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你是乌鸦精转世吗

作品:《农家娇娘

    金梨被金桃唤到厨房时才想起来,为了省点柴禾,她们几姐妹都是一起洗脚的。

    “你们先洗吧,我肚子不舒服,去一下茅房。”金梨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厨房。

    她现在做不到跟她们用一个盆用水轮流洗,再用这水泡脚。

    等金梨在茅房外面磨蹭的差不多时才回了厨房,几姐妹果然已经洗好回了房,金桃给她在锅里留了热水。

    金梨先洗了盆,才开始梳洗,最后泡脚。

    冰冷的脚泡进热烘烘的水里,那一刹那的舒适感让重生到现在一直无意识紧绷着一根筋的金梨放松了不少。

    这时,金梨发现脚腕上多了一个仿佛胎记一样的东西。

    翘起脚来,就着煤油灯下的亮光仔细看了看,确认脚腕上多了一个花一般的胎记。

    金梨用手搓了搓,没有变化,并不是什么脏东西形成的,难不成真的是胎记?

    但是这胎记上辈子的她怎么没有?

    金梨摸着花儿胎记,想了一会,想不通也就算了。

    清晨,金梨就被金杏推起来去厨房做饭。

    金梨做了十来年宠妾,脾气可不是盖的,没睡好的她神色阴沉,黑幽幽的眼睛盯着金杏,把她吓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我……我去做?”金杏结结巴巴的说道。

    金梨这才收回眼神,翻过身继续睡下去了。

    金杏又气又委屈,想把人叫起来,但……又奇怪的胆怯,不敢开口叫人,怕叫醒人之后的代价是她不能承受的。

    金梅和金杏是双胞胎,两姐妹关系更好一些。

    见金杏起来,金梅也爬了起来。

    金梅看着金梨睡的沉,有些不爽的撇嘴。

    金杏也不好意思说她被三姐刚刚的眼神给吓到了,所以含糊的摇头。

    “二姐干啥去了?”金梅见床上二姐的位置是空的,问道。

    “昨儿个三姐没割猪草,咱家猪今天没得吃,她早上起早去割猪草了。”金杏说道。

    “我觉得二姐对三姐比对咱们好。”金梅拈酸说道。

    姐妹俩嘀嘀咕咕的说话声吵的金梨的睡意都没了,索性一骨碌坐起来,目光沉沉,阴测测的眼神光盯着两个罪魁祸首。

    两姐妹同时一惊,心跳加速的蹿出了房。

    “我觉得……刚刚三姐好可怕,比大哥还可怕!”金梅无意识的拍了拍胸脯,后怕道。

    金杏觉得三姐有些古怪,平时三姐最会装好人,摆可怜,哪会对她们这么凶?

    但是她也没时间多想,得赶紧做早饭,不然等娘起来,她没做好早饭,又得挨骂。

    吓跑了双胞胎,金梨也睡不住了,昨晚她洗漱完进房,房里没有油灯,她是凭着记忆摸上了床。

    今早,金梨看清了床上的状况,脸都黑了。

    她怎么不记得这时候的她这么邋遢?

    四人横着睡在一张木板床上,两床被子,两个枕头。

    枕头和被子常睡的地方脏的油光发亮,污垢厚的都结壳了。

    这还能忍?

    金梨忍无可忍的动手拆被子、拆枕头下来洗洗刷刷。

    金家的早上是忙碌的,洗衣服的,喂鸡的,扫院子的,做饭的,大早上起来的人没一个人是闲着的。

    金有根昨天夜里到底还是偷了爹娘房里的钱,他想翻本,不甘心就这么输个精光。

    等金有根打着哈欠从堂屋出来,看到院子里洗被子的金梨,想到她昨晚说的晦气话,脸色难看,觉得晦气的很,万一被这死丫头乌鸦嘴说中了怎么办?

    金有根也就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打消了念头,真要是这么准,难不成她能是乌鸦精转世不成?

    金梨一边下死力气搓着被单,一边瞄着金有根。

    金有根还是要出门,跟上辈子一样。

    他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金梨也不确定这一辈子金有根还会不会跟上辈子那样在院子门口摔个大马趴,毕竟她昨晚也提醒过,金有根稍微注意一些,就不会摔跤。

    一步,二步,三步……

    金梨手中的动作听了下来,直起腰眼睁睁的看着金有根一脚踩到命中注定的糖鸡屎上面,摔了个狗吃屎。

    金梨勾勾唇笑了,低头继续洗被单。

    金有根摔懵了,同时昨晚金梨说的另外一些话浮现在他脑子里:……你是不是要去偷娘的钱?

    ……明天早上你出院子的时候会摔个狗吃屎!

    他娘的!难道这小三子还真是乌鸦精投胎转世不成?

    金有根从地上爬起来,把脚上的糖鸡屎在旁边地上摩擦几下弄干净,然后凑到金梨旁边,神色忌惮又古怪的上下打量着金梨。

    “现在相信我说的了?”金梨问他。

    “你这死丫头乌鸦嘴这么灵光,我昨儿输光是不是就是你诅咒的?”金有根倒打一耙的威胁道。

    金梨气笑了,“你会输钱是因为你身边有个内鬼!你接下来一直输钱,也是因为他和赌坊的人里应外合下套给你钻!”

    这事上辈子是金有根自己查出来的,因为这个导火索,金有根走上了放印子钱的邪路。

    放印子钱的人十有八九没有好结果。

    金有根骤然变色,变脸似的冷笑起来,“你知道什么?听谁说的?”

    “我梦到的,你若不信,你继续去赌试试。”金梨微微勾唇,眼底眉梢,有那么一股别致的韵味,使她整张脸都显得生动而明媚起来。

    金有根微微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家里的小三子瘦巴巴归瘦巴巴,长相还是挺好看的!

    不过若真是乌鸦精转世……金有根脸色黑了下来。

    金梨也不管金有根脸色怎么变来变去,没再多话。

    金有根走了没一会,金桃就背着一大筐猪草回来了。

    清晨的露珠沾满了全身,弄的她好像淋了雨回来似的。

    早饭是红薯粟米粥和咸菜。

    几姐妹已经习惯了比桌上其他人吃的少,这是大家都默认的规矩。

    金梨吃的很认真,她上辈子是饿死的,导致她现在对吃饱肚子有些执念,不然依她以前吃惯了白馒头大米饭的胃口,再吃这些下人都不吃的饭,肯定难以下咽。

    “我听说小芳姐的彩礼有十两银子。”金梨转过头小声跟金杏说道。

    “十两?”金杏惊呼,“这怎么可能?”

    一般情况下条件不好的没有彩礼成亲的都不少,有条件的也就两三两银子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