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挽回了金有根的手指

作品:《农家娇娘

    金老太明面上对孙子和孙女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对待,甚至在李氏教训几个女儿的时候,有时还会偶尔插手,就像今天这样。

    因此金家几个孙女对金老太都是真心感激和孝顺的。

    “你们不觉得每一次奶奶插手之后,娘会对我们更凶更恶劣吗?”金梨问,明显李氏会把之前被打断的火气和被金老太骂过的怒火叠加起来朝她们发泄。

    “娘不是从来都是这样吗?”金杏神色黯淡的说道。

    金梨看看金桃金梅的神色,就知道她们也是一样的想法。

    “看着吧,今天奶奶会把管家权收回去,以后家里管钱管厨房的都会是奶奶。”金梨笃定的说道。

    金桃几人都以为金梨是随便说说。

    但后来证明金梨说的是对的。

    金家的管家权又到了金老太的手里。

    不过也从这天起,金家女儿的伙食好了起来。

    桌上的菜一起吃,红薯粥什么的也是管饱。

    金桃她们几个感动的都哭了,一个个发誓以后要好好孝顺金老太。

    非但如此,金桃还逼着金梨说要一起孝顺金老太。

    金梨“……”

    接连几日,金梨一天偷一个鸡蛋,金老太居然没发现,这让金梨又是窃喜又是忐忑。

    金有根终于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脸上鼻青脸肿,身上都是伤的回来了。

    这让准备棒子底下出孝子的金保田一下子怒火全消了,只剩下担心着急。

    金梨看金有根手指没少,就知道事情多少还是有了变化。

    “这伤还是要看大夫啊……”李氏红着眼眶看向金老太,现在她手里一文钱都没有,只能指望着金老太。

    “现在天都快黑了,你要怎么请?请来了你送回去?”金老太黑着脸怼回去。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看着有根这么疼下去!”李氏鼓足了勇气反驳道。

    “家里钱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吗?我管家,你钱交了吗?”金老太反问她。

    李氏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她的钱都被金有根偷走了,哪里还有钱交?

    顿时,李氏恼羞成怒的打了一下金有根的肩膀,“都怪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李氏打的地方正是金有根有伤的地方,他疼的倒抽一口气。

    “现在事情都出了,你打他有什么用?你没看到他身上都是伤吗?虎毒还不食子!你这个恶婆娘再打我孙子,我就让我儿子休了你!”金老太气恼的骂道。

    “你现在还打他干什么?”金保田也不满的说道。

    李氏有苦没处说,噎的她哭起来叫屈:“我这还不是气他不长进不成器,家里钱存了那么久,他说偷走就偷走……”

    “儿子不成器难道不是你这个当娘的没教好?我是个寡妇,保田是个遗腹子,我一个人拉扯大孩子有多么不容易,但我照样把保田教的好好的,怎么你就教不好儿子呢?”金老太提起当初,拿自己做例子,说的有板有眼。

    金保田听的是两眼含泪,他娘把他拉扯大,还教的这么好,真的是太难了!

    “当初我不同意保田娶你过门,但为了不让保田难过,我还是答应了,你看看你进门之后,做了什么?把我大孙子教成这样!你对得起我金家吗?你对得起我儿吗?”金老太恨铁不成钢的指责着。

    “娘……我也给金家生了两子四女!”李氏又恨又委屈,这老不死的把她说成金家的罪人!凭什么?老大不行,不还是有老小?

    “要不是你给金家生了六个孩子,我早就让保田休了你!”金老太怒气冲冲的说道。

    “有根啊!你别难过,今日太晚了,等明日奶奶掏钱给你请大夫!”金老太骂完李氏,不给她狡辩的机会,摸着大孙子的头发,慈详的说道。

    李氏心里一喜,暗恨这个老不死的果然是藏钱了!

    “娘,你哪来的钱?”金保田担心的说道。

    “我这个老不死的当然有几分棺材本了!”金老太没好气的说道。

    “娘……他这也不是什么大伤,怎么能动您的棺材本呢?”李氏刚骂完老不死,就听金老太这么说,心虚的讨好的说道。

    “这是我大孙子!亲孙子!我还能跟你一样,眼睁睁的看他没钱看大夫?”金老太骂道。

    李氏被怼个没脸,她也不是不想给儿子看大夫,她是手里没钱啊

    金有根听了半天,从怀里掏出一个看不清颜色的口袋,“奶,这是家里的钱。”

    “这是我赚的钱,都给您。”金有根又掏出一块二两左右的碎银,都给了金老太。

    金老太感动的老眼含泪,不停的说:“我就知道我的大孙子不是个不懂事的!是个好孩子!是个孝顺的!”

    李氏也高兴,这不是代表她没有教坏儿子吗?

    只是有些怨怪儿子怎么把钱都交给老不死了!她才是他亲娘啊!

    金梨在一旁看了一出大戏,等被人赶出去了,还意犹未尽。

    金有根在家里养了几天,没出门,当然也没下地干活。

    这天,金老太让金梨炖了一只老母鸡,给金有根补补身体。

    金梨在厨房里先喝了一半的鸡汤,再添点水搅和搅和,然后盛起一大碗送到金有根的房里。

    “这鸡汤怎么有点淡?”金有根觉得今儿个这鸡汤不够鲜。

    “可能这母鸡养的时间还不够长。”金梨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背叛我?”金有根终于问了出来。

    “梦到的。”金梨还是这么说道。

    金有根狐疑的问:“你梦里还有别的吗?有没有梦到我什么时候发大财?”

    “没有。”

    “你就只能做噩梦?”金有根蹙眉,难不成还真是乌鸦精转世?

    金梨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但这嫌弃的神色,她是看出来了,气笑了,“你觉得这次如果没有我提醒你,你会是什么下场?”

    金有根嗤了一声,吊儿郎当的说道:“大不了就像你说的少几根手指!”

    “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好,我也无话可说!”金梨起身就走。

    “等一下!”金有根急忙喊道,故作不在意的面具再也挂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