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小宝的性子去学堂就是挨打的份

作品:《农家娇娘

    除了已经吃过瘾的金梨之外,其他几姐妹不敢再提要吃肉的要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氏把那碗肉全部倒进了金宝根的碗里。

    “他一个孩子哪能吃这么多?”金有根说着从金宝根的碗里夹走了大块神仙肉,然后分了一半的肉给金梨。

    李氏还来不及骂,金宝根的哭声就惊天动地的嚎起来!

    “我的肉!我的肉!你赔我的肉!”金宝根大哭大闹。

    几姐妹同时看向了金梨,这时候就是金桃也忍不住的吃味了,大哥对三妹真好,连这么好吃的肉都舍得给梨子吃,明明梨子应该在外面都吃过了。

    金有根压根不理他,他哭他的,他吃他的。

    “有根!你怎么能抢你弟弟的吃的!”李氏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确实是更疼宝根一些。

    “他在家最小,本来就应该要吃的最少。”金有根说道。

    “你弟弟年纪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现在不吃,以后怎么能长得高高大大的?”李氏不高兴的说道。

    “我还没媳妇,也需要长身体!”金有根耍无赖的说道。

    金梨怕碗里这块肉保不住,所以夹起来直接塞到了金桃的嘴里。

    金桃震惊至极,她刚刚还在羡慕大哥给梨子吃肉,没想到梨子现在把肉给了她……

    梨子对她真是太好了!

    金桃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金杏咽了咽口水,心里又气又恨,筷子在碗里用力的戳着。

    “宝根,奶奶给你吃其他的,这个鸡汤你不是一直喜欢喝吗?”金老太拿个小碗盛汤给他,这碗里还放了一个大鸡腿。

    “奶奶,这鸡不是给我炖的吗?”金有根有意的夹走了碗里的鸡腿。

    金宝根看了,直接把桌上自己的碗给砸地上去了!还撕心裂肺的哭起来,差点把金家的屋顶都给掀翻了!

    “有根!你在闹什么?有你这么欺负你弟弟的吗?”金保田被吵的喝酒都喝不痛快了,催促李氏把孩子带到外边哭去。

    “我给他出束脩,让他读书,将来做人上人,他孝敬我一只鸡腿怎么了?不是应该的吗?”金有根说完,喝了一大口鸡汤,发出吸溜的声音。

    “大哥说的对,咱们在家里没什么,都是一家人,我们都可以让着小宝,但我不是听说,学堂中午是管饭的吗?

    他要是在学堂吃饭的时候,也这样吵闹,别人可不一定让着他,谁家孩子不是爹娘的宝?”金梨附和的说道。

    “小宝怎么吵闹了?不给他吃,他才闹的!”金保田将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不悦的说道。

    “学堂里面那么多人一块吃,不可能像在家里一样,好吃的和好喝的都让给他吃吧?都是交银子进去的,人家也不傻!”金梨撇嘴说道。

    前世,金宝根去学堂之后,三天两头被骂被打,后来他就打死都不去学堂读书了。

    金保田生气的瞪着金梨,“你嘴里就没一句好话!”

    “爹,我这可是真心为宝根好,你可别不识好人心!”金梨在金保田发飙之前,紧接着说:“你要不信,你问奶奶,若是小宝在学堂里面也这样,肯定会被人排斥!”

    “你知道个屁!小宝聪明机灵,先生肯定喜欢他!”金保田拍桌子说道。

    “你闭嘴!”金老太呵斥。

    “娘!她一个丫头片子知道什么!”金保田不高兴的说道。

    “梨子说的对,趁现在还没将小宝送学堂,把小宝的性格掰一掰。”金老太把金梨的话反复考虑了一遍,觉得这丫头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

    不说在学堂里面,就是这村子里,好像愿意跟她家小宝玩的孩子就不多。

    “我觉得小宝性子挺好,孩子嘛!越闹腾才越聪明!”金保田见自家娘被金梨说动了,不满的说道。

    “爹,你就是眼皮子太浅了!看不长远!”金梨光明正大的损他。

    “你这死丫头说什么?”金保田勃然大怒,简直翻天了!敢这么跟他说话!

    “小宝这性格,除了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让着他,出门在外,谁会让着他?

    除非他有个有财的老爹,有个有本事的兄长给他做靠山。”金梨说道。

    金有根摸摸鼻子,怎么又扯上他了呢?

    他这个做兄长的没本事,还真是对不起她了!

    “咱家小宝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别的同窗可未必没有,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小宝在家里要什么有什么,一旦去学堂,首先先生不会惯着他,他的小同窗们也不会惯着他,

    到时候肯定会有冲突,说不定咱们家小宝就会被欺负了!”金梨说的这些就是前世金宝根的经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金保田刚想动手,就被金老太镇压了。

    “你给我闭嘴!”金老太怒斥一句,然后换脸一般,温和的对金梨说道:“梨子!你继续说,别管你爹,有我在,他不敢打你!”

    金梨扫了一眼旁边气的青筋直跳的金保田,心里爽的很,也不枉她巴结讨好金老太一番。

    “谁敢欺负小宝,有根!你就去好好把他们教训一顿!”金保田重重的说道。

    “我让你少说几句!”金老太一巴掌拍到金保田胳膊上,巴掌清脆又响亮。

    金保田愤愤的喝了一杯酒解气,觉得憋屈极了。

    “难道学堂里面就小宝有爹有兄长?万一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我们全家都不够人赔的。”金梨说道。

    “没那么夸张吧?”金有根嘟囔,金宝根上的学堂,能有几个有钱人?

    “你以为穷人里面有几个会送孩子去读书?”金梨反问他。

    这话倒是把他们都给说服了,一般人家可不像他们这样舍得送孩子去读书,所以学堂里面不说全部,肯定大部分人家里条件都是比较好的。

    “那就能让小宝任人欺负?”金保田恶狠狠的瞪着金梨,大有她敢说,就打死她的凶狠。

    “具体事情具体看,小宝不欺负人,别人欺负他的话,他可以告诉先生,或者回家告诉我们,我们再想办法。”金梨说道。

    “梨子说的对。”金老太希望孙子能读书,但也不希望孙子书还没读成,就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