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粪霸初露峥嵘

作品:《农家娇娘

    晚上

    金梨在其他人都睡熟之后,才轻手轻脚的去了金有根的房间。

    金有根还在等着她,一看她过来了,舔脸讨好道:“梨子!你的那盆花真的卖出去了!”

    “卖了多少钱?”金梨忙问道,她身上没钱想吃点什么都难。

    “你先吃点东西!”金有根掀开被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包。

    “我特意给你买回来的。”金有根献宝似的给梨子打开牛皮纸包。

    “翡翠白玉糕?”金梨眼睛微微一亮,直接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味道一般,口感不够细腻,颜色也不够翠。

    “你怎么知道?”金有根诧异的问道。

    “看别人吃过。”金梨敷衍道。

    “谁?”金有根不觉得村里有谁能舍得买这个翡翠什么糕吃,花了他二十文钱呢!

    “不认识,在镇上看到的。”金梨随口道。

    金有根这才没追问,“好吃吧?你要是喜欢吃,以后我经常买回来给你吃。”

    “这个味道一般,我想吃肉!下次你给我带点烤鸡,卤肉之类的!”金梨要求道。

    “没问题!”金有根保证的说道。

    “现在可以说卖多少钱了吧?”金梨一连吃了五六块糕点才停了下来。

    “梨子……你上次说这银子给我……不是说笑吧?”金有根搓着手,笑的讨好。

    “当然不是说笑,我就你这么一个哥哥,我还想你当我的靠山呢!我当然是希望你好啦!”金梨说的感性。

    “梨子……”金有根心里狠狠的一震,他虽说是她的大哥,但是要说他有多么喜欢弟弟妹妹,他自己都不信。

    在上次金梨提醒他之前,金梨只是他众多妹妹中的一个,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在知道金梨有做梦预警的作用后,他对这个妹妹的感情,利用大过其他。

    但金有根没想到金梨会对他有这样深厚的感情,一时之间他除了感动之外,还有些潮意在胸口逐渐泛滥升温。

    “两千三百两银子!我卖了两千三百两银子!”这是金有根头一次亲手触碰这么多的银子,他冷静了两天,才相信他真的靠金梨的那盆花卖了这么多的银子。

    “给我留一百两银子,其他你就留着开粪场。”金梨说道。

    “真的要开粪场?”金有根还是有些嫌这个丢脸。

    “你不是想拜师吗?他老人家只能干这行,你如果不投其所好,怎么能让他动心收你为徒?”金梨说道。

    金梨并不想金有根往后真的走上赌博这一步,在她看来赌王都能马失前蹄,更别说金有根了。

    但是眼下,她得用赌王这根萝卜,把金有根这只懒驴赚钱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那我们出银子给他开粪场?他就愿意收我徒了?”金有根真正巨款在手的时候,拜师的心思都有那么点动摇了。

    “你如果愿意放弃拜师,那也成,这些银子你就拿去开个铺子。”金梨见他动摇,便假意说道。

    金有根的尿性,金梨是了解的,除了赌博,她就没看他在其他事情上面有过长性,所以即使金有根放弃拜师,选择开店铺赚钱,她也不会相信他能放弃赌博。

    与其等到往后他又沉迷赌博败光银子,不如现在就让他在拜师的事情上死磕。

    “拜师吧。”都坚持这么久了,脸也早已丢干净了,这个时候让金有根放弃的话,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金梨嘴角微扬,也好,免得她还得想办法逼他。

    “两千俩银子开个粪场是不是多了一点?”在金有根眼里,粪便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不多,还太少了。”金梨说道。

    “少?两千两银子!在城里买个大宅子都够了。”金有根激动道。

    金梨摇摇头,对她来说,银子当然是准备的越多越好,这样也容易垄断粪场这个行业。

    否则一旦他们这边搞起来,很快就有人会跟他们抢生意。

    “粪场要建,选择城外郊区,地方要大一点,另外我们要在城里各处建立都厕,人多的地方,可以建的密集一点,还有都厕建起来了,倾脚工得多找一些……”这些金梨早已经想好,现在说起来也是侃侃而谈。

    金有根听的傻了眼,按照金梨说的,免费建都厕,免费清理,免费请人清理……

    这得花多少钱?这不是冤大头吗?

    “你听清楚了吗?”金梨见他人都呆了,推了他一把。

    “你知道这些要花多少银子吗?”金有根抹了一把脸,无奈的说道。

    “知道。”金梨点头。

    “……”金有根有些无语,他觉得梨子不一定知道得花多少钱,才能在城里建立那么多都厕。

    “两千两银子能建几个都厕?还免费给他们如厕,凭什么啊?当我们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啊?”金有根不赞同的说道,这么些银子,自己不花,给别人花,那不是傻吗?

    金梨如果没有重生,也肯定想不出来,粪水这行业的利润这么大,表面看起来,前期投入多,但实际上,都厕里面的粪水都是属于他们的,将来万一有人抢粪源,这些他们建立的都厕,别人抢不走。

    “就算你舍得,这银子也远远不够。”金有根说道。

    “银子不够,我再想办法,你在城里也给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品种名贵又半死不活的花。”金梨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还能救活那些半死不活的花?”金有根惊喜道。

    “一般情况下是可以的。”金梨说道。

    “你什么时候懂这么多?还这么会养花?”金有根狐疑的问道。

    “我在梦里学的。”金梨把一切都推在了做梦上面。

    “……”金有根嫉妒的看着她,怎么他就没有这个运气做这样的梦呢?

    次日

    李氏当着全家人的面,对金梨说道:“你昨儿个不是说,你已经学会了绣活吗?今天你就去城里买点针线和绣布回来做绣活。”

    “娘,我这才去几天?哪能这么快就会了?我只是说我现在有一点会了!”金梨说道。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什么叫做有一点会了?”李氏肯定金梨是在嘴硬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