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利用她打脸何翠花

作品:《农家娇娘

    “梨子?”苏母刚从绣庄里面出来,恰巧碰到了金梨过来买绣线绣布。

    金梨心里道了一声晦气,脸上却笑眯眯,娇声问道:“苏姨,你也来买绣布啊?”

    苏母卖了绣活,也买了一些绣线绣布回去继续做绣活。

    “嗯。”苏母见金梨笑容甜,严肃的脸色也柔和了一些。

    金梨没打算跟她说多,打完招呼就进去了

    绣庄里面各种绣布绣线都有,根据家里给的钱吗,金梨只能买最差的那种。

    选好之后,金梨出来,让人没想到的是,苏母还没走。

    “苏姨?你这是在等我?”金梨不确定的问道。

    “对,我有点事情要请你帮个忙。”苏母说道。

    “什么事?”金梨心里奇怪,苏母还能有用得上她帮忙的地方?

    “你现在还需要买些什么吗?”苏母看向她篮子里的几个油纸包,问道。

    “没有了,我都买齐了。”金梨说道。

    “我也买齐了,那我们边走边说?”苏母挎着篮子说道。

    俩人朝着村里牛车的方向走过去。

    “你跟何家的翠花关系好是吧?”苏母问道。

    “嗯,我们关系挺好,不然她也不会教我做绣活。”金梨一边揣测苏母是什么用意,一边问道。

    “那就好,麻烦你替我转告她,让她以后不要再绣这些东西给我儿子了。”苏母掀开篮子上的旧布,从里面拿出了钱袋,扇套,帕子,香囊。

    “这些都是翠花送的……?”金梨错愕的问道。

    “对,我儿现在一心科举,个人的事情,暂不考虑,她一个姑娘家,这种事还是少做些为好,免得影响名声。”苏母说道。

    金梨并不意外苏母瞧不上何翠花,但是她不明白的是何翠花送了这么多东西给苏青辞,也没少暗中堵住苏青辞说话,但是前世苏母并没对何翠花如何,反而是她……

    她没那个本事送苏青辞这些东西,最多给他采点山上不要钱的野花,她也没有明目张胆的去纠缠苏青辞,只敢在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去勾搭他。

    相对比,何翠花对苏青辞做的更过分吧?

    可为什么苏母会撕破脸的上门骂她,毁她名声?

    苏母看她脸色有些冷,以为她是不高兴她说何翠花,反而对她有了一些好印象。

    “这些东西我儿子不能收,让她收回去吧,以后也别再拿过来了,私相授受这回事,我儿子要是不承认,受影响的只能是姑娘家。”苏母提醒道。

    “苏姨,那你刚刚怎么不直接给我何婶?”金梨心里忍着怒火,问道。

    “我要是给她娘,她转头就能不当一回事的再把东西塞到我儿的窗子里。”苏母眼里闪过一丝嫌弃和不屑。

    金梨心底惊讶,何翠花居然是这么送东西的吗?强买强送?

    “我也不让你白跑,若是你在何家学不了什么东西,可以来找我。”苏母看似大方的说道。

    “不用!不用!”金梨闻言,立即摇头拒绝,她才不要去苏家!

    苏母见状心里满意,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对她儿子动心思的姑娘,这个金梨,瞧着倒不是有这个心思的人。

    金梨回到村子,回家之前先去何家,把苏母让她转交的东西都还给了何翠花。

    何翠花手里捧着这些她一针一线绣的东西,脸上的温度迅速升温,又红又烫!

    “苏姨让你不要再送东西过去,送了她儿子也不会要,还说……”金梨欲言又止。

    “还说什么?”何翠花强忍着羞愤问道。

    “还说这事要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让你不要再做这种……事情。”金梨同情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走吧!”何翠花被金梨的同情刺激的差点吐血,她深吸一口气,说道。

    “翠花,你别伤心……”金梨还想落井下石说几句。

    “你走!……滚!”何翠花此时羞恼欲绝,她的脸被苏母踩的稀巴烂,现在又让金梨踩了几脚。

    金梨虽然是挨骂了,但是何翠花丢脸后恼羞成怒的样子让她心情挺愉快!

    苏母让她转告何翠花,就是想让何翠花在她面前丢脸。

    如果何翠花要脸,以后就不会再去纠缠苏青辞。

    但是她是那么好利用的吗?

    金梨勾起嘴角,她是最睚眦必报的呀!

    回到金家,金梨将打包回来的饭菜送到金老太的屋子。

    “奶奶,我今天在路边捡到一个小姐的耳环,人家小姐说这耳环是她生母留下来的遗物,所以为了感激我,请我吃饭,我没舍得吃多少,打包了回来孝敬您。”金梨的瞎话,是张口就来。

    在没有嫁人之前,金家这三个老东西,都有权利把她给嫁了卖了,所以她现在最起码得捏一个在手里暂时作为靠山。

    “这都是玉满堂里的招牌菜,我听说这几个招牌菜要五十两银子呢!”金梨将几个油纸包都给打开了。

    虽然里面的菜都凉了,但因为都是荤腥,看上去油滋滋,香味还是有的。

    金梨很肯定自己听到了金老太吞咽口水的声音。

    “奶奶!我去让二姐在灶头上热一热给你吃,其他的菜家里人一起吃,但是这个鸭糊涂最补身体了,奶奶留着自己吃。”金梨建议道。

    金老太觉得金梨说的对,她年纪最大,自然最需要补身体,她现在看梨子是哪哪都顺眼,“还是你孝顺,比你那个爹娘强多了,我要是靠着他们,我这辈子哪能吃得上玉满堂里面的菜?”

    “奶奶对我好,我当然也对奶奶好。”金梨理所当然的说道。

    金老太心里一动,笑的更为慈爱,满是老茧的手拉着金梨的手,祖孙女之间气氛空前的好。

    “梨子!梨子!才回来又死到哪里去了!”李氏在堂屋里找不到金梨,以为她是心虚躲起来了,便开口大骂道。

    金老太和金梨一块去了堂屋,李氏看到金梨又找死老太婆,心里恨得不行。

    “梨子回来就来看我这个老不死了,怎么就这么让你看不过眼?”金老太怒道。

    “不是!不是!娘,她不是出去买绣布绣线去了吗?我这不是着急看看她跟着翠花学的绣活吗?”李氏慌忙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