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熟悉感!地宫开启!

作品:《我哥是主角

    星辰宫一侧。

    “他是谁?为什么我感觉好熟悉?”

    清亮的眸子注视着太叔云那神秘的身影,清月圣女蓝曦月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道身影她应该是认识的,只是无论如何她也联想不到太叔云的身上。

    “清月师妹,怎么了?”

    一旁的圣子申屠绝察觉到,他心仪的师妹盯着那个神秘人看个不停,感觉有些不舒服,于是出声问道。

    摇摇头,蓝曦月收回了目光,表示自己无事,她并不想和申屠绝有太多的交集,虽说他喜欢自己,星辰宫的众位长老们也希望他们结为道侣。

    只是,蓝曦月知道,这位申屠绝师兄,性格有些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良配,所以,她一直都婉言相拒。

    而且,她的心里,依旧还在挂念着那个从小时候开始,就陪着她一起玩一起笑的少年,她相信,他一定会来找她的。

    “清月师妹,这样的藏头露尾之辈,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是想夺人眼球罢了。”

    见到蓝曦月的冷淡回应,申屠绝脸色一僵,然后指着远处的太叔云评头论足,话里话外都是一种嘲讽之意。

    听见申屠绝的话,蓝曦月微微皱眉,连剑帝宫的那两位都没有这么说话,他却在这里大放厥词,果真是太过自大。

    “师兄慎言。”

    淡淡地回应了一句,蓝曦月就再也不想搭理申屠绝了,实在是丢人。

    见蓝曦月的回应越来越冷淡,申屠绝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清月师妹会这么不待见他。

    倒是在一边的星辰宫圣人看出来点端倪,申屠绝虽是星河神体,贵为星辰宫的圣子,天赋也不低,只是这性子着实有些骄纵跋扈了。

    而相比之下,清月圣女性格要沉稳许多,从容大度,天赋也丝毫不比他这位圣子差,而且还要强出不少,这样一来,高低立判。

    难怪清月圣女会不喜欢他,而且宫主诸位长老们虽然愿意看见两人结为道侣,却没有极力撮合,反而有种顺其自然的态度,这当中缘由也就是如此了。

    “圣子,切莫小看天下人,那年轻人有些神秘,连老夫都看不透。”

    作为星辰宫的长老,这位圣人也不得不提醒一句,省的这位圣子脑袋发热,一头撞上去之后满头都是包。

    “我知道了。”

    听出了长老话中的告诫之意,申屠绝闷声地回应了一句,同时在心里觉得十分不爽,为什么宫里的老家伙们,都更加偏心清月师妹这个圣女,明明她来到星辰宫才没多久。

    甚至,他想要和清月师妹结为道侣,宫主和长老们都没有明确表态,难道和清月师妹相比,他才是那个外人不成。

    越想越气,连带着对身边心仪的清月师妹都有了几分怨言,申屠绝紧紧攥着拳头,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眼神有些诡谲。

    隐约察觉到了这位师兄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蓝曦月微不可查地瞥了他一眼,那一闪而逝的扭曲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希望没什么意外吧。”

    低声呢喃了一句,蓝曦月收回目光。

    她想起以前和太叔云太叔静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太叔静说过一句话,心灵越是脆弱的人,遇到太多不顺心的事情,就会越发的扭曲,甚至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蓝曦月认为申屠绝就是那样的人,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这才养成了骄傲自大的性子,被很多人不喜。

    尤其是前段时间,申屠绝听闻自己的弟弟申屠行死在了外头,连带着陨落了两位圣人,他更是大发雷霆,迁怒于其他弟子,还向宫主进言彻查凶手。

    结果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因为是申屠行带着两位圣人秘密出行,而且是申屠绝自己下的命令,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宫主没有降下惩罚已经是看在他贵为圣子的份上了。

    从申屠绝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扭曲来看,蓝曦月觉得自己有必要防范着他。

    “最后的一枚钥匙也到齐了。”

    这时候,星辰宫的圣人出声,看向地宫大门前的人,和先前那位年轻人一样,也辨不清面容,用秘术遮掩住了。

    将最后一枚钥匙插进孔中,太叔静缓缓退到小白身边。

    咚!

    地宫大门上,六枚钥匙齐齐转动,发出了一声巨响,继而,所有人都看到,地宫的大门闪过一阵耀眼的光芒,随后缓缓开阖,朝两边张开。

    “开了!”

    所有人都紧盯着慢慢打开的大门,一张迷蒙的光幕展现在众人的面前,依旧看不到地宫之中的景象。

    很明显,只有穿过这道光幕,才能进入地宫之中。

    只是,在场的诸位圣人都感觉到了,这道光幕对于他们的排斥,这说明,只有圣人境以下的人才能进去。

    “机缘来了,先到先得,冲啊。”

    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首先有动作的就是那些低阶的修道者了,只见那些人一个个朝着那道光幕撞了进去,丝毫没有半点阻隔,消失在光幕之中。

    无数的修道者鱼贯而入,只有那些有圣人坐镇的外来势力暂时还没有动作,那些年轻强者都气定神闲地看着。

    先进去的这些人,很大程度上是去趟雷的,而且,真正的大机缘,都是留在后面的,靠实力争夺,从来都没有先到先得这一说法。

    一刻时间不到,诸多小势力和一些散修就已经全部进去了,只留下了这些巨头势力在外头。

    “不错,小锐,这三个人,你要小心了。”

    地宫外,人数十去七八,导致孤身一人的太叔云,还有结伴而行的太叔静和小白,在这些大势力的眼中十分注目。

    “夏叔,我会的。”

    青年对身边的男子点了点头,视线从太叔云还有太叔静和小白身上划过。

    “阿弥陀佛,看来小僧来得正是时候。”

    突然,从远处亮起一道佛光,一位年轻的僧人从佛光当中显现,他手持念珠,头顶十分透亮,眉心还有一点朱砂,看起来有几分眉清目秀。

    这小僧人双手合十,驾驭长虹来到众人面前,带着不失礼貌的淡笑,对着在场的几大势力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