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给何家挖坑

作品:《农家娇娘

    “你换给她吧,她又瘦又小,坐你那个位置肯定舒服一些。”苏母早就烦何母了,金梨这话正好解救了她。

    何母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她说的话在前,也不好当着苏母的面再说不换给金梨,那就表现的太明显了。

    何母想跟苏母结成亲家,但也不想太舔着脸,毕竟她觉得自己女儿也不差,村里没谁能比得上她家翠花。

    金梨换了何母的位置,靠在前面的木架上,舒服多了。

    “谢谢苏姨,谢谢何婶。”金梨万分感激的说道。

    何母皮笑肉不笑,“梨子,你今天怎么没去我家找翠花?”

    “我娘让我进城买点绣布绣线回来练练。”金梨说道。

    何母一听,更不高兴了,难道李氏没听懂她的话?怎么还让她女儿在她家?

    青山村谁都知道李氏重男轻女,她可不觉得李氏会放任梨子不干活,在她家偷懒。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这时候金梨信誓旦旦的跟旁边的人说道。

    “何婶和翠花都是好人,一些小恩小惠,她们都不放在眼里,有时候中午她们还会留我在她们家吃饭,每次我跟翠花学绣活的时候,她还准备瓜子和红薯干让我甜甜嘴。”金梨说的情真意切,神色格外真诚。

    苏母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小姑娘,记得以前这个小姑娘不但又黑又瘦,而且行为举止畏畏缩缩,看人的时候总是闪烁其词,让人感觉小家子气的样子。

    如今这小姑娘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就看她现在简简单单坐在那的样子,双腿膝盖自然并拢,脊背笔直却又没显得僵硬,尤其是她脸上那种春风拂面的笑意,让人打心里不觉得讨厌。

    苏母因为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她对村里的姑娘们都有一种防备,防备她们会打她儿子的主意。

    早前她是怕这些小姑娘会影响到她儿子考科举,耽误她儿子的前程。

    待她儿子考上秀才之后,她又怕这些小姑娘缠上她的儿子,她儿子日后是要当官的,她肯定不能让儿子在乡下早早的就娶妻生子。

    何母回过神的时候就听金梨口口声声的在夸她和她家女儿,脸上不由得带了几分笑意,算这丫头知道几分好歹,占了她家那么多便宜,还知道说点好话。

    “你何婶对你是没话说,翠花也是个好姑娘。”二狗媳妇也夸赞道。

    “是啊!所以我每天去她家,都很认真的在跟翠花学绣活。”金梨接话道。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得好好学,可不能偷懒。”二狗媳妇也不好当面说何婶说过她偷懒,不认真学,只能好心提醒她。

    “我没偷懒,每天都认真学呢!眼睛天天瞪的都发疼发酸!”金梨不遗余力的往自己身上贴上勤快的标签。

    何母心里呵呵,金梨在她女儿房里,不是吃瓜子,就是吃红薯干,她是一点没发现她有多么认真。

    不过刚刚金梨那么夸她们母女,这个时候何婶也不好再说金梨偷懒的话。

    “这学绣活啊!是要看天分的,有些人再努力,她没天分也学不好绣活。”何母有意说道。

    “对!我也这么觉得。”金梨马上应和道。

    “何婶,那梨子和小红有没有这个天分?”二狗媳妇问道。

    “小红是肯定没什么天分的,梨子嘛!比小红要认真一点,但是她也没什么天分。”何母不敢说金梨有天分,怕她会一直赖在她们家。

    今天过后,何母是不想金梨再去她家学什么绣活了。

    何母看了一眼苏母,该听到的人也听到了,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苏母应该心里有数了。

    她女儿这么善良,以后嫁到苏家,肯定会好好孝顺苏母这个婆婆的。

    “没有天分也没关系,我可以更努力,更勤奋,翠花还鼓励我说不怕我笨,她会一直教我,教到我会为止。”金梨说道。

    “……”何母不知道女儿是不是真得说了这话来糊弄金梨,但是这话一说出来,她该拿什么借口让金梨不再去她家学绣活?

    “梨子,我知道你是个勤快人,但是没有天分的话,你学的时间再长也是浪费时间,不如把时间放在其他方面,比如学做衣服啊!做个好裁缝也不错的。”何母建议道。

    二狗娘在一旁心想,翠花娘不是一直在她们跟前说人家梨子又懒又馋又不懂规矩吗?

    “何婶,我就想做绣活,我也不能让翠花失望。”金梨果断的拒绝道。

    “翠花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她知道什么!”何母否认了自己女儿的话,“她光知道好心教你,却不知道你继续学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没关系的,何婶,我娘已经让我买绣布绣线了,只要我经常练,我肯定能学好的!”金梨笑容灿烂的说道。

    “……”何母觉得自己很有关系,她一点都不想再让金梨去她家吃她的喝她的!

    “对了,何婶,二嫂还说也想去你家跟翠花学做绣活。”金梨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哪个二嫂?”何母顿觉不妙。

    “就是二柱哥家的。”金梨说道。

    “她学什么绣活……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学绣活的!”何母声音拔高之后,意识到苏母在看着她,神色僵硬的说道。

    “你看我这手,又粗又大,穿个针可以,绣花根本不行。”何母赶紧拿自己来打比方。

    “我看过二嫂的手了,她的手可以的。”金梨说道。

    “那你看看我的手能不能行?”二狗媳妇伸出手来。

    “也可以,只要不像何婶子这样整个手上都是厚厚的老茧就可以。”金梨看完之后,说道。

    “你自己都还没学会,你懂什么?”何母没好气的说道。

    “何婶,你可以让她们去试试啊!真的学不会,她们也不会浪费时间的。”金梨说道。

    “对,何婶,我也去你家跟翠花学做绣活吧?要是真的学不会就算了。”二狗媳妇本就有这个心,现在金梨帮她提出来,比她自己提出来更好。

    顿时,二狗媳妇看金梨格外的顺眼。

    何母心里大骂金梨多管闲事,翠花能糊弄住小红和金梨,却不一定能糊弄住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