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更收夜香的是赌王?

作品:《农家娇娘

    转眼又是村里免费坐牛车去城里的时间了。

    这一次,金老太依然是金梨拿着鸡蛋和金杏她们绣的帕子去城里卖钱,顺便让她去城里找金有根。

    金梨上了牛车,把鸡蛋放在角落里。

    “梨子!今儿个又是你去镇上呢?”牛婶先看到了梨子,笑道。

    “嗯,家里就我闲一点。”金梨说道。

    “梨子,翠花可曾有时间去你家?”牛婶轻声的问道。

    “可能她比较忙吧!”金梨无奈的说道。

    “呸!她哪里是忙,分明是说话不算数,耍着我们玩!”牛婶气呼呼的说道。

    “就她那样会绣几个帕子,就觉得自己配得上人家苏青辞了,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将来可是要考秀才做官的!”牛婶被人耍了,自然不开心,嘴里说的也就难听了。

    “其实翠花也挺好的。”金梨不愿听牛婶夸苏青辞,所以哪怕她去夸何翠花。

    “梨子!这村子里要说老实本分,也就是你了。”牛婶摇摇头,人家何翠花说话里外里都是踩着人家梨子,但梨子这丫头还说她的好话。唉!梨子就是太老实了!

    “老实人不好吗?不是有句老话说,老天就宠憨人?”金梨笑容灿烂的说道,明媚的脸上还真的看出了几分憨态俏皮的模样。

    “梨子……”牛婶看着她,打量了半天,又扯过旁边的菊花婶子,问道:“你看梨子是不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菊花婶子话不多,上次坐牛车她也在,但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

    “小孩子长得快,脸长开了。”菊花婶子瞅了瞅金梨的脸,说道。

    “我一直觉得王家的小芳长得好看,但现在看看梨子长得也不差!这眼睛多好看啊!黑溜溜的,看着就有精神。”牛婶看着金梨,真心夸道。

    金梨的眼睛清亮有神,羞涩时,仿佛氤氲着水汽,透出一股朦朦胧胧的美感,让人心悸。

    “梨丫头长得是不差,以前是太瘦了,现在脸上有肉了,瞧着多好看!”牛婶越看越觉得梨丫头好看。

    金梨面上羞涩,心里自得。

    上辈子,她故意吃不好喝不好,把身体搞坏了,气色也差,看起来就不好看。

    但她五官精致,骨相更是好,所以才会被那人眼尖的看出来,挑唆着金家人把她卖进了青楼!

    金梨脸上羞答答的笑,心里一层层冷意逐渐结了冰,这一辈子,她不遮也不掩,就看看谁还敢把她卖进青楼!

    到了城里。

    金梨在老地方卖了鸡蛋,卖了帕子,银钱收收好,才去金有根的朋友家找人。

    金有根只要在城里不回家,一准就是在他这个朋友家里。

    金梨上辈子没来找过人,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过来找人。

    这条街上,尽是一些赌坊烟馆小酒楼,来的大部分人都不是正经人。

    金梨一路过来,已经有好几个人色眯眯的过来搭讪了。

    金梨倒是不怕,镇定的找到金有跟的朋友家。

    金有根的朋友叫马小虎,俗话说人以群分,马小虎跟金有根是一丘之貉。

    马小虎无父无母,这时候马小虎出去混了,只有金有根留在家里睡觉。

    “敲你娘的门!老子刚睡下没多会!你他奶奶……”金有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开了门,见到了他家的小三子。

    “梨子?你怎么来了?”金有根抹了一把还不怎么清醒的脸,让人进来。

    金梨来的时候,买了两份糕点。

    第一次到人家家里来,总不能空手。

    但是她现在没钱,所以待会还要找金有根报销一下。

    “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去,奶奶和爹让我找你回家一趟。”金梨说道。

    金有根披了一件衣服,随手将睡的乱七八糟的被子裹成一团,扔到床脚。

    “家里出什么事了?”

    金梨说了金桃的事,还有金宝根上学的事。

    金有根神色不悦,“那人什么来路?”

    “好像是山里的猎户,但是以前也没瞧见过,后来也再没有见过。”金梨说道。

    “本事倒是不小!有机会会会他!”金有根说道。

    “人家可是正经人,不赌!”金梨撇嘴说道。

    “你就没梦到家里这出事?”金有根打开了一包点心,用筷子夹着吃。

    “恩将仇报?偷鸡不着蚀把米?没梦到。”金梨损了一顿金保田他们,才摇摇头。

    金有根也没说她,反而说起了自己的事,“你上次没骗我吧?那倾脚工真的是赌王?”

    “我梦里看到的是这样的。”金梨抿唇笑道。

    “可是他真要是赌王,又怎么会混到去收夜香?”金有根想不通。

    如果不是他真的爱赌,他哪里还坚持得下去?

    “高人都有自己的癖好吧!”这点金梨也不知道。

    “他不承认会赌,也不教我,更不收我为难徒。”金有根又丧气又不服气,他多么有天赋啊,那老头居然看不到!

    “你得付出诚心,这样的高人谁会轻易收徒?”金梨实话说道。

    “我这些日子天天陪他天不亮就去城里收夜香,为了巴结他,我还帮他推车!那味道熏的我隔夜饭都吐出来了!”金有根以前想想就恶心的不行,更别说说出来了。

    但是可能恶心的次数多了,也有些习惯了。

    金梨吃惊的很,她还真没想到金有根为了拜师能做到这一步!

    看来金有根真是爱赌爱的深沉。

    “早前跟我混的兄弟,现在就剩下小虎了!”金有根生无可恋的说道。

    “大家都知道你去收夜香了?”金梨憋笑问道。

    金有根翻了一个白眼,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被传的人尽皆知了。

    现在谁不知道他金有根天天跟着一个收夜香的倾脚工后面当孙子?

    “只要你能成功拜师,到时候他们肯定嫉妒你,还会佩服你的先见之明!”金梨想了想,还是鼓励两句。

    “那要是不成功呢?”金有根斜眼问她。

    “那也好歹是一份工作经验?”金梨眨了眨眼,认真的说道。

    “……”金有根一点都不想有这样的经验。

    天知道,他现在吃任何东西都用筷子,都不敢用手直接拿。

    他这可是摇色子的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