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与苏青辞一起进城

作品:《农家娇娘

    “牛大爷!”金梨打了一声招呼。

    “梨子,你今天又要进城?”牛大爷稀奇的问。

    “对,家里菜长得好,摘了一点菜去城里换些盐巴回来。”金梨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牛爷爷,你早饭吃了吗?我这儿还有一个红薯,你要不要吃?”金宝根见他们终于说完了,急忙说道。

    牛大爷惊了,青山村谁不知道金家的金宝根是个不讨喜又惹人嫌的小屁孩?

    “我早饭吃过了!爷爷不吃,你自己吃!”牛大爷差点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忙说道。

    “牛爷爷,你吃!”金宝根仔细看着牛大爷的脸,发现他没笑,就坚决的要把红薯给他吃。

    冰糖葫芦和红薯,他肯定选择冰糖葫芦啊!

    金宝根把不大的红薯强行塞到了牛大爷的手里,然后固执的看着牛大爷。

    “你这孩子……”牛大爷心里有些感动,谁说金家的小宝是个不懂事的?他觉着这孩子就很好,很懂事嘛!

    牛大爷终于笑了!金宝根开心了,转头看向金梨。

    金梨竖起了大拇指,无声的夸他做的不错。

    苏青辞来到村口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牛车上的金梨,还有一个小胖子,那应该是她弟弟。

    金梨也看到了他,不过她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小声在金宝根的耳朵边说道:“你来观察一下苏青辞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

    金宝根瞅着走过来的苏青辞,好奇的盯着他。

    “苏秀才!”牛大爷看到苏青辞高兴的打了招呼。

    苏青辞也跟牛大爷打了招呼,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牛车。

    苏青辞不知道金梨的弟弟为什么要盯着他看,他装作不在意,但眉头有些皱起来。

    “让你学他的话,你能学他几分?”金梨又悄摸的问。

    “学的像有好吃的吗?”金宝根也小声的问。

    “那就得看你学的有多像了!”金梨鼓励的说道。

    金宝根抿唇歪头,仔仔细细的看着苏青辞。

    苏青辞眉头拧的都要打结了,他以为这么长时间金梨没有来纠缠他,是已经放弃了,没想到她还是打他的主意,现在更过分,还把她弟弟牵扯进来了。

    金宝根观察完之后,学着他的样子,挺直了背,一手扶着……“我没有他那么大的袖子……”金宝根小声的在金梨耳边说道。

    苏青辞穿的宽袖长衫,读书人都喜欢这么穿,但是一般农户人家,穿的都是短打的多。

    “这个不算你学不像。”金梨主要是让金宝根观察读书人是什么样子,让他学习一下对方的言行,最好是能从对比中察觉他自己的不足,不过这点可能性极小。

    金宝根这才放心了。

    “梨子!”牛婶带着小红从村内出来,看到牛车上的梨子,还没上牛车,就喊了一声。

    小红看到金梨也很高兴,不过她比较腼腆,只喊了一声梨子姐姐,就没吭声了。

    牛车上几人寒暄了几句,连金宝根都在金梨的眼神下被迫的当了一次乖孩子,不但喊了牛婶,还喊了小红姐姐。

    苏秀才神色诡异的看了他们姐弟一眼,刚刚他来的时候,他们姐弟可没有跟他打招呼。

    “苏秀才!你也去城里啊?”牛婶上了牛车之后。

    “嗯,家里纸用完了。”苏青辞说话速度不疾不徐。

    “苏秀才读书就是勤快!”牛婶恭维了一句,又套近乎问:“你娘身体好点了吧?”

    “有劳婶子关心,我娘已经好了。”苏青辞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牛婶心里遗憾,她倒是想多跟苏秀才说几句,但是她实在是找不到跟苏秀才一起说的话题。

    “梨子,你在翠花家绣活学的怎么样?”牛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金梨的身上。

    “还行吧!”金梨含糊的说道。

    “我家小红是啥也没学到,真是气死人!”牛婶怀疑的看着金梨,没道理她学会了,她女儿学不会,所以牛婶坚定的认为金梨说还行,只是在吹牛。

    “可能小红没有我学的时间长。”金梨说道。

    “我家小红不下地的时候都会去翠花学。”牛婶说道。

    “我不下地,就在翠花家里学绣活。”金梨说道。

    “……”牛婶本来是怀疑何翠花没认真教她女儿,但听梨子这么说,也可能是她女儿去的时间太少了?

    “你去多久?”牛婶问,

    “基本是每天都去,从早上到晚上,除了中午回家吃饭之外,我都待在翠花家里学绣活。”金梨说道。

    “天天去啊?”牛婶看了一眼女儿,就算地里活不要女儿帮忙,家里还不会走路的弟弟妹妹还需要小红搭把手。

    “婶子,你既然想让小红学点手艺,就不能指望她又能学手艺,又能给家里干活,还能给家里带孩子。”金梨觉得牛婶不是太贪心了,就是她恐怕也没挣指望不花钱能学到手艺。

    “唉!你哥哥姐姐妹妹都能帮家里干活,我家小红没哥哥没姐姐,她不干活,不带弟弟妹妹,我一个人也不能长出四只手来……”牛婶一阵诉苦。

    “但是这样下去,你再想指望小红学会绣活就很难,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把她送过去,免得浪费时间,到最后你还要埋怨她学不会绣活。”金梨到后面肯定是要‘学会’绣活的,她可不想因为她,而让小红遭埋怨。

    “那照你这么说,小红要是去学绣活,家里的活就一点不能做了?”牛婶不高兴的说道。

    “早晚和中午的时候,她也能帮家里做点活吧。”金梨说道。

    牛婶觉得这样一来,太耽误家里的事情了,但是如果女儿真能在翠花那学到手艺,倒也不是不可以……

    在牛婶和金梨说话的时候,苏青辞被金宝根搞的无语,

    他摸一下额头,金宝根也摸一下额头,

    他咳嗽一下清清嗓子,金宝根也一样咳嗽一声清清嗓子,

    他理了理衣服,弹掉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过来的树叶,金宝根同样也是理了理衣服,弹掉不存在的树叶……

    苏青辞忍不住了,抬头看向金宝根,想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金宝根见苏青辞盯着自己看,他也盯着他看,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瞪了半天。

    “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苏青辞不得不问道。

    “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金宝根也学着他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