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重铸!一鼎一镜!

作品:《我哥是主角

    死地之中,经历了雷劫之后,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被毁灭神矛覆盖的两个圆形区域,当中的黑暗雾霭已经被清理一空,在黑暗死地的外面虽然看不到,但在死地之中的太叔静他们还是清晰可见的。

    毁灭的气息还依旧残留在这片区域,所以没有黑暗雾霭从其他地方蔓延过来,如果这里的毁灭气息消散了,那些黑暗雾霭就会很快把这里覆盖掉。

    不过,一时半会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所以太叔静他们很放心地在里面开始铸炼起了自己的成道之器。

    虚空之中,两道气血凝聚的炉鼎悬浮,每一个炉鼎都足足有十丈大小,当中有霸道的血焰升腾,白金色与银白色闪烁,在血焰的灼烧之下,虚空都扭曲了起来。

    炉鼎前,太叔静与小白脚踏虚空,将各自的材料投入炉鼎之中,以血焰之力融化这些材料。

    到了第七境,塑造完法则之体,即便只是气血之力燃烧出来的血焰,也充斥着强大的法则之力,足以熔断神铁。

    白金色的气血炉鼎之中,太叔静将那断裂成三节的星辰弓投了进去,然后再加上一枚混沌源晶,一缕后天紫气根源,一缕玄黄母气。

    星辰弓原本就是由星辰铁铸成,之后再加入了阴阳神石,这一次铸造的兵器,可谓是用上了天地间顶级的材料。

    在血焰的灼烧之下,三节星辰弓的碎片开始融化,萃取除了两团金石液,一团闪烁星光,一团黑白相间,充斥着阴阳二气。

    紧接着,那枚混沌源晶也开始融化成一团灰紫色的晶石液,只剩下两缕晶莹的天地之气还没有任何的变化。

    “聚!”

    随着太叔静一声低喝,神念之力绽放,操控着那三团晶石液汇聚在一起,只是,明显出现了排斥的现象。

    “去。”

    这排斥的一幕并没有出乎太叔静的预料,大道之间尚且有斥性,更别说这些炼器材料了,想要融合在一起也不是易事。

    所以,接下来,太叔静将那缕后天紫气根源缓缓融入了进去,成为了当中的融合剂,把这些材料聚拢在了一块。

    这后天紫气根源有着很大的包容性,只见那些晶石液很快就完全融合在了一块,不分彼此。

    最后,那缕橙黄色的玄黄母气也朝着当中融入了进去,没有丝毫的排斥,全部在后天紫气根源的作用下,缓缓融为了一体。

    “凝!”

    白金色的血焰燃烧地更加剧烈了,太叔静操控着这团最后变成了淡紫色的晶石液,开始凝聚出形体,朝着一尊四足方鼎变化。

    这尊四足鼎很快就成型了,然后在鼎身上开始浮现纹路,那是道兵才会自主凝聚出来的天地道纹,说明这尊鼎诞生之初就成为了道兵。

    紧接着,太叔静心念一动,一条条晶莹的法则从虚空之中浮现,朝着这尊鼎缠绕而上,如同烙印一般印在了鼎身上。

    嗡!

    法则的洗礼让这尊鼎生出了更奇妙的变化,淡紫色晶莹的鼎声开始削去了荧光,再也没有半点晶莹之色,如同紫铜一般普通,没有绽放出半点神光。

    神物自晦,虽然还没有孕育出兵魂,但也初步具有了通灵之象,堪称神兵雏形。

    “最后一步。”

    看着那尊淡紫色小鼎,太叔静伸手取出一团白色的灵光,那是原先星辰弓的兵魂,被他蕴养出了很大的灵性。

    将这团灵光投入了气血炉鼎之中,很快就和那尊淡紫色小鼎合二为一,消失在了鼎身之中。

    嗡嗡!

    兵魂与重新铸造的小鼎很快就契合在了一起,没有半点排斥,因为星辰弓就完全融入了这尊小鼎之中。

    在后天紫气根源铸造的鼎中,原先受到损伤的兵魂很快就得到了修复,蜕变出了更加强大的灵性,堪比一次脱胎换骨。

    至此,这尊淡紫色的小鼎算是铸炼完成,太叔静的第二任兵器就此诞生。

    散去白金色的气血炉鼎,只留下一尊淡紫色的小鼎悬浮在半空之中,鼎身呈四方形,足足有半人高,道纹自生,经历法则之力的洗礼之后,更上一重天。

    这尊鼎,在品质上来说,要比原先的星辰弓好上很多倍,甚至在等级上也丝毫没有落下,成为了一件真正的法则之器。

    轰隆隆!

    即便这尊鼎在太叔静的手中一件完成了铸造,但一出世便是道兵的品质,那就还需要被老天认同,否则,这就只是一件伪道兵。

    乌黑的漩涡很快就在小鼎上空成型,不过三十丈大小的雷霆漩涡凝聚,当中有紫金色的雷霆涌动,明显是要针对这刚出世的小鼎。

    与此同时。

    在太叔静不远的地方,同样也有一个同样大小的雷霆漩涡凝聚,紫金色闪电在闪烁,正对着下方一口通体银紫色的镜子。

    这面银紫色的镜子,就是小白铸造出来的法则之器了,也是她将来的成道之器。

    太叔静缓缓退开,离开这天劫笼罩的范围,让这尊小鼎独自接受天地雷劫的洗礼,在这之后,这尊小鼎就会成为一件强大的法则之器,同样也是他未来的成道之器。

    “小白,你铸造出来的镜子很漂亮。”

    看着身边的小白,太叔静笑着说了一句。

    “嗯,”小白闻言一笑,对于自己的兵器,她也是用上了十二分的精力,断空银铁加上混沌源晶,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天雷紫金,再融合进了一缕后天紫气根源和一缕玄黄母气。

    可以说,这面镜子丝毫不比太叔静的小鼎弱上半分,所用的材料全部都是最契合小白自身大道的材料,比这尊小鼎和太叔云的星云钟还要更甚。

    轰!

    紫金色的天雷终于落下,分别朝着那淡紫色小鼎和银紫色的镜子砸了下去,如同神矛一般,径直轰在了小鼎与那面镜子身上。

    太叔静的小鼎和小白的镜子,都溅起了火花,在紫金色天雷的轰击之下,完成最后的塑造,只有经历这这天地雷霆的打磨,才算彻底成型。

    一道又一道天雷落下,不停地轰击着小鼎和镜子,只见这尊小鼎和镜子在这天雷的淬炼之下,开始诞生出一种神韵,大道的真意在其上流转,材料当中蕴藏的种种奥义也被激发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太叔静与小白都露出了笑容,要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