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农家有娇娘

作品:《农家娇娘

    金梨不管金老太打的什么主意,金老太现在想在她身上占便宜,重新投胎一次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这几天也不见你找我玩,你在家干什么呢?”何翠花有点小埋怨的说道。

    “在家还能干什么?干活呗!”金梨从厨房提了一个空篮子,跟她一块出院子。

    “你以前不是都带背篓上山吗?”何翠花诧异道。

    “背篓太大,最近身体不太好,背着吃力。”金梨说道。

    何翠花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金梨,发觉金梨的变化有些大,脸上长肉了,眼睛更有神,瘦弱的身体不再弯腰驼背,小树苗一样笔挺,却又感觉她的腰肢像杨柳那般娇柔。

    金梨拨弄着耳边的碎发,低头的时候斜视了一眼一直盯着她看的何翠花,“怎么了?”

    何翠花心中一颤,不自在的收回目光,手中紧紧捏着篮子,刚刚金梨低头斜视她的眼神,激的她浑身发麻,她从未想过会在又瘦又黑的金梨身上看出这样的万种风情。

    “没怎么,就是突然觉得……你有些陌生了。”何翠花忍不住又看了过去。

    金梨抬眸,眉眼带笑,忽然间,仿佛万般星光落入了她的眼中,璀璨生辉,“我的姐姐和妹妹也这么说,她们说我越长越好看了,你觉得呢?”

    何翠花心中沉甸甸,脸上肌肉微微有些抽搐,她不愿意承认的事,直接被金梨戳穿了。

    金梨确实比以前好看了,何翠花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和金梨交朋友,就是因为金梨的黑,能把她不算白的皮肤,衬托的白皙,金梨枯黄稀少的头发,能把她的头发衬托的又黑又多,金梨的瘦巴巴,能把她不高的身姿衬托的高挑丰满……

    总之,金梨的存在,能把她的优势拔高一大截!

    何翠花内心深处,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

    金梨弯腰在路边采上一束灿烂的野花,放在鼻尖轻嗅,淡香扑鼻,还带着泥土的芬芳,比她前世在房里闻到的那些带着脂粉味的花香更有一种沁入心脾的感觉。

    金梨杏眼微眯,嘴角含着浅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鼻子周围的小雀斑错落有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清纯又野性的风情。

    在发觉金梨很可能是个漂亮姑娘时,何翠花脸色更难看了,心情一落千丈。

    金梨懒懒地甩过一个眼神,一丝笑意挂在嘴角,何翠花的小心思她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她或许会在强权面前能屈能伸。

    但何翠花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她自然不屑在她面前伪装。

    “你最近为什么不去找苏青辞?我听说他娘生病了。”何翠花忍下嫉妒,说道。

    金梨拿着野花的手微微一顿,“我为什么要找他?”

    “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掩饰了,我看到好几次你偷偷去找他……我都知道,你喜欢他。”何翠花眼睛紧紧盯着她,捂嘴笑道。

    “我以前是有惦记过他,咱们村里就他一个读书人,他长得又一表人才,我们村的姑娘谁没惦记过他啊?你不也是嘛!”金梨眼底一寒。

    上辈子她去找苏青辞的时候,都是背着人的,如果不是刻意跟踪她,不可能会发现她偷偷去找苏青辞。

    而且,上辈子何翠花从没有在她面前流露过她知道这件事……

    “说的好像你现在不惦记似的……”何翠花语气带着一点讥讽。

    “我现在是不惦记了。”金梨说道。

    “我可不信。”何翠花无声的嗤了一声,嘴里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真不惦记了!”金梨重申道。

    “为什么啊?你是有了更好的目标?”何翠花不相信的问道。

    “我只是一个农女,他将来是要做官的,我哪里能配得上他啊!”金梨嘴角轻扬,在苏青辞的娘眼里,青山村的姑娘给她儿子提鞋都不配。

    何翠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如果金梨真的这么想更好,虽然她不觉得金梨能胜过她,但是现在的金梨确实让她有些压力,金梨自己能识趣放弃苏青辞更好!

    不过,她很怀疑金梨真的舍得放弃苏青辞?

    “我觉得你就挺合适的,我们青山村里,除了杨秀荷,你就是最漂亮的姑娘,你还孝顺,勤快,还会做绣活,如果我是苏青辞的娘,我肯定选你做儿媳妇!”金梨笑眯眯的说道。

    “讨厌!你这么说,让我怎么好意思啦?”何翠花娇嗔的跺脚,满脸羞红,至于杨秀禾……哼!一副病歪歪的身体,苏婶子才瞧不上!

    何翠花忘了自己也是被瞧不上的那一拨,只是现在她自信满满,因为青山村,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姑娘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教我做绣活?我真是不想再下地干活了,好累!”金梨诉苦道。

    “等我把手里的事情忙完,我就去教你做绣活。”何翠花脸上的娇羞淡了一些。

    山上的蘑菇不少,但是因为村里人都来采,所以她们两个想要采蘑菇,还要往山里面去一去。

    越是进山,越是清凉,身上的汗水都被风吹干了。

    “好呀!”金梨眯起眼,开开心心的答应下来。

    她现在怀疑上辈子何翠花不光是挑唆了李氏卖了她,还挑唆了苏青辞的娘去她家毁了她的名声!

    两人采好蘑菇下山的时候,碰到了打猎的男人。

    金梨认出他就是救了金桃,还差点被她家讹上的那个人。

    夜天凌也看到了她们俩,但是因为上次的多管闲事,惹上了麻烦,所以这次他看到俩人,也没搭理,各走各的道。

    金梨很快就没心思多想,夜天凌腰上挂着两只野鸡,手上提着一只兔子,背上还扛着一只狍子,看的金梨眼睛都直了!

    【蘑菇炖野鸡!爆炒兔肉!红烧狍子肉!哇!哇!哇!想吃!】

    【嘤嘤嘤……都是肉!好想吃!】

    【这人打猎倒是厉害,长得也不错!】

    【可惜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打猎的,比不上苏青辞这个读书人!以后苏青辞可是会做官的……】

    夜天凌从俩人身边路过的时候,准确的听到了俩人心里的声音,前面的声音他很熟悉,就是金家那个表里不一心眼贼怀的丫头!

    至于后面的声音,夜天凌自动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