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养不起!暗示!

作品:《我哥是主角

    殿宇门前,敖颜和敖真对太叔静怒目而视,杀意都要出来了。

    旁边,易宝阁的那名女子也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神秘人还真敢说,而且,拐骗女孩子这种事情,最让女性不喜。

    倒是有一人似乎生出了一种怀念的感觉,那就是清月圣女蓝曦月。

    太叔静说话的语气,让她想起了以前小时候的一位玩伴,明明年纪比她还要小,却总是说出一些大道理来,说话也感觉有些痞痞的,只不过都是故意装成那样。

    “小妞,听见了吧,我不养你了,实在是养不起,你的胃口太大了,一顿要吃那么多,一天还七八顿,我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还是让你的族人把你领回去吧,他们肯定养得起,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解放了。”

    说着,太叔静还有模有样地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感觉有一股难言的辛酸从他身上涌现,好似他说的都句句属实,没有半点虚假。

    听到了这里,刚刚还对太叔静怒目而视的敖颜和敖真,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难道真的是这样,所以这神秘人现在后悔了。

    视线聚集到小白的身上,按照神秘人的话,这位龙女的胃口应该非同小可,在场的几位女子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说的是自己一样。

    看着在场的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了变化,太叔静暗笑一声,小样,这么简单就被小爷给骗了,还是太年轻啊。

    “噗哧……”

    这时候,一声轻笑响起,只见清月圣女蓝曦月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好像忍得很辛苦。

    “喂喂,你什么意思啊,懂不懂什么叫看氛围,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没想到自家老哥的小情人出来坏事儿了,太叔静一看那些人的脸色变化,就知道这出戏砸了,真是没想到啊!

    “对不起,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感觉你很像我的一个熟人。”

    连忙收敛笑意,蓝曦月微微欠身,然后说道。

    “这位美女,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你像是我的一个熟人。”

    往前走了两步,太叔静来到蓝曦月的面前,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

    “是吗?那你说说看。”

    看着眼前的神秘人,蓝曦月愈发地感觉有些熟悉了,这张模糊的面容在她脑海里和她见过的人逐一重合,很快就要筛选出来。

    “当然是情人啦,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太叔静就双手叉腰在那里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说了一个冷笑话,因为笑起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蓝曦月终于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不会错,这样的语气,还有这似曾相识的冷笑话,都证明了这人的身份。

    在场的人都被太叔静的话给雷得不轻,好大的胆子,当着众人的面,敢调戏星辰宫的当代圣女,怕是个花花公子。

    “小子你找死!”

    这句话,一下就把蓝曦月旁边的这位圣子申屠绝给激怒了,他浑身的灵力都激荡了起来,眼中的星光像是要冲出来。

    “住手!”

    却见蓝曦月抬手阻止了申屠绝,不让他出手。

    “师妹,这小子敢调戏与你,你竟然还要我住手?”

    圣子申屠绝怒喝一声,有些不明白,但他还是照做,浑身激荡的灵力被压制了下来,眼中的星光也淡去。

    这一幕,让在场的其他人也摸不着头脑,看不懂清月圣女为什么要阻止申屠绝,要知道被调戏的可是她自己。

    “师兄不必动怒,这位道兄也只是开个玩笑,师妹并不在意。”

    蓝曦月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像真的一点也没有在意。

    “哼!算你小子好运。”

    盯着太叔静,申屠绝冷哼一声,尽管恨不得把太叔静大卸八块,可在蓝曦月的面前,他还是没有再出手。

    “咳咳,这位小姐姐果然美丽大方,小弟佩服,有机会一定要邀小姐姐一叙。”

    笑的有些岔气了,太叔静清了清嗓子,又对蓝曦月说了一句。

    “你不要太过分!”

    听了这句话,申屠绝的怒气又上来了,浑身的灵力都要暴走了,当着他这位星辰宫圣子的面,一而再地调戏圣女,无异于狠狠地打他的脸。

    “行啦行啦,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旺,要修身养性。”

    对上申屠绝那吃人的目光,太叔静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回到了小白的身边,他知道蓝曦月肯定察觉到了他的身份,剩下的就看她自己了。

    “多谢道兄盛情邀请。”

    蓝曦月对着太叔静微微点头,让众人的眼神有些耐人寻味。

    尤其是看向申屠绝这位圣子的目光,都有些莫名的意味在其中,不少人都认为申屠绝这位圣子做得太失败了。

    那诡异的视线,让申屠绝脸上火辣辣的,他紧攥着拳头,青筋都冒了出来,恨不得把周围的人都杀了。

    “对了,快点,伙食费和住宿费,给完就可以把人领走了。”

    看向敖颜和敖真,太叔静伸出手,示意他们赶紧的。

    敖颜和敖真两人相视一眼,这神秘人果然和敖觉叔叔说的那样,十分的邪门,令人捉摸不透。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点点头,敖真翻手取出一株药香四溢的宝药和一块通体血红的金石,让太叔静的眼睛稍微亮了一下。

    见到敖真拿出的东西,其他人的眼神也亮了,竟然是一株圣药,看起来似乎已经二转了,还有那块金石,应该是浸染了真龙血的龙血铁,乃是铸炼圣兵的珍贵材料。

    这位真龙一族的族人出手当真大方,不过,用来换取一位族人的自由,倒也值得。

    真龙一族的族人,只要成长起来,至少都是一位道源境的龙王。

    “不错不错,算你们有诚意。”

    见到这两样东西,太叔静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就要拿到手中。

    突然,有一只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太叔静看向这只手的主人,发现小白的身上弥漫着低气压,让他感受到了凉意。

    “额,怎么了?”

    感觉到有些不妙,太叔静眼角一抖,难道小白没发现他是在演戏吗?不然眼看着东西就要到手了,小白怎么反而阻止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