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根子在金老太身上

作品:《农家娇娘

    “村里人都在这么说,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你是不是真的答应过金梨要教她做绣活?”何母不放心的说道。

    “我跟她就是随口一说,我就是假客气,她还能当真不成?就是她当真,我不当真不就行了?”何翠花完全没有把金梨放在眼里。

    “这哪能随便说?万一她要是因此缠上你呢?”何母不高兴的说道。

    这时,何家院子里传来了金梨的喊叫声。

    “翠花!翠花!”

    何母感觉有些不妙,这金家丫头来她家干什么?

    何翠花放下手里的绣活,打开窗户往院子里一看,惊讶道:“你们怎么来了?”

    平时这个时候,这俩人应该要去地里干活了。

    金梨牵着小红的手,笑嘻嘻道:“你上次不是说要教我和小红妹妹做绣活吗?我今天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何翠花脸色微变,她身后的何母脸都拉长了,这两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她女儿一句客气话还当真了!

    “我刚刚还碰到了苏青辞,他听说我们来跟你学绣活,还说你人好,心地又善良呢!”金梨在何翠花开口拒绝之前,说道。

    何翠花心中一喜,脸上挂出了几分笑,忍不住的问道:“他真这么说的?”

    “当然,我还能说谎骗你不成?不过他这也是实话实说,不说我们这个村子,就是整个镇上,整个县里,也不一定有你这么好的姑娘了!”金梨拔高声音,夸道。

    何母听了面上带出几分笑意,这金家丫头倒是喜欢说实话。

    “……”小红怔怔的看着梨子姐,她从没有想到金梨这么能说,这么会说。

    不过她们路上并没有碰到苏青辞!

    苏青辞也没有这么说过翠花姐啊!

    这样骗翠花姐不好吧?

    金梨微微偏偏头朝小红眨了眨眼,示意让她别说话。

    小红抿唇,心里有些紧张,但她还是知道好歹的,所以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

    何翠花脸上笑容灿烂起来,本来她是想把这俩人打发走的,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你这死丫头,你不会真要教她们做绣活吧?”何母见她神色有异,压低了声音骂道。

    “娘,我先答应下来,怎么教,如何教,教不教得会,不还是我说的算吗?”何翠花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不想教她们做绣活,但是好名声她也想要。

    就算是为了苏青辞口里的那句心地善良,她也得教她们做绣活、

    何母原想说收她们一些费用,但听女儿这么说,就知道她是无心教她们绣活,只是随便糊弄糊弄。

    “你们进来吧!”何翠花喊道。

    “翠花姐真的要教我们做绣活?”小红惊喜道,她来的时候,还想着如果翠花姐不愿意就算了。

    “当然!现在她不是让咱们进去学了吗?”金梨笑道。

    俩人进了何翠花的房间,小红还是第一次来,有些羡慕的四处张望,觉得翠花姐的房间哪哪都好。

    像何翠花这样独自有一个房间的情况,在青山村……或者说在乡下是很少见的。

    因为乡下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兄弟姐妹好些个,一人住一个房间,太不现实。

    何翠花拿了一个长凳子到房间给她们坐。

    “我先教你们分线……”何翠花拿出彩线来。

    “线也分几种,比如纯棉细绣线、纯棉粗绣线……”

    金梨和小红在何翠花这儿待了半天,听了一耳朵的绣线和底布的介绍。

    小红听的脑子晕乎乎的,手中更是笨手笨脚,把何翠花的彩线搞得一团乱。

    “这绣活不是谁都能做的,得心细,手巧。”何翠花叹了一口气,故意摇头打击她们的自信心。

    小红羞臊的红了脸,怀疑自己是不是学不了这个绣活?

    “笨鸟先飞,越是笨就越得勤奋练,以后咱们天天过来练。”金梨不在意的说道。

    “……”何翠花心里生恼,谁愿意让她们天天过来?

    “现在才开始学,你们不用天天过来,自己准备好绣线和底布,可以在家自己练练。”何翠花说道。

    “在家练,我们错了也不知道,多耽误时间,还不如有你在旁边盯着,我们错了也能及时改正。”金梨亲近的说道,一点没拿自己当外人。

    “……”何翠花忍了又忍,才没有直接拒绝。

    她想,就算她们愿意每天过来,她们家里人也不会同意,又不是家里没活,哪能天天让她们闲着学做绣活。

    金梨上午在何翠花家,中午回去吃饭,下午还是在何翠花家。

    饭桌上,李氏用眼神刮了金梨好几次,但都没开口骂人。

    因为她发现,最近她婆婆特别护着这死丫头,她要是骂人吃亏的肯定是她。

    “三姐,你今天学了一天,饭都没做,学的怎么样了?会了吗?”金杏问道。

    “学了怎么认线分线,我觉得我挺有天赋的,以后肯定学的快。”金梨大言不惭的说道。

    “那是不是也可以教我们了?”金梅小声问道。

    “家里没有彩线,也没有布,我想教也教不了。”金梨耸肩说道。

    “既然要学,就好好的学,彩线绣布那些也要给孩子准备好。”金老太跟李氏说道。

    “娘,她这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能不能学得会,还是等她学会了再买吧!不然要是学不会,多浪费!”李氏说道。

    李氏说完怕婆婆拒绝,在桌子下面踢了踢金保田的脚,“再说现在宝根都快去学堂上学了,咱们家各种花销,能少则少。”

    “学会了再说吧!还没学就要这要那的,当家里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女儿和儿子之间,金保田肯定是更愿意把钱花在儿子身上。

    听说不给买彩线绣布,最失望的反而不是金梨,而是金家其他姐妹。

    饭后,金杏打算让金梨去洗碗洗锅,但是金梨被金老太叫走了。

    “你爹娘不给你钱买,我给你买,奶奶信你能学会。”金老太拿出钱来鼓励她。

    金梨面上感动,心里却是想笑,她现在算是清楚,为什么一家子蠢蛋,她却这么聪明了。

    可能金家其他人都随了早死的金老爹,而她的根子就是在金老太身上吧?

    “奶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祖孙女都很感动,也都很满意对方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