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好一朵金白莲

作品:《农家娇娘

    夜天凌还没出院子,就被狂奔出来的李氏拽住了胳膊,“你坏人名节!不打算负责,你让我女儿以后怎么活啊!”

    “丧良心的畜生啊!一点人性都没有!这么点大的小姑娘你都欺负啊!”

    李氏连哭带骂的,往夜天凌身上泼了一盆又一盆的污水!

    再有金杏和金梅的惨哭声,让人听着就觉得这家人太惨了,太可怜了!

    夜天凌长得是不错,但是因为生气,臭着一张脸,冷冰冰的,看着就不好惹。

    相对比,金家的人就像弱者了。

    而人都是同情弱者的,所以青山村的人围住了夜天凌,不让他离开,让他说清楚负责任。

    金桃受伤,出去不方便,金梨在屋里陪着她。

    “梨子……现在怎么办??”金桃心里沉甸甸的,身体上的疼痛反而是其次了。

    “不管怎么样,你都做不了主。”金梨实事求是的说道。

    “可是他毕竟救了我,爹娘那么做,这让我……”金桃心里汹涌澎湃的翻腾着愧疚。

    “我看他不是一般人,不会被轻易被爹娘要挟的,你放心吧!”金梨可不觉得那人会在金保田他们手里吃亏。

    金桃闻言脸色更加黯然。

    “你这是瞧上他了?”金梨看出她的小心思。

    金桃苦笑,他救了她,她爹娘反而恩将仇报,而她……到底还是私心占了上风。

    如果他未娶,她愿意嫁他,为他相夫教子。

    如果他已有妻子,若是……若是他能给点银子给爹娘,后面爹娘应该就不会再骂她打她了。

    金桃自觉自私,难受羞愧至极,说到最后,竟哽咽带出哭腔,“他是个好人,我配不上他……”

    金梨差不多能猜得到金桃的想法,金桃她难受自己居然恩将仇报。

    “你也别太难过,咱爹娘为难不了他。”金梨只能这么安慰道。

    但如果金保田没有在夜天凌身上占到好处,添麻烦的金桃就没好日子过了。

    果然,外面一阵吵吵闹闹之后,突然安静了一瞬。

    紧接着就是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

    李氏的哭喊声更大,听着异常凄厉恐怖。

    夜天凌以寡敌众,将围困他的一众汉子都给撂倒了。

    至于想对他施展‘九阴白骨爪’的婆娘们,他也不管是不是原配,直接给他们‘配对’,丢到了倒地的男人身上。

    “二狗媳妇!你把我腰给压断了!”

    “大壮媳妇!你快起来,我鼻子流血了!”

    “柱子媳妇!你是不是放屁了……”

    “王大柱!你他娘的手放哪里了?离我婆娘远一点!”

    “狗剩!你这个王八蛋!快把我娘们放下!”

    在场的人乱成一锅粥。

    夜天凌勾勾唇,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离开了青山村。

    这次没人再敢留他,包括金保田。

    金梨这时候才慌里慌张的跑出来,一个接一个的把倒地受伤的人扶起来。

    “王叔,你胳膊没事吧?你小心一点……”

    “刘婶子,你慢一点,你这腰肯定是扭了,千万别乱动,我先扶你坐一会……”

    除了金梨,金家其他人,没一个上前帮忙的。

    金梨又刷了一次青山村村民的好感度。

    至于金家其他人,这次村里这么多人因为帮金家出气才被打的。

    不少人去金家要补偿,李氏又是扮惨,又是装可怜,又是撒泼,送走一家又一家。

    金桃躺在床上,耳朵里充斥着李氏各种哭求哭闹的声音,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她现在腿上受了伤,干不了活,还给家里添了麻烦,惹了祸。

    可以预知的未来让她背脊发冷,手心冒汗。

    床旁的金梨蹲在地上,爱怜的抚摸着花盆里重新焕发出生机的兰花。

    她的洗脚水可真是灵光啊!

    能让兰花死而复生的洗脚水,那都是哗啦啦的银子啊!

    床上金桃忍不住哭出了声。

    “二姐,你别伤心了,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爹娘肯定要给你找婆家了!”金梨直起了身子,坐到了床边,叹气说道。

    金桃含泪的双眼微微一亮,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她倒是愿意的。

    “你别忘了,爹问那人要了多少彩礼!十两啊!”金梨比划着说道。

    金桃神色又黯淡下来,满心愁苦的皱着眉头。

    “如果对方真的能出十两银子,我也是愿意嫁的。”金桃低声说道。

    金梨眉头一挑,这就是她和金桃她们姐妹不一样的地方。

    金桃姐妹几个,即使知道爹娘偏心,对她们不好,对她们不公平,她们也选择忍耐,选择妥协。

    上辈子,金梨面对这些不公平,算计其他姐妹,暗地里给自己找出路。

    只是到底年纪小,再聪明也有限,最后功亏一篑,还被卖进了青楼!

    若是换成现在……

    金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她就不信,无论金保田他们做什么,金桃她们都能任劳任怨,一直都甘心忍耐妥协。

    李氏如金梨所猜,当真是找媒婆给金桃找婆家去了。

    开始李氏还想要十两彩礼钱,但是被媒婆好一顿嘲讽。

    金桃受伤的事情,本来没什么事,但是被金家自己那么一闹。

    传出去,不少人都以为金桃的名节已经毁了。

    媒婆当然也打听到了这件事。

    一个姑娘家名节都没了,还想嫁人要十两彩礼?

    做个大头鬼梦还比较实际!

    李氏一直妥协说到五两,媒婆都说不可能,长得好,身体壮实,名声又好的姑娘彩礼都未必有五两银子。

    金桃一个名声都没了的姑娘,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还要什么彩礼?

    李氏就指望这彩礼让宝根去学堂读书,这一听要白给一个闺女嫁别人,这脸拉的就跟驴脸一样难看。

    金桃的亲事不顺,嫁不出去要赔本,李氏这心里窝火极了,在家里摔摔打打,指桑骂换。

    金桃的精气神一天比一天差,有时候一天都说不了一句话。

    金梨的兰花已经彻底养活了,只要她把这盆兰花搬到到城里花鸟市场去卖了,她手头就能有钱了。

    至于金桃,她倒是能帮她,但如果她要是帮了,金桃后面又用她给的好处继续孝顺金家人…这她就不乐意了。

    所以,只有等金桃彻底看清金保田和李氏的嘴脸,金梨才会出手帮她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