不扫干净就不给她吃,馋死她!

    “我们村有个读书人你知道吧?”金梨想了想说道。

    “苏青辞!”金宝根当然知道。

    “你把活干完,我带你去看看他在家里干活不干活。”金梨说道。

    金宝根把院子扫干净了之后,金梨让他去洗个手。

    金宝根快被她烦死了,“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冰糖?”

    “洗手去!”金梨坚持的说道。

    “……”金宝根气的直跳,但他搞不过金梨,又想吃冰糖,所以只能识时务的把手洗了。

    金宝根干完活,洗好手之后,终于拿到了金梨奖励的冰糖,这块冰糖含在嘴里,感觉比他以前吃的任何一块冰糖都要甜,甜到了他心里,让他心情都格外愉快起来。

    接着,金梨打算带金宝根去苏青辞家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