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真巧!猎圣!来战!

作品:《我哥是主角

    听了青年的回答之后,顿时出现一片沉默。

    “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哥,这人是来杀你的,还在你面前说了这么多,他肯定没想到自己要找的人就在站在面前,太好笑了,让我先笑一会再说,哈哈哈哈……”

    响亮的笑声传遍天际,太叔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噗哧,”小白捂着嘴笑了,她把事情捋清楚了,原来眼前的三人是来杀太叔云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的,真的是太巧了。

    看着自家小弟和小白,太叔云脸皮一抖,有种无语的感觉,他还以为这件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这倒好,冲着他来的。

    注视着眼前捧腹大笑的太叔静,青年脸色阴沉,他们也知道了,原来他们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两位老圣人倒是觉得有些迷惑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大笑,明知道他们两位圣人就出现在这里,还不赶紧逃命,虽然他们也不会让太叔静兄弟两逃走就是了。

    “看来老天都在成全我大哥,小子,要怪就怪清月师妹吧,谁让她还对你念念不忘,你必须死。”

    青年脸上涌出狠辣的笑意,没想到直接遇到这次任务的目标,看来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哎呦,你这个公子哥还挺狂的啊,一个第六境,我一口水就能淹死你。”

    停下笑,太叔静不屑地看着那青年。

    “你…哼,小子,你就牙尖嘴利吧,我会好好看着你们怎么死的。”

    青年脸色陡然一变,没想到直接被一个土著给看不起了,虽说这也是事实,但是太叔静一定会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的,他可是有两位圣人站在身后。

    “圣人很了不起吗?我看这两个老头,连三转都没有吧,还是说,你以为我们只是第七境就把心放肚子里了,老头,以你们的见识,来猜猜我们为什么没有逃走吧。”

    说着,太叔静脸上露出了轻狂的笑,盯着这两个老圣人,眼中透着盯上猎物的光芒。

    两位老圣人皱眉,确实如太叔静所说,他们也十分奇怪,太叔静他们明白了事情怎么回事,竟然还没有逃走。

    如果是换做两位老圣人,绝对会在暴露自己的身份之前,就借机离开,走得越远越好,面对不可能战胜的敌人,乃是上计。

    而太叔静三人明知道他们是来杀他们的,不仅自爆身份,还一直停留在原地,难道他们有什么依仗不成。

    “小友,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依仗,今日都走不了。”

    谭老对着太叔静摇了摇头,即便太叔静在这个年纪就修炼到了第七境,天资绝世,或许还要超越他们的大公子,只是,今日过后,一切成空。

    “老头,我说过,圣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依仗?你以为我们有什么依仗,不过,我可以确定一件事,今日是个染圣人血的好天气,你们觉得呢?”

    说着,太叔静几乎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面对真正的圣人,他心中的战意汹涌而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大战一场了。

    “小白,为我们兄弟二人掠阵,小静说的不错,今日是个染圣人血的好天气。”

    朝小白点了点头,太叔云迈步而出,出现在太叔静身侧,两人眼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是要准备猎圣。

    “你们……好胆,敢对圣人不敬,区区两个第七境,妄想染圣人血,简直是痴人说梦,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

    惊怒地看着太叔静与太叔云,青年可是被两人大胆的言论给吓得不轻,就算是在大陆中心,那些势力天骄,也没有哪个在第七境就敢这么说话。

    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帝皇子嗣不成,在第七境就敢扬言染圣人血,就是他大哥,也不敢这么说。

    “你给我滚一边去,人模狗样,吹口气都能碾死。”

    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太叔静冰冷的眼神让青年如坠冰窖,不带有丝毫的感情,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老头,今日陨落在此的,绝对不是我兄弟二人,要怪就怪你们跟错了人吧。”

    淡淡地说了一句,太叔静一步迈出,虚空涌动,一条条晶莹的法则自太叔静的面前凝结而出,如同柔软的丝带一般围绕着太叔静。

    太叔云也同样迈出一步,同样有一条条法则凝结出来,围绕在他身边,如同神环一般。

    “这么多的法则,怎么可能!”

    青年退到两位老圣人的身后,看着太叔静与太叔云周身围绕的法则,惊叫出声,他当然明白这是法则,可他还是第一次见过数量如此多的法则,竟然出自一人,就连他的大哥都未能做到。

    “小友天资果然出众,只是,圣人不可轻侮。”

    见到两兄弟周身沉浮的法则,两位老圣人也有些被震惊到了,他们见过不少天骄人杰,但也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人就凝结了如此多的法则,这悟性未免太过可怕。

    而且,两兄弟都不足双十之龄,如此一来,这样的天赋加上悟性,在大陆中心的年轻一辈之中,也算得上是最巅峰的那一部分。

    说着,两位老圣人眼中绽放神光,虚空一阵波动,同样有数条法则在身前凝结,一人两条。

    紧接着,两位老圣人伸手虚握,法则在手中凝聚,一口长剑与一口长枪出现在两位老圣人手中。

    法则之力搅动虚空,两位老圣人战在虚空之中,使得这方天穹都成为了一处绝域。

    “水木法则,金水法则,老头,看来你们也深谙相生相克之道,那便来比比吧。”

    一眼洞穿两位老圣人的法则,太叔静洒然一笑,迈出三步,三步之后,法则成兵,一件道袍披身,一口四足方鼎悬于身前。

    与此同时,太叔云战甲临身,一座小钟沉浮于他掌中,时空之道将这片虚空都隔绝了开来。

    “老头,谁来?”

    说着,太叔静手持这方四足鼎,朝着两位老圣人迈步而出。

    “小友,来战。”

    谭老手持一口长剑,其上流转水木法则之力,却绽放着逼人的杀戮之气,锋芒无俦。

    “老头,挺住了。”

    轻笑一声,太叔静抬起手中的小鼎,朝着老头毫不客气地砸了下去,一点也没有他平时所说的尊老爱幼的意思。

    当!

    太叔云与谭老已经战在了一起,法则碰撞的声音如同金铁交击,震裂这天穹之上的空间,两人之间的战斗,一点也不像是第七境和圣人在战斗,而像是两位真正的圣人在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