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动他!要先问过我!

作品:《我哥是主角

    殿门外。

    小白出手阻止太叔静,让其他人也有些不解。

    按照太叔静先前的说法,是要给这位龙女自由,那样的话,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为何又做出这样的举动?

    “族妹,你也看到了,此人不值得你跟随。”

    眼看着交易就要完成,却见小白出手阻止,敖真劝了一句。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着,小白拂袖将那圣药和龙血铁退了回去,然后看向太叔静,有些羞恼地用双手捏住他的脸,往两边拉。

    “知道她是谁你还敢这么说话,皮痒痒了是吧。”

    虽然小白事先就知道,这位清月圣女就是太叔云的青梅竹马,可没想到太叔静对着自己未来的嫂子也敢耍嘴皮子,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哎呦,哎呦,放开,别生气啊,这都没啥的。”

    听见了小白的话,太叔静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不过是和蓝曦月开个玩笑而已,这样蓝曦月肯定就认出他来了。

    只是,他没注意到小白也会在意这样的事情,有些失策了。

    “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了吗?”

    听了太叔静的解释,小白这才放开他,不管怎么说,蓝曦月也算是他们的嫂子,小白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太叔静的坏毛病。

    “知道了知道了,都听你的,我又不是喜欢这样,可惜了,到手的肥肉都飞走了。”

    忙不迭地点点头,太叔静揉了揉自己的脸,他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去调戏蓝曦月,还不是为了给她点提示。

    现在好了,差点到手的圣药和龙血铁就没了,太叔静有些无奈,平时的话,小白应该很有默契的才对,怎么就出状况了呢。

    “你敢骗我们!”

    过了一会儿,敖真和敖颜两人也似乎明白了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原来太叔静一直都是在说假话,什么养不起,吃得多,都是骗人的,亏他们还信以为真。

    不止是敖真和敖颜,还有易宝阁的那位女子,看向太叔静的眼神也有些不善,这家伙骗起人来这么熟练,肯定不是好人。

    “这有什么骗不骗的,我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怪我喽?”

    摆摆手,太叔静看着他们,一点也没有害怕。

    “族妹,这小子刚刚那么编排你,你就一点也意见也没有吗?”

    想起刚刚被太叔静耍得团团转,敖真感觉火气都要冲上头顶了,要不是这位族妹在旁边,他非得和太叔静过几招。

    “我不在乎,还有,别管我的事了。”

    小白依旧是那样的态度,就算是有血脉上的联系,对她来说,也依旧是陌生人,如果没有血脉这一层关联,他们压根就不会有交集。

    听到这句话,敖真真是又急又气,自己的族人偏向外人,他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连敖颜这位龙女也想不明白,小白这位族妹为何要死心塌地地跟着这样的人。

    “师妹,你看看,我就知道这小子有问题,拿我等寻开心,这样你还要阻止我出手吗?”

    见到其他人的反应,申屠绝大笑起来,看向太叔静充满了敌意,然后对着蓝曦月质问了一声。

    “既然师兄执意如此,师妹也不再多言,便先行一步了。”

    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蓝曦月跨过几人,径直消失在殿宇之中。

    在跨过太叔静的时候,蓝曦月清晰地看到他对自己做了一个手势,那是让她放心离开的意思。

    “师妹……”

    见到蓝曦月率先一步离开,申屠绝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盯着太叔静,眼里冒出隐晦的杀意。

    “小子,有种就站出来,别躲在这位族妹的身后。”

    清月圣女蓝曦月走了之后,留下的就只有看太叔静不顺眼的人了,敖真当即大喝一声,手中一把青色的战戟浮现,直指太叔静。

    青色的战戟之上法则之力涌动,充满了撕裂的意境,那是风之法则,还有一种至刚至阳的大势混合在其中,是另一种太阳法则。

    这龙族青年敖真,是一位掌握了双法则的强者,而且还有一种是顶尖的太阳法则,法则之力震荡开来,让这殿宇门前有几分灼热。

    “嘿嘿,小子,现在没人护着你了吧。”

    一旁的申屠绝也亮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柄战锤,上面布满了尖刺,有星光从上面绽放出来,星辰法则在流转,与他本人宛若一体,不分彼此。

    “哇,太阳法则,还有星辰法则,我好怕怕呦,吓得我都要笑出来了。”

    瞧见那敖真和申屠绝似乎要动真格的,太叔静故意这么说,一点也不怕拉仇恨,反正威胁不到自己。

    “你……”

    敖真和申屠绝死死地盯着太叔静,就算看不见他的面容,也似乎有种把他盯出一个洞来的架势。

    “你们要打他,得先问过我。”

    一股凌然的气势浮现,小白来到太叔静身前,浑厚的灵力从身上绽放,抵住了两人压迫而来的气势。

    “族妹!”

    见到这一幕,龙族青年敖真低喝一声,怒气都要从眼眶里面冲出来了,为了这个人,这位族妹不惜和他们兵戎相见,简直不可理喻。

    “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战锤扬起,申屠绝并没有在意小白的身份,想要强势出手。

    “申屠绝,你敢对她动手,就是与我们为敌。”

    突然,只见敖真战戟一转,指向了申屠绝,不管怎么说,这位族妹都是他们真龙一族的族人,绝对不能有事。

    “敖真,你也要袒护他吗?”

    冷喝一声,申屠绝满脸的惊怒,本以为可以借机发难,没想到敖真会这么做,这真龙一族的人也未免太过护短了。

    “你对付那人我们不管,但是不许你对我们的族人出手。”

    一旁的敖颜出声,她也看出来了,小白这位族妹是铁了心要护着那人,就算他们下不了手,那也不会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欺负。

    “你们……哼,这笔账我记住了。”

    冷哼一声,申屠绝收起手中的战锤,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前往殿宇之中了。

    “原来他就是申屠绝。”

    看着那道离开的背影,太叔静摩挲下巴,真是冤家路窄,前阵子灭了他的亲弟弟,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这个哥哥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