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自作多情

作品:《农家娇娘

    苏青辞在城里书铺里给人抄了一上午的书,中午吃了几个馒头之后,又抄了一个时辰,然后才买了笔墨纸回去。

    老远的距离,苏青辞就看到了金梨和金宝根俩姐弟,他有心想躲开,但是都是去坐牛车回去的路,躲都躲不开。

    金梨看到他之后,当做没看到,牵着金宝根的手从他旁边走过,招呼也没打一个。

    这样冷淡的态度,让苏青辞皱紧了眉头,“金梨姑娘!”

    金梨诧异的停住了脚步,回头问:“有事吗?”

    苏青辞只是不解金梨为什么突然对他不理不睬,所以才一时冲动的喊了出来。

    “上次你送给我的那些花花草草,我还没有感谢过你。”苏青辞随意找了一个借口。

    “不必客气。”金梨神态疏远的说道。

    苏青辞噎了一下,“以后还请你不要再给我送那些花草了,我不喜欢。”

    “好的。”金梨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金梨的回答和态度看上去都很好,但苏青辞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更觉得心里有些堵。

    “还有事吗?”金梨问。

    “没有了。”苏青辞蹙眉看着她,抿唇说道。

    “那我们先走了。”金梨拉着金宝根快走几步。

    苏青辞锁着眉头一直看着金梨的背影,等他回过神时,才觉察到自己对她过于关注了。

    难道她是故意这么做,好引起他的注意力?

    苏青辞眉头打结了,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再加上他确实因为金梨对他的态度,而主动跟她说话了。

    这让苏青辞觉得自己中了金梨的算计,心里老大不高兴,对金梨又添了几分不喜。

    金梨和金宝根回家的时候,家里没人,都出去干活了。

    “如果爹娘奶奶他们要是问你,今天在城里吃了些什么,玩了些什么你该怎么说?”金梨问道。

    “吃了好多的好吃的!很多肉!还去了大酒楼!”金宝根迫不及待的炫耀。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觉得他们下次还会让咱们俩进城吗?”金梨问道。

    “为什么不让?娘说家里好吃的好喝的都是我的!”金宝根振振有词的说道。

    “是吗?那你听她的话,她给了你多少好吃的?有我今天给你吃的多?有我今天给你吃的好?”金梨问他。

    “……”金宝根不说话了,李氏虽然疼他,可家里条件有限,最多就是给金宝根吃的饱一点,有肉的时候,金宝根也只是能多吃一点,但是比起金梨的大手笔,李氏的那点子好就不算什么了。

    “你把银子给娘,娘肯定给我买!”金宝根转了转眼珠子,打起了坏主意,三姐给他吃的喝的,都是让他做什么事,他做到了,才会给他,但是他娘不同,他娘是无条件给他吃喝。

    “我可没有银子,我哪来的银子?”金梨心里冷笑,嘴上不承认。

    “你今天吃饭的时候,明明拿了好些银子出来!”金宝根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你说了谁会相信?”金梨抱着手臂,问道。

    “我就是看见了!我还吃了许多好吃的!”金宝根急了,激动的说道。

    “你看见了也没有用,我没银子!我天天在家里待着,我哪来的银子请你去酒楼吃大餐?”金梨不承认的说道。

    “我就是吃了!”金宝根大声说道。

    “可是没人会信你!”金梨慢悠悠的说道。

    “我可以带娘去酒楼问!”金宝根愤愤道。

    “你可以试试。”金梨冷笑一声,转身回了房。

    “我还要告诉娘,你打我!”金宝根喊道。

    “你说呗!以后我买的好吃的,就是喂猪也不喂给你吃!”金梨丢下了狠话。

    金宝根急的团团转,喂猪都不给他吃,这怎么可以?

    “我是你亲弟弟!”金宝根追过去,“你的就是我的!你就应该给我买东西吃!”

    “我没银子!”金梨假笑。

    “你有!”

    反复来了好几遍,金宝根总算是明白了金梨的意思。

    “我如果什么都不说,你就像今天这样给我买好吃的吗?”金宝根问。

    “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表现的好,我就奖励你,今天我答应你的,我都做到了吧?”金梨说道。

    金宝根想到今天吃的那些好吃的,对金梨有了些信心。

    晚上饭桌上,李氏特意让金桃给金宝根蒸了一个鸡蛋羹,她向往常一样,要喂金宝根吃饭。

    “娘,小宝年纪也不小了,他自己能吃饭。”金梨说道。

    “我愿意喂我儿子吃饭,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李氏不耐烦的说道。

    “娘,他要是去学堂,你还要跟到学堂去喂饭吗?”金梨问。

    “这鸡蛋羹烫的很,我喂他……”李氏话没说完就被金宝根抢了勺子自己吃起来。

    “就听梨子的!”金老太见孙子自己吃饭也吃的好的很,就说道。

    李氏被自己儿子和女儿一起打了脸,十分不满,怕自己儿子被女儿笼络了过去,便出主意道:“娘,小宝还小,要不然晚一年送学堂?”

    “大户人家三岁就开始启蒙了,我们家小宝现在六岁,去学堂不算早。”金梨说道。

    李氏发觉她跟三女儿简直就是犯冲!

    “七八岁去学堂的又不是没有!”李氏固执的说道。

    “我现在就要上学堂!”金宝根又扯了李氏的后腿。

    “小宝,你现在年纪小,明年去上也不会耽误什么。”李氏对儿子轻声细语的解释。

    “读书肯定是越早读越好,不然那些大户人家也不会二三岁就给孩子启蒙了,多读一年书,将来中举的可能就多一些。”金梨说道。

    “读书的时间已经定了,你就不要再管了。”金保田还指着宝根给他争气争光,当然不愿意再耽误一年,更何况束脩钱都已经准备好了。

    “可是小宝要去学堂的话,不但要做新衣裳新鞋子,还得交饭钱,还有纸墨笔的钱,这些钱咱们家可不多,不如多攒点钱……”李氏诉苦家里银钱没有富余。

    “大哥为了给小宝凑束脩一直在城里做苦工。”金梨忽然说道。

    “有根在做苦工?”对于长子,金保田也同样重视,但如金有根了解他父亲一样,金保田也了解这个儿子,他这儿子可不像是会做苦力活的人。

    “小宝,我们今天不是去看大哥了吗?”金梨说道。

    “大哥在城外干活,扛木头!很脏很累!”金宝根从蛋羹碗里抬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