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一顿吃了五十两

作品:《农家娇娘

    到时候,翠花糊弄不住,难道要真的教她们做绣活?

    如此,何母肯定是不愿意的,除非她们交银子学,不然想白学她家翠花的手艺?

    门都没有!没这样的好事!

    如果何母直接说要收银子,别人也未必不会理解,去哪里学手艺都需要银子,更需要为师父做牛做马几年,才能学到本事。

    这还是好的,有些人交了银子学手艺,更是给师做牛做马好几年,却还没学到真正的手艺。

    所以何母要真的提前说好收银子的话,愿意学的肯定还是愿意的,毕竟同村的人,大几率不会像别人那样把人当牛做马,却半点本事不教。

    只可惜,何母想要银子,却也想名声,所以才会把自己架在那了。

    “这时候家家都忙,要是你们都来学绣活了,地里的活可怎么办?”何母绞尽脑汁想出拒绝的理由来。

    “现在家里也不怎么忙,让她学点手艺的时间还是有的。”二狗娘老辣的说道。

    何母心里大骂,学点手艺?她这是想空手套白狼!

    可气的是何母现在还能明着拒绝,她为了自己女儿的好名声,最近这几天可没少夸自己女儿为了金梨废了多少心思!

    而金梨在何母的嘴里,也就成了烂泥扶不起的东西,让她女儿白费了心思。

    如果是前世,何母和何翠花必然会踩着金梨得到好名声,但是现在金梨可不会白白让人踩。

    去城里的一路上,金梨把何家母女夸出了一朵花,把何母夸得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拒绝二狗媳妇的请求。

    时间久了,牛车上每个人都看出来何母的意思,但没人帮衬何母说话,除了因为何母在金梨的事情上,姿态摆的太高,二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如果二柱媳妇和二狗媳妇都能跟着翠花学绣活,她们的孩子也能跟着学医学。

    至于苏母,她自己就是靠做绣活在培养儿子,所以她不会插嘴,免得引火烧身。

    到了城里,何母从奉承中脱身逃离,连回去的时候,都特意跟其他人错开时间,宁愿花钱另外雇牛车回去。

    金梨跳下了牛车,伸展了一下胳膊,活动了一下僵硬酸痛的腿脚。

    今天来城里,身上有银子!

    “小二!有包房吗?”金梨挑了一家最大的酒楼。

    “你要包房?包房要另外付一两银子。”小二看着金梨的穿着打扮,狐疑的问道。

    金梨看着空荡的大堂,想了想,现在身上只有一百两银子,以后用银子的地方还多,“那就大堂吧!”

    小二还算有点职业操守,见此也没瞧不起,“这边请!”

    金梨跟着小二到了大堂靠窗的位置。

    “你们这招牌菜是什么?”金梨坐下来,食指敲着桌子,让小二报菜名。

    “店里招牌是神仙肉、三笋羹、八宝肉圆、鸭糊涂、裙带面。”小二报道。

    金梨前世吃过比这些更好的佳肴,但是重生后,她可没机会吃那些,而且就是吃过,尝过了美味,所以现在口腔里才会口水泛滥。

    “都上一个……咳……”金梨一开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都给我来一份!”金梨咽下了唾液,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些菜价格可不低。”小二提醒道。

    “给!”金梨掏出一百两的银票,痛快的付钱。

    小二心中惊疑对方哪里来的这些银票,眼角余光仔细观察,发现这个小姑娘,虽然穿着破旧,但是眉眼精致,皮肤虽然不算很白,但举手投足之间还真没有普通乡下人进酒楼的那种拘束和畏缩。

    “快点啊!”金梨催促。

    “好嘞!现在不是吃饭的时间,小的这就催促厨师快一点给您上菜!”小二想不通,就不去想了。

    小二也确实帮金梨去催了厨房,回头又把找回去的五十两银子给了金梨。

    离开的时候,小二又多看了金梨一眼,见她面无异色的收了银子,心里的好奇又重了几分。

    菜上齐之后,金梨咽了咽口水,这是她重生的第一顿大餐!

    吃!

    夜天凌今天在山上猎了一只鹿,就是卖给了这家玉满堂酒楼。

    不过他是卖猎物,从酒楼后门那里进的厨房,结银子的时候,他才去了前堂。

    鹿身上都是宝,价格也高,陈掌柜给了他五十两银子。

    夜天凌离开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大堂吃的不亦乐乎的金梨。

    “……”夜天凌初步估计金梨桌上的饭菜起码在三十两银子之上。

    他还记得金家人为了十来两银子讹诈他时的情况。

    金家人的日子具体过的怎样,他虽然不清楚,但他肯定对方绝没有这一顿吃几十两银子的财富。

    所以这坏丫头的银子哪里来的?

    难道是讹诈的别人?

    金梨吃的太专心,压根没注意夜天凌对她的注意,更没注意夜天凌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按照她要的,来一桌。”夜天凌招呼小二说道。

    “好嘞!”小二看了一眼吃的香喷喷又满嘴油的金梨,喜滋滋的搭起汗巾下去了。

    【八宝肉圆不太地道,肥肉比瘦肉少,放的也不是秋油,不够松脆……】

    【神仙肉差了点味道,酒不够好,年份不足!】

    【鸭糊涂倒是滋味不错,不过我更喜欢山药,而不是芋头!】

    ……

    夜天凌听着金梨心里的话,眼里惊讶,听她的语气,倒好像吃过更好的?

    以她的身份,哪里吃的?

    很快,夜天凌要的菜已经上桌。

    金梨的注意力一直在桌上,等到吃完,肚子也撑的厉害。

    不过这桌上还有不少菜,所以金梨让小二给她打包。

    【吃的好饱!下次换个酒楼再吃!】金梨暗暗决定。

    此时,夜天凌也知道了这一桌饭菜多少银子,等于这姑娘一顿吃了一只鹿?

    且还有下一次?

    这姑娘到底哪来的银子?

    金梨至始至终,注意力不是放在桌上的菜上,就是放在吃撑的肚子上,一点没注意到身边那位吃饭的‘熟人’。

    夜天凌见她要走,微微蹙眉,他是好奇对方哪来的银子吃大餐,但是倒没好奇到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程度,所以只犹豫了一会,就放弃了跟过去看看的想法。

    金梨吃饱喝足,心里美滋滋,脸上也带了甜丝丝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