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隐瞒住来天葵的事

作品:《农家娇娘

    苏青辞虽然优秀,但是他是读书人,他娘的眼光又高,不太可能在青山村给她儿子找媳妇。

    何翠花现在做的越明显,对她往后的名声越是不好。

    金梨微微蹙眉,她可不想跟苏青辞坐一块,于是她坐到了斜对面去了。

    苏青辞的动作微微一顿,眼里流露出诧异之色。

    金梨居然避开了他?

    牛车上其他人看到金梨避嫌的动作,都不由得在心里高看了金梨一眼。

    何翠花压根没意识到旁人的什么看法,她见金梨主动避开了,反而松了一口气。

    苏青辞觉得金梨的动作很可疑,但想到以前她纠缠他,都是在人后……

    顿时,苏青辞脸色又难看起来,只觉得金梨虚伪至极,狡猾无耻至极!

    下牛车的时候,苏青辞故意在金梨身旁冷哼了一声。

    金梨压根没注意,抱着花盆匆匆回家。

    晚上,金梨用泡脚水浇了花,然后把花又搬回到房里。

    次日金梨一大早就起来看花盆里的情况。

    但是,除了土壤是湿润的之外,死花还是死花,一点生机都没有。

    难道不行?

    金梨有些失望。

    这时,金梨才注意到一直最早起来的金桃,今天还没有起床,而且脸色十分不好。

    “二姐?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还流血了。”金桃脸色苍白,眼眶含泪,伸出来的一只手上还沾染了红色的血。

    金梨神色难看起来,金桃的天葵来了!

    比上辈子早了半年!

    “我是不是快死了……”金桃眼泪掉下来,伤心又绝望,她清楚她真要得了什么病,爹娘肯定不会花钱给她治病的。

    “二姐,你先别说话。”金梨压低声音说道。

    金桃含着泪水,又不解又害怕,身体又一直在流血,她简直伤心到了极点。

    “二姐,你这是来天葵了,但是……这事你暂时不能让爹娘和奶奶知道。”金梨神色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金桃茫然的问道。

    “来了天葵,你就可以生孩子,你就要嫁人了!”金梨小声的说道。

    金桃睁大了眼睛,脸上迸发出一股羞意,还有难以忽视的惊喜,她现在是真正的女人了?可以嫁人生子了?

    “你清醒一点!你以为爹娘会给你找什么好人家?他们只会拿你去换丰厚的彩礼,谁家出的钱多,你就嫁给谁!”金梨神色冷冰冰,粗声的说道。

    金桃还没从美好的想象中回神,就被金梨残酷的话给吓懵了,脸色也越来越白。

    “你先忍着,我去给你准备月事带。”金梨拿了一件破衣服让金桃先垫在屁股底下。

    “有人来问,你就说头疼,千万别跟任何人说你来了天葵!”金梨神色认真的再次警告她。

    金桃点了点头。

    金梨用针线迅速做了一条简单的月事带,然后若无其事去了厨房,找借口打发走杏子,才从灶台下弄了草木灰塞进月事带中。

    可惜现在家里没有明矾,不然加点明矾更好。

    金梨做好了月事带,先在自己身上比划,然后让金桃在被窝里穿戴起来。

    金桃换下来的衣服,金梨第一反应就是给烧了,但是烧了之后金桃少了衣服也没法交代,只能等家里没人的时候再去洗了。

    金桃眼睁睁的看着金梨把她的藏裤子塞到了橱柜里冬天棉被的下面。

    “……”

    “这是开水,多喝点。”金梨递过去。

    金桃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已经缓过来了,她有些奇怪她都不知道的事,为什么金梨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金梨知道她想问什么。

    “幸好有你。”金桃庆幸的说道。

    “大概七天以内吧,你要装的没事人一样,不要让娘和奶奶看出来。”金梨提醒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爹娘他们……”金桃还是有些不相信,或者不愿意相信爹娘会那么狠心对待她。

    “奶奶也不会让爹娘那么做的……”金桃又道。

    “你敢赌吗?”金梨的脸在金桃的眼中,忽然显得那么迷离深沉而又变幻莫测。

    金桃有些冷,不由自主的连打了两个寒噤,心里似乎模糊的相信了金梨说的话。

    金桃头一次来天葵,肚子痛的很厉害,她倒是想装作若无其事,也装不像。

    李氏好像怀疑了什么,问了两次杏子和梅子,金桃是不是肚子痛。

    金杏和金梅两人只知道金桃身体不舒服,倒是不清楚金桃身体哪里不舒服。

    金梨觉得李氏肯定会过来亲自看看,所以决定在李氏来之前,主动出击。

    “娘!你来看看二姐是不是发热了?”金梨在屋子里高声喊起来。

    李氏进屋来,金桃躺在床上,脸上红扑扑,神色憔悴虚弱。

    尽管屋里的血腥味早已经散了,但是李氏恍惚还是闻到了什么?

    金梨心底一沉,嘴上说道:“娘,要不我们送二姐去城里看看大夫?”

    “看什么大夫?多喝点生姜水,捂个一晚上就好了!”李氏在金桃头上摸了一把,挺烫的,看上去确实是生病了。

    “那要是没好呢?”金梨担心的问道。

    “明天要是没好,你就去山里采点药。”李氏随意说了两句,就烦躁的出去了。

    二丫头都十五岁了,天葵还没来!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嫁人?

    青山村三面环山,药草也不少,一些简单的咳嗽发热的草药山里都能找得到。

    只不过炮制草药没什么人会,只能就这么煎服,这样一来药效就大打折扣了。

    这天晚上,金保田回来的时候,脸上有伤,似乎是被人打的。

    金梨神色一愣,想起前世这个时候,金保田下定决心让宝根去读书。

    晚饭桌上,金保田神色阴郁,喝的酒也超过了平时的两杯。

    “娘,我打算让宝根去读书。”金保田喝完了,才下定决心说道。

    “你想好了?读书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读书是好事,但咱家里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让宝根去读书?”李氏愁眉苦脸的说道。

    这时,金保田的眼神落在金梨几人身上。

    这段日子金家几个女儿吃的比之前饱了,脸上一长肉,这容貌眼看着就比以前好看不少。

    “她们几个年纪也不小了。”金保田话中有话的说道。

    “真是白养了!一个个都是丧门星,谁都没来!”李氏含糊的发愁骂道。

    这话金梨听懂了,但是金梅和金杏没有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