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家养的妹妹和野生的妹妹

作品:《农家娇娘

    “我大概会绣,但我可能绣不好,因为我还没真正拿绣布试过。”金梨无辜的说道。

    “你奶不是给你钱买绣线绣布了!”李氏脱口而出道。

    “……娘,你怎么知道奶给我钱买绣线绣布了?”金梨奇怪的问道。

    “哦……你是不是又偷听了?”金梨不等李氏说话,就恍然说道。

    金老太犀利的眼神阴沉沉的落在了李氏的头上。

    “娘,我没有偷听你说的话!”李氏急忙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给钱让梨子买绣布绣线的?”金老太生气的问。

    “我……我是听梅子她们说的,可能是梨子告诉她们了。”李氏难得反应快速的想了这么一个理由。

    “但是我并没有告诉她们啊?”金梨幽幽的说道。

    李氏顿时就觉得心一沉,脸上的肌肉都颤抖起来,惶恐的看向金老太。

    “年纪这么大了,一点都不懂规矩,也不知道你娘家是怎么教的你。”金老太冷声说道。

    李氏又尴尬,又臊的慌,她婆婆完全没给她在孩子面前留面子,这让她以后怎么管孩子?

    “娘,不管怎么说,梨子撒谎是不对的,家里事情这么多,你总不能让她一直这么混下去吧?”李氏把在金老太跟前受的气全部算在了金梨身上,等她抓到把柄,她要狠狠的教训金梨!

    “娘,梨子想干什么你就让她做,家里不还有二妹和四妹五妹吗?”金有根吃了一大碗红薯粥,又吃了点拌黄瓜,清脆爽口,好吃。

    “……”金杏气呼呼的吸了一大口粥,凭什么活就得她们干,金梨就能偷懒?

    同样都是妹妹!她们就是野生的!金梨就是家养的!是他亲妹妹吗?

    “你说的好听,家里这么多活,靠她们做怎么来得及?你弟弟马上去学堂上课了,束脩都还没凑上,家里这么紧张,哪里养得起吃闲饭的东西!”李氏火冒三丈的说道。

    金有根掏出了五两银子,放在桌上,“束脩!”

    除了金梨,所有人的眼神都被这五两银子给吸引了!

    金保田仿佛看到一缸酒在他面前,首先伸手,想拿银子。

    金老太拿筷子打了他的手背一下,把银子揣进了怀里,“银子我收着,宝根去学堂的时候,再来问我要。”

    金保田讪讪,有些想要银子买酒喝,但小儿子读书是大事,他又不敢违背他娘,所以只能问道:“有根,你这些银子哪来的?”

    “我……”

    “咳!”金梨打断了金有根想吹嘘的话。

    金有根看向金梨,金梨看着他,“大哥肯定是做工赚来的吧?”

    “……”金有根有些为难,做工哪可能赚这么多钱?

    “你老是看着梨子干什么?”李氏狐疑的看着金梨,觉得有些古怪。

    “我就是惊讶她猜对了,前些天我帮一个少爷跑了几趟腿,办成了一件事,所以得了五两银子。”金有根别的不行,撒谎糊弄爹娘,脑子反应快的很。

    “我儿就是出息!给人跑几趟腿,就能给家里赚这么多银子!”李氏喜笑颜开,看谁还敢说她长子是个混子,只会赌博打架!

    “有根啊,你这一下子拿了这么多银子回来,肯定很辛苦吧?人家少爷也不傻,就跑几趟腿,能给他这么多银子?我孙子肯定吃了不少苦头……”金老太一脸的心疼。

    对比李氏和金保田看到银子的惊喜和高兴,金老太只关心孙子辛苦不辛苦的这几句话,说的实在是高!

    金梨忍不住的想,前世她宅斗无师自通,难道就是在家里的时候无形中受到了金老太的影响?

    “奶奶!我不辛苦,也还好。”金有根心中感动,看了一眼金梨,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把这巨款的事情告诉奶奶。

    金梨遮住一半的脸,借机挡住其他人的视线,暗中给金有根一个警告的眼神。

    金有根也只是一时触动,既然金梨不愿意他说,那他就不说了。

    毕竟真要说出去,那些银子肯定也到不了他的手里。

    “有根,晚上……”李氏也想表达一下当娘的对儿子的关心。

    “晚上让你娘给你杀只鸡好好补补身体,我看你这几天人都瘦了!”金老太抢在李氏之前说道。

    “……”李氏气恨的脚指头都在抠地,这死老婆总是抢她的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氏干巴巴的补充一句,这话听着就没有金老太的话那样充满关切和疼爱。

    饭桌上,有了金有根拿银子的事,就没人再想起来金梨的事。

    但饭后,李氏却还是咬着金梨不放,“你买点绣布绣线回来,我看看你到底学到什么程度了。”

    “如果你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李氏放下狠话,还想在金梨身上掐一把。

    但是金梨太了解她了,前世李氏一在金老太身上受气,就会在她们姐妹几个身上出气找回存在感。

    李氏见她还敢躲,眼神更加愤怒,贱蹄子!白眼狼!早知道她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掐死她!

    金有根今天不进城,留在家里喝鸡汤,他发现家里的菜越来越好吃,尤其是蔬菜,味道真是好,比他在饭馆里面吃过的都好吃。

    金梨上次坐牛车的时候碰到苏青辞和何翠花,今天巧了,她碰到了苏青辞的娘和何翠花的娘。

    因为苏母的儿子是苏青辞,所以村里人不管背后什么情况,明面上都是与苏母为善的,有些心思活络的,还会巴结讨好苏母。

    “苏嫂子,你坐这边吧,这边还能有个依靠的地方。”何母来的早,占了最好的位置,她看到苏母之后,就主动热情的说道。

    “不用,我就坐这儿挺好。”苏母疏远的说道。

    何母有要求几次,“你不用跟我客气,我人胖一些,坐这儿还挤得慌。”

    “我没有客气,我真的不需要你的位置。”苏母再次拒绝说道。

    “何婶,你要是坐的不舒服的话,跟我换一换吧?”金梨笑着说道。

    何母的注意力一直在苏母身上,还没注意到金梨也上了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