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何家大女儿回来撑腰

作品:《农家娇娘

    “家里有点事情耽搁了!”金梨看着村里好几个媳妇姑娘都来何家学绣活了,顿时眼睛都笑眯了。

    何母看到金梨这脸色就更不好了,要不是金梨的那些话,这些人也不会挤在她家里跟她女儿学绣活。

    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去外面学个手艺得多贵?她们怎么好意思一点都不表示表示,就这么跟着她女儿学绣活?

    “我不是听梨子说,她在你家这儿每天都有红薯干和瓜子吃吗?”大壮媳妇问道。

    “……”何母恨的咬牙,恨不得把这些臭不要脸的都轰出去。

    “是啊!是啊!何婶子炒的瓜子最香了!还有何婶子做的红薯干也最好吃,比我娘做的好吃多了!”金梨一脸笑意的鼓吹道。

    平时金梨要这么夸,何母自然是开心,但是这个时候,何母恨不得用抹布堵住金梨的嘴。

    这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何家门口站了一个穿着蓝色裙衫的姑娘。

    “娘!家里今天怎么这么多人?”何翠娥声音清脆,手里提着一个包袱,迈步进了院子。

    “翠娥,你回来了!”何母见大女儿回来,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金梨觉察到了这一点,而且何母说的是:你回来了!而不是:你怎么回来了?

    所以何翠娥是被何母喊回来的,原因……应该就是为了院子里的这些人了吧?

    “翠娥回来了?”二狗媳妇看着何翠娥身上穿的衣服上面还有绣花,一脸的羡慕。

    像她们这些人身上别说绣花了,不打补丁就是极好的衣服了。

    “我好久没有回家了,就回来看看,几位嫂子和妹妹们怎么都在我家?”何翠娥在大户人家虽然做的是丫鬟,但是到底见过几分世面,比起这些人,她的气势强了不止一点点。

    二狗媳妇她们仗着何家没有明着拒绝她们上门学绣活,所以都是厚着脸皮强行留在这儿学的。

    面对何母的脸色,她们能当做看不到看不懂,但是面对何翠娥客客气气却疏远的眼神,她们不知怎么就感觉没底气的拘束起来。

    明明何翠娥比她们的年纪还小,就是称呼,也要称呼她们嫂子。

    “她们是来跟你妹妹学做绣活的!”何母见她们一个个的没脸说,就说道。

    “学刺绣?”何翠娥看向其他人,其中也包括还带着弟弟的金梨。

    “你是金梨?”何翠娥见她目光不闪不避,心里讶然,问道。

    “对,翠娥姐!好久不见了,我觉得你比以前更漂亮了!”金梨笑嘻嘻的说道。

    何翠娥仔细的看着金梨,发现她跟记忆里的金梨区别很大。

    她记忆里的金梨又黑又瘦,时常低着头,总是畏畏缩缩的样子。

    而现在的金梨,不说相貌如何,就是周身这股娇俏的气质,就很容易让人眼前一亮。

    “梨子也越来越好看了,我都不敢认了。”何翠娥笑道。

    “翠娥姐就会笑话我!”金梨羞涩的低头一笑,眉眼间的俏丽和妩媚看的何翠娥微微一怔。

    “我可没有开玩笑,梨子也是来跟翠花学绣活的?”何翠娥问道。

    “对啊!翠花早就说过要教我学绣活,我之前家里一直脱不开身,现在有时间了,我就过来学了。”金梨点出是何翠花主动要教她做绣活的事。

    何翠娥看着金梨,眼底藏着探究。

    “婶子,既然你家翠娥回来了,我们就先回去了!”二狗媳妇拿着自带的凳子,选择先走为上。

    “是啊!是啊!你们一家好好聚聚说说话,我们就先走了,地里还有活。”大壮媳妇也说道。

    院子里面的人一窝蜂的都走了,金梨牵着金宝根也回去了。

    金宝根很不高兴,“你不是说跟着你有好吃的吗?”

    “急什么?”金梨带着他回去,从房里拿了一包糕点出来给他。

    金宝根这才没说什么,只顾着吃了。

    何家

    如果没有金梨的那番话,何翠娥就会顺势说出学刺绣就得拜师的话,拜师自然得交孝敬师傅的钱。

    但是这一切被金梨的那番话打断了!

    “翠娥,你说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当真让你妹妹白教她们!”何母不高兴的说道。

    “刺绣这事如果没有师傅用心教,光靠看,是肯定学不会的。”何翠娥说道。

    “那她们成天待家里看着也碍眼。”何母嫌弃的说道。

    “时间长了,她们学不会,自然会放弃。”何翠娥倒不觉得这是件大事。

    “娘,你也不用太着急,她们求着妹妹教她们刺绣,又没有交钱拜师,她们欠我们家的,你可以使唤她们,洗衣服做饭下地干活都可以……”何翠娥缓缓的笑道。

    “……这样好是好,但是他们愿意吗?要是不愿意呢?”何母一喜,转儿又担心道。

    “怎么会不愿意呢?连这点活都不愿意帮忙的话,又怎么好意思跟我妹妹学刺绣?”何翠娥勾唇笑道。

    何翠花在一边没说话,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姐姐一回来,娘的眼里就都是姐姐了!

    “翠花,金梨是怎么回事?你跟她关系很好?”何翠娥偏过头问她。

    “也不是很好……”何翠花低头说道。

    “金梨这死丫头不是什么好东西!忘恩负义!白眼狼!”何母把金梨在外面传话的事情说一遍,“我看她就是故意的!”

    “娘,她哪有那个脑子……”何翠花嘟囔道。

    “我看你才是没脑子!”何母骂道。

    “要不是你说教她绣花,能给家里惹这么多麻烦?”何母气恼的说道。

    “娘,妹妹也不是有心的,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生气不值当。”何翠娥安抚道。

    “你要是能经常回来就好了,你这次回来能在家里待几天?”何母关心的问道。

    “最多三天。”何翠娥说道。

    “娘,我现已经跟在小姐身边侍候了,以后不能像以前那样一个月回来一次了。”何翠娥说道。

    “你现在侍候小姐了?”何母一脸惊喜。

    “对。”何翠娥神色骄傲,眉眼带笑。

    “那工钱也涨了?”何翠花忙问道。

    “现在3两一个月了!”何翠娥笑着说道。

    何母闻言高兴极了,3两一个月,等于说工钱是翻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