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玄奥!法则之上!

作品:《我哥是主角

    此时,在黑暗死地。

    中心处有一方大阵笼罩,当中有三道人影浮现,呈三角之势围绕在一具黑金色的尸骨面前,闭目参悟着其上的秘密。

    从尸骨上,不断有新的黑暗雾霭涌现,却全部都被大阵吸纳,当中的混沌之力将这些黑暗雾霭全部吞噬。

    参悟了这具尸骨半个月的时间,太叔静已经渐渐明悟,为何这具尸骨当中的黑暗如此可怕,甚至是在死后依然可以影响天地之间,形成一方死地。

    这是因为,这尸骨的主人已经超越了圣人境,掌控的不是法则之力,而是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展现的就是大道的本质,法则之力充其量只能展现大道的部分威能,而本源之力则是将大道的奥义呈现出来,有着改天换地的威力。

    就像这具尸骨一样,当中的黑暗本源之力一直依附于尸骨之上,甚至可以影响到天地万物,改变一方地域的环境。

    亦是如同之前的毁灭千雷劫,当中亦蕴含着一部分毁灭之道的本源奥义在其中,所以才会给太叔静造成重大的创伤,普通的法则之力无法抵挡,这是在本质上的差距。

    叮!

    从太叔静的身上,一条乳白色的法则浮现,透着朦胧的光,轮回的气息在其中绽放,一眼就可以让人沉沦。

    紧接着,在这条法则之上,一股莫名的气息骤然浮现,慢慢壮大,然后只见一朵乳白色的花朵从这条法则之上悄然绽放,花开无叶,蕴含着彼世的气味。

    这是彼岸花,传说中开放在彼岸黄泉河畔的一种花,以黄泉为养分,花开之处,黄泉彼岸奈何桥,万千生魂叹奈何!

    这就是太叔静感悟而出的一种轮回奥义,引渡世间一切生魂。

    还没完,那朵彼岸花随后化作灵光飞散,而后从新凝聚出一方山石,山石之上浮现两个玄奥的字眼,三生。

    三生石,分别是前生、今生和来生,代表着过去、现在和将来。

    很快,这块三生石就散了,化作了灵光,重新凝聚出了六口颜色各异的漩涡,当中透着乳白色的光芒,仿佛是连接着异世界的入口。

    这是太叔静的轮回六道,随着他对于轮回有了更深的感悟,六道终于慢慢具备了最初的雏形。

    不止是太叔静,还有太叔云和小白,都借着参悟这黑暗之道的本质,生出了对自身之道更深层次的感悟。

    只见太叔云与小白的身上,都有一条条晶莹的法则在沉浮,玄奥的气息从法则之上迸发出来,光芒笼罩,宝相庄严,与那具尸骨之上的黑暗气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三个时辰之后。

    太叔静最先苏醒过来,身上的法则隐去,他缓缓呼出一口气,眼中神采灿然。

    从这尸骨之中,他果然悟出了门道,如今,他已经明白了,在法则之上,便是大道的本质,也就是本源。

    神体有着神体本源,而天地大道也有着大道本源,那是立于法则之上的存在,从法则之中蜕变而出。

    只要太叔静从法则之中感悟出当中所蕴含的所有玄奥,便可以觉醒出本源之力。

    觉醒出本源之力,便是超越圣人境的存在,这个境界,叫做道源境。

    道源境的修道者,在大陆上,更多人还是把他们称作王,再加上他们的道号,便是某某王,这个境界的修道者,乃是一方霸主,足以建立一个圣地,万年不衰。

    “法则之上,是为本源。”

    看着眼前这具黑金色的尸骨,太叔静知道,这名强者生前以本源之力洗礼自身,本源入骨,才铸就了这不朽不坏的道骨。

    当中的黑暗本源不灭,经年许久,改变了一方天地。

    这半个月来的领悟,让太叔静对于圣人境九转也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圣人境九转九次蜕变,想必蜕变的不止是法则之体,还有法则本身吧。

    法则之中蕴藏玄奥,只有明悟其中的玄奥,才能进一步觉醒出本源,否则即便是完成九转,如果未能觉醒出本源,终究是到头了。

    “道路明确,便来试试看,明悟了奥义的法则,能将自身蜕变到何种程度。”

    低语一声之后,太叔静见太叔云与小白都依然沉浸在悟道之中,也重新闭上双眸,开始践行自己的猜想。

    下一刻,在太叔静的周身,一条条法则涌现,明悟了些许奥义的法则,与此前有些不一样,法则出现的瞬间,竟然有了一种同化天地的趋势。

    就如同那些黑暗雾霭一般,开始对天地产生影响,不过,太叔静的法则还没有那么明显,只是有了一种趋势。

    随后,在太叔静的控制下,那一条条法则朝着他的身体融了进去,就如同蜕变出法则之体那般,再一次接受法则的洗礼。

    “嗯哼。”

    明悟了玄奥的法则洗礼太叔静全身的时候,他发出了一声闷哼,血肉被冲刷的疼痛比之前还要大上很多倍,尤其是骨头上,好像用尖刀使劲切割一样。

    不止是体魄,还有他眉心神庭之中的真灵,同样在经历法则的洗礼,真灵感觉到的疼痛可是还会被放大很多的。

    一条条法则冲刷而过,太叔静皱眉,强忍着剧痛,他想在圣人境是九次蜕变,估计就是这样的感觉,每一次都在疼痛之中度过。

    而每一次疼痛过后,体魄与真灵都要更进一步,

    这样的一次法则洗礼,足足用了一个时辰。

    “呼。”

    洗礼完毕之后,太叔静睁开了眼睛,脸上都冒出了点滴的冷汗,那痛不欲生的感觉,真是让他欲生欲死,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操之过急了,还未达到继续用法则洗礼的要求,强行用蜕变了一丝的法则给自己洗礼。

    “静,你做了什么?感觉很痛的样子。”

    这时候,小白与太叔云早就醒过来了,他们看到太叔静双目紧闭,皱眉的样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他醒了,才出声询问。

    “啊哈哈,没事呀,我什么都没有做,哪有什么痛。”

    挠挠头,太叔静起身,准备装傻,要是被太叔云和小白知道自己这么冒险,估计就要拉着他进行一顿心理教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