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金桃的悲剧

作品:《农家娇娘

    李氏气的心口绞疼,面上也只能唯唯诺诺的道歉。

    金保田根本就不在乎女儿吃不吃饭,他喝着小酒,想着小儿子以后考中秀才中举做官老爷的美梦。

    金桃现在腿能挪动了,也就到外面来吃饭。

    “你不是吃了一个红薯了?还吃什么吃?成天不干活,吃白饭倒是吃的香!”李氏从金桃手里抢了红薯,嘴里还把金桃给骂一顿。

    金桃红着眼眶,不敢再吃。

    “娘,二姐腿上伤还没好,再不吃饱,她……”金梅看二姐可怜,大着胆子小声求情。

    但是她话没说完,就被李氏的红薯砸着了脸,痛的她眼泪立即就滚了出来。

    “红薯不是粮食?让你这样砸来砸去的?不想吃就别吃!成天大呼小叫,不是打这个就是骂那个!你是不是做给我看的?你从头到尾想打的人就是我这个老不死吧?”金老太沉着脸骂道。

    李氏呼吸急促,肌肉僵硬,脸色都扭曲了,她忍的都快吐血了!

    这个老不死怎么还不死?快点死!快点死!

    李氏心里疯狂又恶毒的诅咒着金老太,嘴里却不敢还嘴,只能低头认错。

    金梨开始还能就着金家这些人吵来吵去下饭,现在也看腻味了,她想吃肉!她想吃鱼!她还想吃翡翠豆腐羹!想吃八宝鸭……

    想想前世吃过的那些佳肴,金梨手里的红薯不香了。

    金桃想问爹娘是不是已经给她定亲了,但是她又不敢问,她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她想来想去,也只能来问金梨了。

    “我也不知道,娘没有说过。”金梨这次确实不知道李氏给金桃找的什么相公。

    前世金桃的相公是个屠夫,家里有钱,但是也有三个儿子。

    这点还是其次,重要的是,金桃成亲第一晚上没有落红。

    屠夫之前的妻子就是不守妇道,被屠夫打的太重,病死了。

    金桃没有落红,在他眼里就是水性杨花荡妇。

    从成亲的第一天起,金桃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从屠夫家逃出来回娘家求救,屠夫只要出点银子,金保田就不管这‘闲事’了。

    有一次,金桃被打的小产,又回了娘家,恰巧金有根在家。。

    金有根倒是帮她出了一次头,将屠夫给打了一顿。

    但是金有根一个月里面大半的时间都不在家,金桃不是每一次都能碰到他。

    金梨倒是给她出过主意,指望娘家是不可能的,她要是实在过不下去,可以逃。

    从金桃每次都能逃到青山村来看,她是有机会逃走的。

    但是金桃没有听她的话。

    在被卖入青楼的时候,金梨看到了金桃,她又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回娘家来了。

    也是因为看到了她,当时的金梨才一下子想通了,没再拼命挣扎,安安静静的跟着那些人去了青楼。

    进了青楼,她也不用人再调教,他们教什么,她学什么。

    因为她的容貌,因为她的听话,她倒是得了几分怜惜,对比其他人,乖巧的她等到了机会找到人帮她赎身。

    金桃忐忑不安,愁容满面。

    这时,院门咯吱咯吱响了。

    金梨听到了金有根的声音。

    “我让大哥帮你去问问。”金梨说道。

    金桃跟着她后面出去,心里想着不知道金梨什么时候跟大哥关系这么好了。

    金有根见到金梨的神色是急切的,一手拽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出门。

    李氏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们两兄妹跑了,“这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金梨被金有根拽到了离家不远处的小河边。

    “我打听出来了!”金有根神色得意的说道。

    金梨挑眉,等转他继续说下去。

    “他确实是赌王。”金有根兴奋的说道,他居然真的认识了一个赌王!

    “不过他十年没赌过了!”金有根遗憾的说道。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还做这样一份工?”金梨奇怪的问道。

    “当年他跟人对赌,最后输了,输的人永远不上赌桌,且永远只能做倾脚工,还不得靠其他任何门路赚钱。”金有根神色复杂的说道。

    金梨神色也有些难言,这赌王输得也太惨了。

    “谁能让赌王输得这么惨?”金梨问道。

    “新任赌王,不过那人是个小人,勾搭了赌王的妻子,两人里应外合,弄坏了赌王的一只耳朵,所以他才输了。“金有根恨恨的说道。

    金梨:好惨的一个人……

    “既然是对方搞鬼,他又为什么要履行赌约?”金梨问道,如果是她,她肯定不愿意履行约定。

    难道还要跟赌徒讲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

    何况也是他们弄虚作假不仁不义在前。

    “他说他是赌王,就该有赌王的胸襟,赌得起就输得起!”金有根惋惜的说道。

    “我想不通的是他居然还放过了他的妻子,给了她休书!让她和那个够男人双休双飞!”金有根想不通她都那么害他了,难不成他还能对她不忍?

    “你有问过他妻子现在还活着吗?”金梨问道。

    金有根从金梨的回答里,找到了另一种可能。

    金梨朝他点点头,他想的没错。

    那女人手里抓着新赌王那样一个不光彩的把柄,新赌王会放过她才怪。

    如果那女人还是赌王的妻子,新赌王想做什么,只会束手束脚。

    但那女人拿了休书,还直接送上门,她不死谁死?

    只有她死了,新任赌王才能安枕无忧的享受胜利的果实。

    “你是怎么打听出来的?”金梨当真是有几分稀奇,这种头给别人听?

    金有根嘿嘿一笑,“没有什么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一顿不行,就两顿!”

    “他还缺酒喝?他即使不能赌了,他以前赢得钱呢?”金梨诧异道。

    “可能被骗了?或者他酒肉朋友多,都花了?反正他现在肯定没钱!”金有根肯定的说道。

    “倾脚工可没多少工钱,能吃饱就不错了。”金有根略有几分嫌弃,但眼底却又有一层佩服。

    人上人的赌王,为了一个赌约,真的做了低贱的倾脚工,而且一做就是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