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沙盗来袭!

作品:《我哥是主角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从飞扬的沙土当中,可以看到有一只只浑身布满褐色毛发的骆驼在奔跑,那杂乱的响动就是它们奔跑产生的动静,可见数量很多。

    这些骆驼,身上遍布毛发,就连头部都是这样,长长的毛发遮住了眼睛,只是在头顶上,长着一根螺旋尖角,和独角兽头上的角有些相似。

    这是在沙漠之中常见的一种一阶凶兽,叫做沙驼,虽然属于凶兽,但却与其他的凶兽不同,性情偏向温顺,也很容易被人驯服,当然,必须有实力才能驯服。

    长久以来,沙驼都是在沙漠之中最便利的运输工具,不会畏惧风沙,也不会迷路,但是驯养这样的沙驼,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尤其是在这样的沙漠之中,很少有人会驯养这样大量的沙驼。

    这些奔跑当中的沙驼身上,都载着一道道人影,很明显,这些沙驼都是有人驯养的。

    沙驼上的人影都是一个打扮,手上拿着武器,浑身都包裹着,只露出一双眼睛,其中充满了凶戾之气,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人,骑着沙驼前往的方向,正是太叔静他们回城的路线上,用不了多久,两班人马就会撞上。

    此时,与老人家他们正在行走的太叔静与太叔云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一个地方。

    “两位小兄弟,怎么了?”

    知道太叔静与太叔云两兄弟身手不凡,也好相处,老人家也就称呼他们为小兄弟。

    “老伯,在这沙漠之上,除了凶兽,还有什么人祸比较危险的?”

    太叔云看向老人家,徐徐地问道。

    “人祸?难道是……沙盗!”

    想了想,老人家突然想起了一种专门在沙漠里杀人抢劫的恶贼,这些沙盗都是聚众出现,为的就是抢夺像他们一样采掘归来的风国百姓。

    这些沙盗手段狠辣,抢劫一空之后,还不留活口,是风国百姓最痛恨的一种贼子。

    听到老人家说出沙盗两个字,所有人都顿时有些惶恐了起来,他们有的人就是被沙盗抢劫过,死里逃生活下来的。

    对于沙盗的行径,可谓是害怕到了骨子里。

    “老伯,这沙盗很凶恶吗?”

    看着这些人转眼就变得惴惴不安的样子,太叔云问道。

    “唉,沙盗是风国境内的毒瘤,偏偏没办法根除,沙盗抢劫之后不留活口,可以说,每个沙盗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叹了一声,老人家语气里是充满了对沙盗的痛恨,像他们这样靠着外出采掘过生活的百姓,一旦在外面身死,家里留下老小,基本上很难活得下去。

    而像老人家与小丫头玉儿这样的,老的有修为在身,起码还能挺一段时间,如果老的没有修为,小的又等着养育,等于是没了活头。

    “风国国主不管?”太叔静皱了皱眉。

    “不是不管,是没办法管,沙漠太大了,谁知道这些沙盗躲在什么地方,而且,这些沙盗也专门挑着不同的地方下手,根本难以追查。”

    老人家诉说着当中的无奈,没想到,这沙盗还是找上了他们。

    听了老人家的话,太叔静和太叔云都觉得很不舒服,在云国,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虽说修道路上多杀戮,可是也不会为难那些安安分分过生活的人。

    像老人家所说的沙盗,简直就是冷血动物一样,抢劫之后还不留活口,可以说人性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老伯,风国沙盗很多吗?”太叔云问了。

    “也说不上多,风国的沙盗,实际上只有一伙,估计有数百人,分成了几伙,在风国境内流窜,伺机对人下手。”

    摇摇头,老人家说道。

    “这些沙盗修为很高吗?”太叔静在一旁出声了。

    “传闻所有沙盗的首领是一位第五境的高手,麾下还有几位第四境,具体情况老朽也不知道,毕竟见过沙盗的人很少有活着的,侥幸逃过一劫的人也见不到那些领头人。”

    老人家对于沙盗的情况也并不是很清楚,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如果不是他们当中有两个是见过沙盗的,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听了老人家的话,太叔静也算明白了,为什么云国上下拿这些沙盗没办法,第五境在风国里也只在风国国主之下。

    很显然,风国国主是不可能自己去讨伐沙盗的,手下人实力有限,加上沙盗也有狡猾之处,才会形成这样的一股匪患。

    咚隆咚隆!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从地面上传来的震动,那像是马蹄在地面上踏过一样的声音,只是没有那么沉重。

    渐渐地,一股卷起来的沙尘从远处冒了出来,一只只载着沙盗的沙驼现出了身形,直奔太叔静他们而来。

    “大家伙,准备和这些沙盗拼了。”

    老人家大喝一声,将小丫头玉儿挡在身后,取出一把普通的长刀,神色冷冽地看着那些奔袭过来的沙盗。

    事到如今,碰上了这杀人不眨眼的沙盗,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殊死一搏,这样也许还能拼出一条路,坐以待毙只会全灭在这里。

    所有人都听从老人家的指令,纷纷拿出自己的兵器,围成一圈,紧紧地盯着马上就要来到面前的沙盗。

    虽然害怕,可是就和老人家说的那样,沙盗没有一个善良之辈,与其被沙盗抢劫一空之后血染沙土,不如殊死搏斗,拉个沙盗来垫背。

    “这可真是……”

    看着这伙人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样子,太叔静与太叔云相视一笑,难道他们忘记了昨天晚上是谁猎杀了那些沙蝎吗?

    只见那一只只沙驼在太叔静他们面前停下,一个个沙盗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居高临下,仿佛在看着一群待宰的肥羊。

    “你们这些天杀的沙盗,老朽把话放在这里,想要东西,拿命来换。”

    盯着这些沙盗,老人家最先出声了。

    “哼,就凭你,老家伙,捏死你就跟捏死蚂蚁那么简单,还想让我们拿命来换,简直笑死人了。”

    “哈哈哈,就是……”

    领头的沙盗眼露不屑,一点也没把老人家他们放在眼里,他可是能轻易看出来,这些人里面最厉害的也只有灵脉境。

    要知道,他可是真正的第三境,魂宫境的修道者,一只手就可以碾压他们这些灵脉境和血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