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小宝交给金梨管

作品:《农家娇娘

    “这也简单,送宝根去学堂之前,我会打听一下学堂里面都有些什么人在读书。”金有根出主意。

    金梨闻言咬牙在桌子底下用力的碾了碾金有根的脚丫子,脸上皮笑肉不笑,她努力半天的成果,可不想让金有根几句话给打没了!

    金有根痛的张大了嘴,但反应更快的用手无声的捂住了嘴,将痛呼声捂了回去。

    “你打听清楚了有什么用?难道你要教他看什么人下什么菜?读书人可是最重风骨,要是他从小就这样,读书人的风骨没了,以后谁能看得起他?”金梨看着金有根,微微笑。

    金有根觉得她这笑的渗人,“那要不……就别送去了?挺麻烦的……”

    “不行!宝根必须得上学堂!”金保田执意的说道。

    “既然必须要上,那就像奶奶说的,好好掰掰小宝的性子,不然就是去了,他觉得学堂跟家里不一样,谁也不让着他,时间长了他能待的住?”金梨把话题又送到了金老太跟前。

    “梨子说的对,以后……”金老太看看桌子上的几个人

    她儿子肯定不行,太惯着小宝!

    李氏更不行,她更惯着小宝!

    长孙的话,一天到晚往外跑,没时间去管小宝的事。

    金桃这个软乎乎的性子压根管不住小宝。

    金梅性子太闷,在家里都跟个哑巴似的,怎么管小宝?

    金杏就更不行了,她比小宝的性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算来算去,也只有金梨这丫头有这能力也有这时间,脑子也够聪明。

    至于她自己……她要的是孙子的亲近和孝顺,她可不愿意因为管教孙子,而落下孙子的埋怨和厌恶。

    “以后小宝就交给梨子管了!”金老太决定道。

    “奶奶!我可不行!”金梨心里说了一声成了,嘴上却道。

    “我说你行你就行!”金老太心里清楚,几个孙女最多换点钱,但是家里真要出人头地,还是要靠孙子。

    “奶奶,这小宝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敢管。”金梨假意推脱,不敢管的样子。

    “小宝的性子怎么了?我儿子比谁都好!比谁都聪明!他要是读书,绝对不会比那个苏青辞差!”金保田多喝了几杯,此时瞪着眼睛说道。

    此时,外面李氏忽然痛呼了一声。

    金桃赶紧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李氏捂着被打的流血的鼻子,不顾自己,还惦记着金宝根,“快去哄哄你弟!”

    李氏被金宝根手里的勺子打中了鼻梁,这个时候眼泪鼻涕鲜血是糊了一脸。

    “奶奶!你看小宝连娘都打,我可不敢管他。”金梨说道。

    “不像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李氏!你到底怎么带的孩子?怎么教的孩子?”金老太愤怒的质问她。

    李氏现在痛的不行,又被婆婆骂,心里又气又恨又委屈。

    “苏青辞可不会动书,他的名声就非常重要,如果他殴打生母的事被传出去,哪个学堂都不会收他!”金梨下了一记狠药。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金杏狐疑的问道。

    “我听大哥说的。”金梨说道。

    “……嗯?……对!我跟梨子说的!”金有根恍惚了一下,立即说道。

    “保田,我知道你疼小宝,难道我疼他?小宝再被李氏管下去,人都要废了!”金老太恨恨的说道。

    “可是……梨子她有本事管小宝?”金保田瞧不起梨子,觉得她没本事管好小宝。

    “如果让我管,你们都不能插手,不然我可不敢管。”金梨也不说她有没有能力管,首先就把这个前提给摆出来了。

    “我儿子轮不到你管!”李氏收拾好鼻子出来就骂金梨。

    “你给我死远点,待会再收拾你!”金老太怒气冲冲的说道。

    “娘!我可是小宝的亲娘,小宝可是我亲儿子,我不管他,谁管他?梨子这丫头片子她懂什么?”李氏喊冤道。

    “奶奶,你看娘这样子,谁敢管?”金梨摊手道。

    “就这么定了!以后小宝由梨子来带,你们都不准插手!”金老太拍桌子,大声说道。

    “娘!”李氏凄厉的叫出来,声音又尖又厉。

    金老太被吓得一激灵,“作死啊!瘪犊子玩意!”

    李氏哭哭啼啼:“娘,小宝是我儿子啊!”

    “你看看我儿子!你问问他,他会不会打我这个老娘?小宝今天敢打你,是不是明天就敢打他爹,打他奶?我们老金家的根都差点让你祸害了!”金老太把小宝没养好的责任都算在了李氏头上。

    金保田脸色变了,他自己肯定不会动手打自己娘,连自己娘都打,这还是人吗?

    可是小宝打了李氏……

    金保田打了一个寒颤,他可不愿意将来被李氏养坏了的小宝打!

    “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里面我要是管不好,我就不管了。”金梨趁机说道。

    “那你要是管不好呢?”金杏追问道。

    “那我就不管了啊!”金梨说道。

    “你管不好就不管了?”金杏撇嘴。

    “不然呢?”金梨反问。

    “管不好就受得惩罚!”金杏冷哼道。

    “那娘这么多年没管好小宝,该怎么惩罚?”金梨直接把李氏拖进来。

    李氏在一旁把牙齿磨的咯吱响,这个死丫头!丧门星!赔钱货!

    “我又没说娘!我说的是你!”金杏瞄了一眼娘的脸色,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我是小宝的姐姐,又不是小宝的娘,如果管不好,我还要受惩罚,那我干脆就不管了吧!”金梨无所谓的说道。

    金杏脸色青青白白的难看的很,现在的三姐真是讨厌极了!

    “这个家我说话还算不算数了?”金老太怒吼一声。

    金保田被吼的酒杯都掉到了地上,“算!算!”

    在金老太发火之后,金宝根被金梨接手了。

    而当事人金宝根此时一个人在桌边吃的满嘴油!压根没意识到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次日

    金梨拿着绣布和绣线还带着金宝根一块去了何翠花的家里。

    “你怎么把他带来了?”何翠花看到金宝根,脸色僵硬。

    “现在他归我管了。”金梨无奈的说道。

    何翠花将给金梨准备的吃食给了金宝根。

    金宝根不耐烦的胖脸顿时就有了笑脸,伸出胖手要接过来。

    “说谢谢翠花姐姐。”金梨抢先一步接了何翠花的东西,说道。

    “给我!”金宝根大怒,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