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可阳春白雪,也可下里巴人

作品:《农家娇娘

    “两位要吃饭吗?”店伙计上来问道。

    “吃!把你们家招牌十香挑其中五香上上来,烤鸭一定要有,其他按着银子算。”金梨掏出了二十两银子,把午饭的价格给定死了。

    店伙计看到银子,也就忽视掉俩人身上的寒酸。

    金宝根十分高兴,他屁股坐不住,不停的扭来扭曲,脑袋朝厨房那边看,迫不及待的想吃了。

    “杨公圆,荔枝肉,烤鸭,芙蓉豆腐,烧鹅上齐了!”伙计报菜名之后,“两位客官现在要饭吗?”

    “暂时不用。”金梨把伙计打发了。

    “多吃点菜!”金梨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指望这小的也不现实,所以索性今儿中午就不吃饭,光吃菜。

    金宝根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好吃、好看的菜!

    浓郁的肉香味,香的他不停的咽口水!

    “停!你用手抓?”金梨一筷子把金宝根的手给打下去了。

    金宝根猛的吞了一口口水,赶紧拿起筷子夹菜!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金梨嫌弃的说道,她这是忘了她在玉满堂吃饭的时候,那个嘴馋的样子跟金宝根现在也没啥区别。

    “三姐!我们以后能天天来这儿吃饭吗?”金宝根吃了大半个烤鸭腿之后,满嘴油腻的问道。

    “你要是听我的话,偶尔来来也不是不行。”金梨倒是也想天天来吃,但不说天天进城不现实,就说这一顿几十两银子,她暂时还吃不起。

    金梨对杨公圆这个菜还挺喜欢的,大如茶杯,细腻绝伦,汤尤鲜洁,入口如酥,大概这肉里面的筋和节都去掉了,斩的极细,肥瘦也适度,总之味道是这几道菜里面最好的一个。

    金梨大概给金宝根留了一勺子杨公圆尝尝味,其他的都被她自己吃掉了。

    不过因为之前吃过了不少小零食,所以金梨吃完杨公圆之后,其他几个菜没吃多少就饱了。

    金梨看金宝根还在卖力的吃,啧了一声,也不催,懒洋洋的招手让伙计过来,“你们这有什么茶?”

    “龙井,洞庭君山还有六安!”伙计说道。

    “什么水?”林芷筠问。

    欲治好茶,先藏好水,水求中泠、惠泉,天泉水,雪水也是泡茶的好水。

    “这就看您要泡什么茶了,店内泉水也有,新的陈的都有。”伙计不知不觉中称呼也变了。

    “雨前龙井,要陈水。”新水泡茶味辣,陈水泡茶味甘,金梨选择了陈水,而且她这次没有先结账。

    “好嘞!您稍等!”伙计也没提,立即下去准备茶水。

    “掌柜的!你看那边坐的那两个……一顿饭吃了二十两银子!现在又叫了雨前龙井!五两银子的茶!”伙计让厨房准备泉水泡茶,自己个溜到柜台后。

    玉掌柜在柜台后面吃着瓜子,闻言掀开眼帘朝那方向一看,“咱们这店里一顿吃个几十两银子的人还少吗?”

    “可是这样式的少啊……”

    “伙计!酒没了,再给我上一壶!”这时有其他食客叫唤。

    伙计说了一半的话也没说了,赶紧去招呼客人,“好嘞!……来了!”

    “玉姨!”夜天凌进了酒楼。

    “小天!今儿个想吃什么?我亲自给你下厨!”玉掌柜看到来人,整个人都打起精神来了。

    “不用,我……”夜天凌目光无意间看到两个眼熟的人,今天他是第二次看到金梨他们姐弟。

    目光落到金梨他们桌上的几个菜上,夜天凌目光显得意味深长。

    “随便来两个菜吧!”夜天凌收回目光,说道。

    “你认识他们?”玉掌柜注意到了夜天凌的神色。

    “不认识。”夜天凌否认。

    玉掌柜心有疑惑,也没多问,亲自到厨房给他做两个小菜。

    这时,金梨的雨前龙井也泡好了,伙计给她送了过去。

    金梨嗅了嗅这茶香,这店还是挺实在的,确实是用泉水泡的茶。

    “三姐……我吃不下了。”金宝根很是气馁的说道。

    在开吃之前,金宝根觉得这些菜,好好吃,他一个人都能吃个精光!

    但现在,桌上起码还剩了一半的菜没吃完。

    “喝点茶,除除油腻,这可是好茶!”金梨也给他一杯茶。

    金宝根先是被烫的直伸舌头,后又嫌苦,不好喝。

    “……”金梨微微笑,也没逼他继续喝。

    其实金梨也没有品茶的风雅,俗话说越是缺什么,越是想炫耀什么,前世她在后宅,因出自青楼,心底是极其自卑的,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学那些风雅的人,不光学着他们吟诗作画,还学着他们喜欢什么兰花啊!牡丹啊!

    以前她需要讨好人,需要把自己伪装成阳春白雪,而现在……

    金梨嗤笑了一声,再次抿了一口茶水,苦涩中带着一丝甘甜,茶叶的淡淡清香在口腔层层叠叠的荡漾开。

    让金梨没想到的是,她前世喝了无数杯茶水,都没品出什么茶香来,如今她反而像是喝出了茶的滋味。

    夜天凌这次离金梨位置较远,他听不到她内心在想什么。

    但是从她的喝茶的举止神态来看,可不像是青山村出来的乡下姑娘。

    夜天凌心里越发狐疑,这个姑娘身上疑点太多了。

    金梨让人将剩的多的烤鸭和烧鹅打包带走。

    玉掌柜多做了一个菜,亲自给夜天凌上了上来,刚好看到他从对方背影上收回目光,调侃道:“你这样子可不像是不认识人家的!”

    “确实不认识。”夜天凌说完,就听到玉掌柜心里在想:【明摆着就是盯上人家小姑娘了!】

    “我和她家里以前有过几分矛盾。”夜天凌想了想,解释了一下。

    “哦!这样啊!”玉掌柜点头,一本正经的样子,实际上……

    【我就说他们认识!小天肯定是看上这个小姑娘了!就是这小姑娘看起来又瘦又小,也不知道多大年纪了……】

    “……”夜天凌觉得眼前的饭菜都没胃口了,他会看上那个表里不一狼心狗肺的小姑娘?

    “玉姨,我让你给我打听的消息有眉目了吗?”夜天凌岔开话题道。

    “我托人帮你打听过,但你说的什么缅栀花胎记,别人听也没听说过缅栀花,见都没见过,就算看到过他们也不认识。”玉掌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