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塑料姐妹花

作品:《农家娇娘

    【兔兔那么可爱,一定不能随便吃,红烧?爆炒?一定得放辣椒!放花椒……】

    【想吃兔兔……】

    【想喝鸡汤……】

    【嘶嘶……】

    夜天凌眼角抽搐,有些哭笑不得,这最后的声音,是坏丫头咽口水的声音?

    【嘤嘤嘤……别走!】

    【大兄弟!回头看看我满含热泪的眼睛!】

    【大兄弟,你走可以,别带走我的兔子!别带走我香喷喷的鸡汤……】

    【嘤嘤嘤……大兄弟!别走~】

    夜天凌满头黑线的回头。

    金梨没发觉,眼巴巴的眼神还在盯着他的手里的肥美的兔子。

    夜天凌拎起兔子往左边晃了晃,金梨的脑袋随着兔子转到了左边,夜天凌把兔子往右边晃过去,金梨的脑袋又转到了右边,如此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梨子!”何翠花也眼馋这个人的东西,但是她可不会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行为,就好像几辈子都没吃过肉似的!

    【金梨在干什么?真是丢死人了!她都不要脸的吗?】

    【真是穷疯了!这种人怎么可能配得上苏青辞!】

    “哦……”金梨回过神,遗憾的收回目光,眼神中还带着留恋之色。

    实际上,金梨上辈子作为宠妾,好东西吃的不少,但是谁让她最后是被活活饿死的呢?

    导致金梨现在对食物有一种非同一般的渴求!

    【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拿野鸡炖汤?我这有蘑菇,如果我说要跟他搭伙,他会答应吗?】

    【可爱又好吃的兔兔!他肯定会烤着吃吧……】

    夜天凌走远了,还能听到金梨内心的声音,有些无语,这坏丫头得多贪吃,才这么惦记他的猎物?

    “你不要这样一幅没出息的样子好不好?”何翠花嫌弃的说道。

    金梨翻了一个白眼,在肉面前,出息是什么玩意?

    何翠花见她还眼巴巴的看着已经走到看不见的猎人方向,觉得她比以前更上不了台面,心里的一层隐忧淡了下去。

    “刚刚那个人你认识吧?”何翠花问道。

    “不算认识,也不算不认识。”金梨说道。

    说认识,她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说不认识吧,他又去过她家,还差点被她家人讹了。

    何翠花听不懂她在转什么弯子,直接说道:“他现在就住在隔壁村子!”

    金梨讶异的转头,她前世从未见过这个人。

    “我听陇上村的阿香说的,他是新搬进村的,本来好像是要去你们村,但是你们家……”何翠花捂嘴,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人家好心救了金家的女儿,金家却要讹他,如此一来,他肯定就不愿意在青山村住下来。

    金梨心里诧异,前世没有金桃这回事,也没有这个猎人搬进村里的事。

    难道是她重生带来的变化?

    俩人从山上回来,一路上碰到不少村里人。

    “翠花旁边的是金家的老三吧?”大柱媳妇看着不远处河埂上路过的两个人。

    “好像是的,那丫头长开了?之前看着黑瘦黑瘦,眼珠子大到快秃噜出来了,现在看着长点肉了,看起来长得不差!”二狗媳妇说道。

    “金家的那几个丫头长得都不错!我听说他家桃子要定亲了,就是河对岸那个屠夫家!”

    “他家?那不是……打死过人吗?”二狗媳妇压低声音。

    “金家桃子名声坏了,桃子她娘还要那么高的彩礼,除了那屠夫,谁能娶得起?”大柱媳妇不屑的说道。

    “桃子这丫头是金家丫头里面最勤快的一个,可惜了!”二狗媳妇撇撇嘴说道。

    虽然重男轻女是常态,但是能狠心把女儿嫁给一个打死过媳妇的男人的父母,也并不多。

    “你有没有发现,有不少人看着咱们。”何翠花提着半篮子蘑菇,理了理头发,腰肢微微晃动着,自觉是窈窕淑女。

    “你是我们村最好看的村花了,他们不看你看谁?”金梨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些吃不都肉,神色有些没精打采。

    “瞎说,我哪有那么好看。”何翠花娇嗔,眼里却流露出骄傲之色,青山村也只有她能配得上苏青辞。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不然你说说,咱们村里谁还能比你好看?”金梨反问道。

    何翠花跺脚,气恼又娇羞:“你这人就喜欢说实话!”

    “你是青山村的村花,苏青辞是青山村的村草,你们俩人是天生一对!绝配!”金梨比划出两个大拇指凑到一起。

    何翠花心情超级好,看着金梨的眼神也特别友好亲近,恨不得抓着她的手,告诉她:这么会说话,还不赶紧多说几句?

    “待会从我家里过的时候,你在我家门外等我一下。”何翠花说道。

    金梨脸上有些不解,但是她们是‘好朋友’,自然要答应了。

    何翠花回去之后,把蘑菇放到了厨房,然后去厨房后的鸡圈里看了看。

    果然她家老母鸡又下了几个鸡蛋!

    何翠花弯腰去鸡窝里摸了两个鸡蛋出来藏在袖子里,然后忍着不舍,去院外塞给了金梨,“我是给你吃的,你可别再给你妹妹吃了。”

    金梨感动的不行,“翠花,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我们是朋友嘛!”何翠花看着金梨感动的眼眶都红了,心里的不舍倒是淡了,大方的说道。

    “翠花!你对我这么好,以后我也要这么对你!”金梨动容的说道。

    何翠花面上高兴,心里却还是在怀疑金梨究竟会不会私下里去找苏青辞?

    如果她敢骗她,她可不会放过她!

    金梨揣着两个新鲜的鸡蛋回去了,一进院门,迎接她的就是李氏的笤帚!

    金梨险险的避过了砸过来的笤帚,心里却怒了,“娘!你又发什么疯?这么砸人,要砸到头,砸到脸怎么办?我要是毁容了,以后还能嫁的出去吗?”

    “我呸!谁家姑娘像你这样把嫁人的事情放在嘴边?我看我几天没揍你,你皮痒了!”李氏气恨金梨违背她的话,不去下地干活,跟她阴奉阳违,还拿金老太压她,不拿她当回事。

    “奶奶!奶奶!我娘疯了!”金梨把手里的篮子往半空中一丢,漫天蘑菇砸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冲到堂屋去找金老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