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星辰宫!灭杀!

作品:《我哥是主角

    听了青年的话,不止是太叔云,就连太叔静都不爽了。

    这不是在抹黑全天下的老弟吗?现在就有一对亲兄弟站在他眼前,这青年还敢这么说,简直就是找死。

    “哥,弄死他,这小王八蛋,竟然敢抹黑我们老弟一族,活得不耐烦了,简直就是我们老弟一族的耻辱。”

    太叔静站在小白身边,对着太叔云吼了几声,让人搞不懂他这愤怒是哪来的。

    “噗哧,静,他跟你又不一样,不用在意。”

    没想到,太叔静竟然会对这种事反应那么激烈,连老弟一族都出来了,逗得小白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额……”

    听了自家小弟的话,太叔云脸皮都抖了抖,好好的氛围都给破坏了,还蹦出来一个老弟一族,小弟这是对老弟这个身份有多么热爱,太叔云搞不懂。

    看着眼前涕泗横流的青年,他这是杀呢?还是杀呢?还是杀呢?

    “少侠饶命啊,如果我死了,我大哥一定会报仇的,星辰宫的大长老是我大哥的师尊,是一位七转圣人,所以,只要少侠饶我一命,我一定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青年听见太叔静的声音,吓得魂都要飞起来了,他这次出来,就只跟着两位二转圣人,什么保命的东西都没带,死了就真的死了。

    “申屠行小少爷是吧,就算你大哥申屠绝的师尊是七转圣人,也吓不到我,日后我自会往星辰宫走上一遭,送你们两兄弟团圆。”

    说完,在申屠行惊骇的目光之中,太叔云冷酷地一掌拍下,申屠行的身体从头顶开始寸寸碎裂,像是石像一样变成飞灰。

    申屠行的身体消散之后,也留下了一个不大的光源,那是他的丹田小世界,虽然尚且稚嫩,也能看出来,用了不少好东西在里面。

    将这个小世界收起,太叔云眼露不屑之色,胆小怕死,连亲兄长都可以出卖的人,实在天理难容。

    轻轻一吓,这申屠行就把什么都给交代了个干净,连申屠家族传承了几代,家里还有几个老祖宗活着,分别叫什么名字,都一字不落地吐了出来,让太叔云鄙视到了极点。

    “哥,这个老弟,你杀的还爽吗?”

    冷不丁的,太叔静的声音从太叔云身后响起,太叔云眼皮一跳,怎么听出来一种诡异的幽怨,他做错什么了?

    回过头来,看着自家小弟,太叔云看着他脸上灿烂的笑容,尤其是那双眯眯眼,不明白太叔静哪里不爽。

    “小静,你也别想太多,他这样的人,哪有什么兄弟手足之情,你不要把我们代入进去,徒增烦恼。”

    语重心长地看着太叔静,太叔云说了一声。

    “好啦好啦,这种老弟一族的败类,死了活该。”

    摆摆手,太叔静无所谓地说道,他才懒得管其他人之间的兄弟之情怎么样,反正与他们两兄弟不一样。

    “小静,你真是……”

    对于太叔静还执着于所谓的老弟一族,太叔云无奈了,天下间亲兄弟万万,兄弟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兄弟阋墙之事也不是没有,哪里有心思去在意这些。

    “静,大哥说得对,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

    小白从太叔静身后抱住了他,双手交叉在他身前,下巴靠在他肩上,侧脸贴在一起,看起来亲近极了。

    “我知道,小白,你竟然趁着这样的机会,来吃我豆腐,这样真的好吗?”

    感受着身后的温软,太叔静眼角一抖一抖,以为糖衣炮弹就能转移他的注意力吗?这么明显的动作,他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噗哧,我还偏偏就吃定了,怎么样?”

    没想到这一次太叔静竟然没有表现出害羞的模样,小白大感意外,决定再试探一番,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心里稳得一批。

    说着,小白脚尖一点,直接蹿到了太叔静的后背上,修长的双腿环在太叔静腰间,看起来就像是太叔静背了一个大号的女娃娃。

    “哎呦我去,你还真敢这样,胆肥了,不怕我把你甩出去?”

    感受着身上压根就没有多少的重量,太叔静诧异了,原来小白是这么轻来着,以前一直都没发现,只是感觉她应该不轻才对。

    “你甩我出去,我就哭给你看。”

    小白双手环在太叔静胸前,在他耳边娇哼了一声。

    “还敢威胁我,行,你这招还真管用。”

    顿了顿,太叔静倒也没有真的要把小白甩出去,反而用双手托住了她的双腿,把她背在了背上。

    感受着太叔静的动作,小白高兴地笑了,她知道太叔静只是喜欢耍耍嘴皮子而已,实际上还是对她很温柔的。

    “咳咳,小静,为兄是不是该离远点?”

    突然,在一边吃了一嘴狗粮的太叔云咳嗽了两声,他已经饱了。

    “走哪去?以前你和曦月姐两个人在一块你侬我侬的时候,我还不是在旁边给你们当点灯嘛,有什么好在意的。”

    瞥了自家老哥一眼,太叔静撇了撇嘴。

    “额…”

    这次太叔云脸上终于浮现尴尬之色,以前他哪里知道会是这样,不然他就不会硬要带着太叔静了,现在想想,真是难为他了。

    “哥,别愣着了,赶紧把那老头的圣界取下来,然后给他埋了。”

    看着太叔云那尴尬的模样,太叔静示意了一声。

    “嗯。”

    太叔云脸上的尴尬之色尽去,然后将那位老圣人体内的圣界取了出来,随后也学着太叔静,将其尸首葬在了下方的山林之中。

    虽然是敌手,那好歹也是一位圣人,太叔云今日手染圣人血,精气神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华,这就是战斗带来的好处。

    太叔云觉得,自己也要找个时间将星云钟再铸炼一遍,把手中的材料融入进去,这一次星云钟也染了圣人血,当中的兵魂得到了滋养,灵性更足了。

    “走吧。”

    做完这一切,太叔云朝太叔静点了点头,这里离家族已经不远了,继续朝云梦山脉另一边走一段路,就到家了。

    背着小白,太叔静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与太叔云一齐离开了那里。

    一路上,太叔云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家小弟,没想到太叔静会对小白做出这么亲近的行为,以前可是从来都不会,甚至连牵个手都几乎没有,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