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三生拳!圣陨!

作品:《我哥是主角

    小鼎周围,虚空龟裂开来,仿佛是承受不住小鼎觉醒的威能,太叔静持着小鼎,对着眼前的岁月长河,不,应该说是岁月小溪,猛地砸了下去。

    铛!

    “啊……”

    势如破竹般,太叔静的小鼎直接把老圣人的岁月小溪砸没了,只见老圣人手中的法则长剑寸寸断裂,重新变成了两条法则。

    而太叔静的小鼎,也直接砸在了老圣人的脑袋上,把老圣人砸飞了,半空之中还洒落丝丝晶莹的鲜血,或者说圣人血。

    这丝丝的圣人血洒落长空,直接洞穿了空间,流入虚空深处,掉落虚空深处的深渊里。

    这就是圣人血的可怕之处,连空间都承受不住,如果滴落大地,这样的一滴圣人血,足以熔化一座大山,水泽也会在顷刻间蒸发殆尽。

    若是溅射到普通的修道者身上,当场炸开,必死无疑。

    看着小鼎鼎身之上晶莹透着红霞的圣人血,太叔静咧着嘴笑了,让你托大,砸不死你。

    嗡嗡!

    小鼎当中的兵魂在兴奋,只见鼎身上有一丝紫光浮现,然后把其上沾染的圣人血给吞噬了,一点事也没有。

    “你也很兴奋,很好,今天让你喝饱。”

    感受到了小鼎的兴奋,太叔静大笑一声,看向远处止住身形的老圣人,眼中泛起杀戮的光芒,既然为敌,便只分生死。

    远处的老圣人,只见他额角被打破,晶莹的圣人血流出,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长袍之上,透着几分狼狈。

    老圣人看着自己胸襟上的红色,有些难以置信,他已经多久都没受过伤了,这次竟然被人在额头上开了一个口子。

    而那个伤到他的人,只是一位少年而已。

    谭老看着太叔静那年轻的过分的脸庞,不禁有种悔意浮现在心间,惹上这样的绝世天骄,不说他身后的二公子,必死无疑,还有那位大公子,即便是身怀神体,也难以比肩。

    惹到这样的不世大敌,谭老为自家的大公子感到悲哀。

    “老头,没时间给你伤情了,你三招已过,我也有一招,你接着试试看,没死的话,我还是会用鼎砸死你,死了的话,那正好,省了我的功夫。”

    一步一步朝老圣人走去,太叔静笑眯眯地看着他,说着漫不经心的话,却充斥着凌然的杀意,让这片虚空都冷了几分,迈过了秋天的萧瑟,步入冬天的严寒。

    老圣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太叔静,他知道太叔静并没有说假话,对于惹上门来的敌人,太叔静绝对不会放过,这就是太叔静给他的感觉。

    “原来是我们唤醒了死神。”

    轻声呢喃了一句,老圣人翻手间握住一柄古朴的长剑,那是陪伴他修炼至今的兵器,从普通的灵兵到现在的圣人兵器,他已经记不清过去了多久。

    “老头,接好了,轮回,三生拳。”

    话音落下,太叔静右手持着小鼎,左手握成拳,拳锋之上绽放轮回之光,隐约间,一条长河浮现虚空,那是黄泉。

    黄泉河畔,一颗不算很高大的石头伫立,如同一道人影在眺望黄泉河岸的另一边,其上有三生两个古字闪烁微光。

    朦胧的异象随着太叔静一拳击出,如同真实的存在,随着那一道朦胧的拳光,汇聚成了一道洪流,朝着老圣人奔涌而去。

    “水木天地。”

    面对太叔静的攻伐,老圣人汗毛倒竖,他双眸顿时绽放神光,须发无风自动,全身的气势在顷刻间攀升到了极点。

    对着那道拳光,老圣人一剑斩出,朴实无华,没有异象的衬托,只有凌厉到了极致的一剑,水木法则交融在一起,一点光源从剑锋上绽放,竟然诞生出了一个虚幻的小天地。

    轮回的拳光与这个虚幻的小天地碰撞在一起,僵持了三息的时间。

    咔嚓!

    只见老圣人手中的圣兵长剑炸裂开来,朦胧的拳光带着一条黄泉河水,三生石沉浮在那道拳光之中,直接穿透了老圣人的眉心。

    “唉。”

    随着一声苍老的叹息,老圣人眼中的光芒渐渐消散,他看着近在眼前的少年,如同看到了一位至强冉冉升起。

    老圣人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神庭处的真灵已经被击穿,正在化作灵光消散于天地间,那轮回的气息,让老圣人回想起了从前,一个温婉的女子,在篱笆墙的另一边,对着他笑。

    “无憾。”

    随着老圣人说出人生当中最后的两个字,脸上竟浮现了满足的笑容,缓缓地倒了下去,生机在瞬息之间全部流失。

    看着沉浮在虚空之中的老圣人的尸体,太叔静沉默了片刻,也许这老头在最后,看到了对他来说真正珍贵的东西吧。

    “看来,没办法让你喝饱了,不过,去喝一口还是可以的。”

    看着这老头的尸体,太叔静没有鞭尸的爱好,将手中的小鼎抛了出去,小鼎贴着老圣人的额角,把流出来的圣人血都席卷一空,还使劲吸了两大口老头体内的圣人血,看得太叔静眼角直抽。

    这小鼎的兵魂如果蜕变成了人形,怕是一个小胖子,有些吃货的潜质,太叔静伸手召回小鼎,他怕再让小鼎待在那里,真的会忍不住把老头的血吸干。

    嗡嗡!

    小鼎颤鸣了两声,透着高兴的情绪,既然是作为兵器而存在,历经杀伐,饮尽敌人鲜血才是让它进化最快的方法。

    “以后你化形的时候,我非得把你变成一个小胖子。”

    看着手中的小鼎,太叔静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可是小鼎当中的兵魂却并不能理解他所说的胖子是什么意思。

    一场圣人战就这么结束了,让远处从头看到尾的青年浑身冰凉,他至始至终都没想过谭老会输,那可是一位二转圣人啊,竟然输给了一个第七境。

    要是传出去,没人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又不是帝子出世,争锋天下,普通的天骄人杰哪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青年死死地盯着太叔静,眼中一片血红,原先以为一只手就能捏死的小子,反过来镇杀了一位圣人,他心神都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