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好奶奶’金老太

作品:《农家娇娘

    “苏婶子,你现在生病了,我是来帮你家干活的,我洗衣做饭做衣服都擅长的……”何翠花见苏母出来,露出喜色高声喊道。

    “我家不欢迎不知廉耻送上门的娇客!”苏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讽刺的说道。

    “苏婶子,我没有不知廉耻,我……我不是来作客的,我是来干活的。”何翠花脸红似血的解释道。

    “孤男寡女不知避嫌不是不知廉耻又是什么?青辞拒绝你多次,你听而不闻,偏要送上门来,这种不请自来的娇客,我家不欢迎!”苏母一口气说下来,脸色更加苍白。

    苏青辞神色担忧,不等何翠花回答就强行的把门给关了。

    何翠花羞愤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娘,快回屋休息。”苏青辞将人扶进去。

    “一直纠缠你的丫头就是她吧?”苏母咳嗽几声,神色虚弱的问道。

    苏青辞顿了顿,其实青山村里纠缠他的姑娘不少,但似乎让他厌烦的只有金梨。

    苏母当他默认了,又咳几声,骄傲的哑声说道:“你好好读书,这些人不要理会,她配不上你,这青山村里没人配得上我儿子!”

    “娘,我不会理会她们的,你不要烦心了,好好养病,这样我才能安心读书。”苏青辞担忧的说道。

    “我的身体没事,再几天就好了……”苏母对于儿子的听话和孝顺,心里很受用,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

    苏青辞没再说话,帮她盖好被子,就出房熬药去了。

    关好房门,苏青辞在走廊上看到了篱笆院墙脚落里一束已经枯死很久的野花。

    耳边仿佛又听到了……

    青辞,这花好不好看?

    送给你呀!

    放在书房,这样你读书的时候,就能闻到花香味了。

    青辞,这花好不好看?

    送给你呀!

    ……

    苏青辞的耳边反反复复的响着金梨清脆柔婉的声音,还有盈盈欲语的眸子……

    当时他没有把花放在书房,而是直接扔到了墙角。

    青辞,你不喜欢吗?

    她轻声的、叹息的、软软的问。

    苏青辞不由自主的走到那束野花跟前,已经枯萎的花,失去了娇艳的颜色,灰扑扑的没有一点生机。

    苏青辞想到金梨,他似乎很久没有再看到她默默含愁的眼光了。

    金梨不知苏家的事,她回去就告诉了金桃李氏给她定下的婚事。

    让金梨有些吃惊的是,这次李氏给金桃找的人家,依旧是上辈子金桃嫁的那个屠夫。

    时间没对上,金桃还失了名声,但是这两人还是扯到了一起。

    “那二姐以后是不是都不缺猪肉吃了?”金梅羡慕的说道。

    “可是他年纪太大了吧?都有三个儿子了!”金杏说道。

    “我听说他上一个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金梨有意提醒一句。

    金桃三姐妹脸色一变,金桃手指更是搅的发白。

    “你真打听到了?”金杏怀疑的问道。

    “方屠夫家,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金梨坦荡的说道。

    金桃面色更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哽咽的声音,眼泪却忍不住不停的掉出来。

    “我们去求奶奶吧!”金杏咬唇说道,“也就只有奶奶能改变娘的主意。”

    金桃看向金梨,她现在对梨子的依赖感很强,她总觉得梨子能帮她。

    “你们去求求看吧!”金梨说道。

    要打破她们的幻想,就得让她们多碰碰壁。

    “谁不知道奶奶现在最喜欢你,如果你不去,我们去能有作用吗?”金梅没好气,难掩嫉妒的说道。

    金梨呵呵的冷笑一声,她现在在金老太眼里就是一头猪,养好养胖了才能卖上大价钱。

    但是猪说的话,养猪的人能听?

    不过这些话说给她们听,她们也不会信。

    “梨子,你帮帮我。”金桃抓着梨子的手,含泪求道。

    “我跟你们一起去,但是管用不管用我不知道。”金梨说道。

    金桃破涕为笑,她肯去就好。

    金梨重生以来,跟金老太直接打交道的次数不多。

    或者说金家的孙子孙女跟金老太直接打交道的都不多。

    村里人都说金老太是个怪人,和别人不一样,自己家的亲孙子亲孙女都不帮着带。

    金家的孙子孙女没有一个是金老太带大的。

    孙子孙女长大了,金老太管的也不多。

    就这样,金老太在除了金梨之外的孙子孙女眼中还是一个慈爱的奶奶。

    金老太的房间,金宝根去的最多,金桃她们几个长这么大也没进去过几次。

    这一次,几个孙女一起出现在金老太的房里,是绝无仅有的时候。

    “你们一个个的都跑我这儿来干什么?”金老太盘着腿坐着,手里还拿着烟袋锅子。

    “奶奶。”金桃先跪了下来。

    金杏和金梅面面相视,也跟着跪了下来。

    唯一站着的金梨就尴尬了,但是去跪金老太,金梨不乐意,她拉着金桃说道:“你跟奶奶说,奶奶肯定会帮你的,你这么跪着,若是之前的伤再复发,岂不是添麻烦?”

    金桃一听添麻烦三个字,就不由自主的被金梨拉了起来。

    金杏和金梅也跟着起来了。

    金桃看向金梨,想让她帮她跟奶奶说。

    “奶奶,娘给二姐定了亲,十个屠夫,还有三个儿子,他之前的媳妇就是被他打死的。”金梨三言两语把事情给说了。

    “奶奶,我不想嫁给这个屠夫,你帮我给娘说一说吧!”金桃两眼含泪的说道。

    “你现在名声毁了,不嫁这个人,你不打算嫁人了?”金老太吧嗒吧嗒的吸着烟袋。

    “……”金桃当然是想嫁人,但是这个屠夫打人,她害怕……

    “这个人我给你打听过了,他打媳妇是因为他媳妇偷人,这样的媳妇不打死,还留着干嘛?

    虽然他脾气不好,有孩子,但是家里条件不错,你去了他家,不会饿肚子,不会几年做不了一件新衣服,还不会被人瞧不起。

    尤其是对方还不嫌弃你名声不好,也肯拿彩礼来娶你回去……”金老太说完瞅着金桃,这样的人家,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