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水木法则!岁月之力!

作品:《我哥是主角

    天地在震动,空间在破碎。

    四道身影在天空交战,法则之力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让不远处观战的青年看得目瞪口呆,不禁怀疑,现在的第七境都这么强了吗?

    “不可能,谭老与胡老他们一定是在放水,不然以两个第七境,怎么可能和圣人打,那可是差了一个大境界啊,一定是这样的。”

    青年看着两处势均力敌的战场,自言自语地说着,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就算是他那所谓的大哥,都无法依仗自身实力与圣人一战,除非是靠着手中的一件真正的圣兵,才能堪堪与圣人交手,否则,根本就撑不过三十招。

    可是,在眼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青年的认知,如果不是确定太叔静二人是本地的土著,也是他们此次的任务目标,他铁定会认为这两兄弟是哪家的帝子,除此之外,他根本想不到其他的选项。

    天穹之上。

    “老头,给力点,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不然,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一鼎一剑一触即分,太叔静看着眼前的老圣人,冷冷地笑了,试探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厮杀。

    如果这位老圣人只是仅此而已的话,太叔静已经可以预见他的死亡了。

    “好,小友真乃绝世人杰,那就请小友来品鉴一下老夫的剑法吧,第一剑,水木青天。”

    说着,老圣人抬剑缓缓刺出,一抹流光从剑尖绽放,水木法则交缠融合,刹那间,从其中生出了无数的擎天巨木,朝着太叔静贯穿了过去。

    鲜活的巨木森林凭空生成,瞬息就席卷了这方天穹,形成了一个囚笼将太叔静困住,然后无数的木剑从当中凝聚,对着中央的太叔静,发出了激烈的剑鸣声。

    上千的木剑宛若青色的神铁铸就,泛着金属的光泽,朝着太叔静洞穿而去。

    “好一个水木青天,这就是你的青天吗?不过,太过狭窄。”

    淡笑一声,太叔静看着即将临身的上千木剑,这是由水木法则融合出来的剑,可比单一的法则之剑要厉害多了。

    脚尖在虚空一点,太叔静身上的法则之兵随风荡漾,一道阴阳生死图从他脚下绽放,徐徐放大,将所有的木剑都全部击飞,随后更是将这一处青天撑破。

    看着太叔静周身旋转的阴阳生死图,老圣人凝眉,没想到他的第一招这么快就被破了,眼前的少年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必须把他当成一位和自己一样的圣人。

    “小友果然厉害,第二剑,水木无量。”

    老圣人言语间,手中的长剑再次挥起,剑锋之上锋芒嘶鸣,刹那间,无数的剑影浮现在老圣人的身侧,细数之下,一共有十万八千剑。

    漫天的剑影,剑尖直指远处的太叔静,如同一方剑界,杀意弥漫,形成了洪流朝太叔静冲击而去。

    “老头,你有十万八千剑,那我亦有十万八千箭。”

    说话间,太叔静伸手虚握,一条法则出现在他手中,箭势激荡,与他体内的箭心共鸣,一柄长弓出现在他手中。

    太叔静拉出一根弓弦,一支水晶长箭骤然浮现,随后,伴随着一声惊天的箭鸣声,无数的箭影浮现在太叔静身后,箭尖直指那老圣人。

    十万八千剑对十万八千箭,太叔静这一招无疑是在模仿对面,像是在嘲讽,在这样的境界对决之中,这样的招数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

    “好胆……那就让老夫来试试,你能模仿出几分威能。”

    谭老终于动怒了,他哪里看不出太叔静举动之中的嘲讽之意,他苦心钻研的大术,又岂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孱弱的。

    “废话,杀!”

    沉喝一声,太叔静松开弓弦,一只水晶长箭轰然射出,同时,在他身后的十万八千箭一齐疾射而出,杀意凌然。

    “杀!”

    谭老亦是大喝一声,身后的十万八千剑影齐齐射出,与太叔静的长箭撞了上去,像是星球大战一般,顿时产生了无数的炸裂声。

    无数炸裂产生的火光照耀了整片天穹,如同是陨石雨的前奏。

    箭道与水木之道的碰撞,而这些剑影之中,没有剑道真正的锋芒和杀伐之气,只有杀意夹杂在其中,说明这位老圣人并没有凝聚剑道法则。

    万千的碰撞之中,只见老圣人的剑影被太叔静的长箭击碎,直接穿过空间,直奔那位老圣人,法则之力之上绽放着无双的锋芒,连空间都划出了一道白痕。

    “什么!”

    老圣人惊怒,没想到自己的剑影竟然抵不过太叔静的长箭,难怪太叔静会如此明显地嘲讽于他。

    “水木年华。”

    老圣人脸上再无丝毫的淡定之色,露出了情绪,那是愤怒和震惊,他大喝一声,手中的法则长剑绽放盛大的光芒。

    这样的光芒,将天地都换了颜色,朦胧之中,似乎有一条长河从老圣人的长剑之上浮现而出,横亘在老圣人的面前,将那些飞射而来的水晶长箭定在长河之中,渐渐消融。

    “这是…岁月之力。”

    太叔静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竟然从水木法则当中领悟出了一丝岁月之力,虽然只是一丝,也足够惊人了。

    岁月之力,也是属于时间大道的分支,拥有部分时间之力的威能,如同方才那般,直接消磨了他的箭道之力。

    “老头,不错的岁月之力,不过,还差得远。”

    轻笑一声,然后太叔静脸上的笑很快就消失了,手中的长弓消散,太叔静翻手间,取出了那尊淡紫色的小鼎,踩着天神步眨眼来到老圣人面前。

    “看我破了你这孱弱的岁月之力。”

    脸上涌起狂放的笑容,太叔静的双眸之中绽放白金色的光芒,盯着老圣人,如同看着眼前待宰的的猎物,眼中再无其他。

    这样的眼神,让谭老心中涌起莫名的惧怕,难道真如太叔静所说,他有办法破了自己的岁月之力,这可是他悟道千载才领悟而出的杀招,连四转圣人都破不开啊。

    “今日让你见血。”

    低语一声,太叔静手持这尊小鼎,半人高的鼎身高举过头,小鼎之上响起嗡鸣声,那是当中的兵魂在发出兴奋的回应。

    淡紫色小鼎之上,有朦胧的光芒浮现,那是铭刻在其上的法则在苏醒,还有材料之中的奥义也开始被激发了出来,至高的气息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