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没有金镯子的娘

作品:《农家娇娘

    “小宝,你大哥真的在城里做苦工?”金老太一脸心疼的问道。

    金宝根没心没肺,脸已经又埋到了碗里去了。

    金梨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

    金宝根吃痛,刚想发火,就看到金梨凉悠悠的眼神盯着他。

    “大哥就是在干活!扛木头!可累了!”金宝根急忙说道。

    “我可怜的孙儿啊!”金老太嚎叫一声,满脸难过伤心。

    “……”金梨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金老太的孙子怎么了!

    金梨又踢了金宝根一脚,金宝根憋屈的想发火,可是想到白天吃的那些好吃的,他又舍不得发火了。

    “要不是为了小宝读书,大哥也不会去做苦力干活赚钱,以前大哥可是连地都不愿意下的!”金梨附和的说道。

    “难怪大哥这次回来的时候瘦了那么多。”金桃也难过的说道,

    金杏却在想,不就是干点活吗?至于一个个的都好像大哥干了什么惊天动地多了不起的事!

    大哥除了赌博,其他的干啥啥不会,除了干苦力,他也不会干其他的活啊!

    “大哥不是说那银子是他给人家少爷跑腿赚的钱吗?”金梅弱弱的说道。

    “人家少爷身边没有小厮吗?没有奴才吗?还会缺跑腿的?那是大哥怕我们担心他!”金梨给金有根脸上贴金了。

    “可是……做苦工,也赚不了那么多的银子吧?”金梅小声的说道。

    “谁知道大哥背着我们偷偷干了多久的活,存了多久的银子?”金梨感怀的说道。

    “所以娘说的也对,现在供一个读书人出来,可不容易,光靠大哥一个人干苦力赚钱,肯定是不够的,家中地里的庄稼交完税也只够温饱,也帮衬不了小宝。”金梨不想再听金梅说话,直接岔开了话题。

    “……”金保田听的有些恍惚,金梨嘴里说的真的是他大儿子?

    “爹!你也去跟大哥一起干活吧!多赚点银子回来,给我多买点书,将来我考中了,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金宝根接到金梨的示意,用自己的话把金梨教的话转述了一遍,完全照搬,他记不住。

    金保田嘴里的酒喝着没啥滋味了,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家里活这么多,你爹出去了,家里的活谁干?”李氏叫嚷道。

    “你娘说的也对,我要是出去干活了,家里的活靠谁?”金保田立即附和的说道。

    “现在春种也过去了,地里活也不多。”金梨说道。

    “爹!我看他们读书人穿的衣服都不一样,我以后读书可不想穿打补丁的衣服!”金宝根说道。

    李氏算计的眼神从金桃到金梨,金杏和金梅她也没放过,四个女儿,养到这么大,彩礼钱,她肯定要多要点,不然不够小宝读书用!

    金梨一看就知道李氏在打算什么,心里冷笑,嘴上说道:“我听说苏青辞之所以能读得起书,是因为苏姨把嫁妆给卖了。”

    “她能有什么嫁妆!”李氏鄙夷道。

    “两个大金镯子!”金梨说道。

    “怎么可能?她哪会有金镯子!”李氏压根不相信,他们那个时候成亲,有个银手镯做嫁妆就已经算是极好极好的嫁妆了。

    “她要是没有一笔这样的嫁妆,就靠她一个寡妇能拉扯大儿子?还能养成秀才?你以为她跟你一样,嫁过来连根毛都没带?”金老太恨不得苏寡妇是自己儿媳妇,看着就更不喜欢,更碍眼了。

    当年李氏娘家穷,家里姐妹兄弟还多,穷的四处打秋风!

    那时候金老太是一万个看不中李氏,觉得李氏娘家不行,但是金保田是个好颜色的,李氏长得不错,为了要嫁给金保田,她也能豁得出去,俩人生米煮成熟饭,逼得金老太不得不接纳李氏。

    金梨的几句话就把火烧到了李氏身上。

    “我家小宝就是命不好,若是你娘也有两个大金镯子,你哪里还会发愁没有银子读书?”金老太故意的嘲讽道。

    “娘……”李氏羞愤的眼眶都红了,她家里穷,难道怪她吗?她不想要金镯子吗?她有金镯子不会给儿子读书吗?她不是没有吗……

    “保田!我实话跟你说,当初要不是你自己看上她,我给你说的媳妇就是苏氏!若是她当我儿媳,可能现在咱们家有根就是秀才了!”金老太愤愤的说道。

    “娘!”李氏悲愤的说道:“苏寡妇可是克夫!”

    金保田闻言心里的一丝动摇又没了,苏寡妇嫁妆再多,再会教儿子又怎么样!她克夫啊!

    他酒还没喝够,日子也还没过够,总之他还没够!

    “她克夫!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当年你当天嫁过来,就克死了我养了七八年的大黄!”金老太骂道。

    “大黄是被人趁乱偷走的,这跟我没有关系!”李氏委屈的说道。

    “跟你没关系?平时大黄都没事,就你嫁进来当天我的大黄就没了!”金老太愤怒的说道。

    “……娘,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难道我给你们金家生的孙子孙女都还抵不上一条狗吗?”李氏悲愤的说道。

    “你上赶着嫁给我儿子,给我儿子生儿育女,难道不是应该的?”金老太四两拨千斤,避开了孙子孙女不如一条狗的话。

    在他们吵的时候,金宝根都已经吃饱了,吃完还打了一个饱嗝。

    跟金宝根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金保田,媳妇和娘吵成这样,他还能充耳不闻的喝着小酒吃着小菜。

    金家的男人……呵!

    金梨忘了算上她自己,她挑唆、利用、吃饭一样都没少干!

    “爹,你去做工吧!你这么厉害,你肯定能赚很多很多银子回来!”金宝根在金梨的眼神唆使下,朝金保田进攻了。

    “爹,你又没给我找一个有两个大金镯子的娘,你只能去干活挣银子了!不过你放心,等我以后出息了,我天天给你买酒喝!”金宝根拍着胸脯说道。

    这话可不是金梨教的,金梨瞥了一样尴尬羞愤的李氏,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金保田好酒,听小儿子说以后天天给他买酒喝,大笑起来,“小宝就是孝顺!”

    “爹!那你去城里干活吗?”金宝根忙问。

    “……”金保田不想进城,进城干活哪有在家里好,随便下地干点活就能糊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