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洗脚水很灵光

作品:《农家娇娘

    “我当然想好了,你是不是还梦到了什么?”金有根急切的说道,看着金梨的眼睛炯炯有神。

    金梨没转身,神色淡淡。

    金有根反应也不慢,起身把还没喝几口的大碗鸡汤递给金梨。

    金梨花费了一个时辰炖的老母鸡,鸡肉酥烂,香味浓郁的像个钩子一样不停的勾引着她。

    金梨有了愿意下的台阶,就又坐回去了。

    金有根平时对几姐妹都不亲近,说话也都是凶巴巴的。这时有所求,他也能做出兄妹和睦亲近的态度来,

    且自然的很:“吃吧!看你瘦的,以后我要是混好了,你是我亲妹妹,难道我还能亏待你不成?”

    金梨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吃鸡肉了,这鸡肉真香,真好吃!

    “我一直觉得我运气不错,上次我输了那么多,肯定也是那个王八羔子跟人一块算计我!”金有根想到潘二苟这个混蛋,脸色都阴沉起来。

    “你也在赌坊混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见过谁光赢不输的?找个正经营生干活不好?”金梨说道。

    “我像是找不到正经活干的?就是码头扛包,我要是想做,每天起码也能挣个几十文钱!”金有根拍了拍强壮的胸脯,大言不惭的说道。

    金梨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又继续专注的啃着鸡腿。

    “梨子,你看我也不用你帮我其他的,你只要像之前那样,我要输钱或者谁要算计我的时候提醒提醒我就行了!”金有根转了转眼珠子,讨好的说道。

    “做不到!”金梨喝完最后一口鸡汤,抹了一把嘴,干脆的说道。

    “怎么就做不到?也许就能呢?”金有根着急的说道。

    “我又不是每天都会做这样的梦。”金梨说道。

    金有根有些失望,但是如果日后躲一躲风险也挺好,赌运不好的时候,大不了他就不出门。

    “那以后你梦到我赌运不好的时候,可要提前告诉我。”金有根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这个给你,姑娘家也买点东西捯饬捯饬自己。”金有根从腰带里翻出一粒碎银子给金梨。

    金梨身上身无分无,金有根的钱送的正是时候。

    “我给你找个师父,但是你能不能成功拜师,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金梨从记忆里找到一个人,这个人目前应该还在梅陇城。

    金有根在家休养的这几天吃了两只鸡,金有根的那一份基本是进了金梨的肚子。

    金梨干巴巴的模样也眼见的开始长肉了。

    金老太偶尔看向金梨的眼神,其中的思量和算计让金梨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于是,金梨每天从偷一只鸡蛋,到偷两只鸡蛋。

    金老太依然不吭声。

    金梨啧了一声,看来金老太不是不知道她偷鸡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金梨对于自己的相貌心里有数,不然她上辈子怎么可能不敢多吃不敢多喝,拼命干活,就怕自己长的太快,被卖的更快。

    金梨吃了鸡汤之后,嘴巴越来越刁了,而金杏她们做饭,都是水煮饭,不敢放油,不敢放盐巴,这样做菜哪里吃的出好滋味?

    所以现在金梨主动做饭的次数越来越多。

    正因为做饭次数多了,金梨才发现后院一块菜地的古怪。

    一大块菜地里,后门边的一小块菜地的菜长得不但快,还长得格外翠绿娇嫩。

    这块菜地正好是他们平时倒洗漱用水的地方。

    金梨开始还以为是水浇的多,所以这块菜地长的好。

    后来她整块菜地都浇水了,但仍然是后门边的菜地长得最好。

    经过金梨反复试验,排查,她有些怀疑是她的洗脚水比较灵光?

    于是金梨每天把洗脚水用到了前院土路边。

    没几天,金梨就发现,她倒洗脚水的地方野草和野花长得格外茂盛和娇嫩。

    啧!金梨确定了,她的洗脚水就是很灵光!

    同时金梨也找到了赚钱发家的门路。

    金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城里一趟,用家里积攒的鸡蛋换一些油盐回来。

    以前都是李氏去换,而这次去城里的人换成了金梨。

    村里只有一个牛车,每隔十天会免费去一次城里,平时去城里三文钱一个人。

    金梨这次去是不用车钱的,牛车上坐了不少人,但年纪轻的没几个,其中有一人让金梨的神色愣了一下。

    苏青辞布衣青衫,面容俊秀,与牛车上其他穿的衣衫褴褛的村民显得格格不入。

    苏青辞同样看到了金梨,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眼中闪过厌恶之色。

    金梨瞧的清楚,心里嗤笑一声,提着一篮子鸡蛋上了牛车,直接坐在了车尾。

    上辈子她瞧上了苏青辞,因为纠缠苏青辞,被他娘找上门指桑骂槐,坏了名声。

    金保田觉得她找不到好婆家换不到彩礼,才一经人挑唆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她给卖到了青楼。

    “梨子!你今天也进城啊?”最后一个上牛车的是何翠花,她看到金梨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高兴的凑过去打招呼。

    金梨眯了眯眼,这不是她上辈子的‘朋友’何翠花嘛!

    “我进城卖鸡蛋,买点东西。”金梨笑着说道。

    “我去城里卖帕子,我已经绣了二十条帕子了。”何翠花的声音故意大了一点,像是故意说给谁听的似的。

    “呦!翠花可真是勤快,这二十条帕子怕是要卖不少钱吧?”一旁的牛婶闻言说道。

    “也没多少钱,简单一点的就是十文钱,复杂一点的就是二十文钱。”何翠花笑容得意,嘴里谦虚的说道。

    “这么多啊?我不是听说五文钱一个吗?”牛婶惊讶的问道。

    “绣活好的话,价格是不一样的!”何翠花难掩骄傲之色。

    “那你这丫头可了不得!”牛婶羡慕的说道。

    “梨子!你怎么也不绣点帕子卖?”牛婶见金梨不说话,便问道。

    “梨子以前就绣了,但是人家绣坊不收,说是让她再练练。”何翠花抢先说道。

    “梨子你现在练的怎么样了?要不下次我去你家里教教你?多练练就不会太差,我跟绣房老板娘熟的很,到时候带你一起去卖帕子。”何翠花大方又热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