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四轮!半个时辰!

作品:《我哥是主角

    丹师大比的会场上。

    已经进入了第三轮,剩下的那十来名丹师包括太叔云,都正在炼制三纹丹药暴灵丹。

    随着时间慢慢用尽,已经有几名丹师满头大汗,开始有些手忙脚乱,因为他们还没有成丹,时间已经不够了,眼看那柱香已经快要燃尽。

    当!

    随着锣鼓声响起,时间到了,那几名正在成丹的紧要关头的丹师,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就差一点点时间。

    最后,只剩下了三人。

    一人是太叔云,一人是黑月堡的丹师,另一人就是风月楼的一位女子。

    看着这剩下来的三人,一位少年,一位青年,还有一位女子,主持者傅元丹师还是有些惊讶的,上一次丹师大比,第三轮就已经结束了,没想到这一次还有第四轮。

    “在进行第四轮之前,给你们三人半个时辰休息。”

    想了想,主持者傅元丹师对太叔云三人说了一声,三轮下来,神念也有所消耗,这第四轮可是要炼制四纹丹药,对神念的消耗还要更大。

    “多谢长老。”

    黑月堡的青年和风月楼的女子都对着傅元丹师躬身一拜,而太叔云只是点了点头,仅此而已。

    “这少年……”

    看着太叔云的动作,场外的很多人都惊讶了,说话的可是傅元丹师,这次丹师大比的主持者,还是一位六纹丹师,身份尊贵,这少年竟然敢不施礼。

    “这少年是何来路?能进入第四轮,至少也是一位三纹丹师,而且他还如此年轻,或许可以拉拢一番。”

    苍王开口了,对于太叔云有些感兴趣。

    “父王对他感兴趣?”一旁的柳烽笑了。

    “怎么?你见过他?”苍王从自己这小儿子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意味。

    “一面之缘。”

    柳烽摇了摇头,苍王见此,也不再说话,一切都要等第四轮的结果出来再说。

    旁观的众多势力当中,也有不少对少年的责难之言,只有黑月堡当中的某人,盯着太叔云的身影,又惊又怒。

    此人正是程铭,那日在聚香楼,他被太叔静把头按进了地板里,足足四天之后才醒过来,那种真灵混沌的感觉,倒想在他还是记忆犹新,太难受了。

    没想到,这一次的丹师大比上,还能再见到他,程铭虽然没看到太叔静的身影,却也肯定太叔静就在这里。

    从那一巴掌当中,程铭就知道了,自己在太叔静他们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什么第五境的高手,还不是一巴掌被人给办挺了。

    要是再遇到太叔静他们,程铭肯定不会再撞上去,他可不想再一次被按进地板里面。

    “铭儿,你怎么了?难道是上次的伤还没好吗?”

    在程铭身边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不,父亲放心,我没事,”程铭深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摇了摇头。

    见到自家儿子并无异样,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上一次程铭被人抬回来,整整昏迷了四天三夜,连丹药都没用,可把他吓了一跳。

    还好程铭最后醒过来了,身上也并无大碍,否则,他这个做父亲的,早就坐不住了。

    “铭儿,上次的事情,你还是想不起来吗?”中年男子问道。

    “对不起父亲,出手之人实力太强,孩儿并未反应过来。”

    程铭生硬地回了一句,他可不想让自己父亲知道,把他打昏迷的人就有一个同伙在会场上炼丹。

    从太叔静出手的情况来看,程铭猜测他至少也是第六境,甚至是第七境,至少他父亲就没办法在一瞬间做到那种事情。

    所以,为了安全着想,还是把这件事翻过去吧,太叔静他们,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听见程铭这么说,中年男子也不再询问,事情的经过他也听说了,就发生在瞬间,让程铭反应不过来,这样的人物,至少也是第六境,甚至是第七境的人物。

    这样的高手,竟然留下了程铭的性命,他作为一名父亲,只感到十分的庆幸。

    场上,主持者傅元丹师倒是有些好奇了。

    来参加这丹师大比的人,绝对不会不知道他丹师公会的能量,也不会不知道他傅元在公会里的身份。

    而太叔云虽是少年,却也看不出半点无知,竟然不对自己行前辈之礼,难道有什么缘故在其中?主持者傅元丹师心想道。

    看着太叔云年轻的脸庞,傅元丹师心有所想,等会进行第四轮炼丹,就会知道太叔云的本事了。

    “哈哈哈,看来小云的举动让很多人都不解啊。”

    端坐在高台上的慕容破大笑一声,其他人不知道太叔云的本事,所以会不理解,但是如果知道太叔云的本事了,估计会惊吓过度吧。

    “修炼之道,达者为先,这丹道亦是如此,小云这么做并无不妥。”

    慕容氏也点点头道。

    “老哥看起来很牛啊,估计那老头心里都不爽了吧,哈哈哈。”

    太叔静坐在场外,看着场中发生的事情,顿时乐了,如果那老头真的不爽,要找茬,那就是把脸伸出去,让太叔云狠狠地抽上几巴掌。

    不过,这老头看起来涵养挺不错的,想来是不会做这么无脑的事情。

    “小静,别乱说话,傅元丹师可是德高望重之人,从来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看小看他人,哪怕是丹师也是这样。”

    慕容静雨连忙止住了太叔静的大嘴巴。

    “哦,看起来还算是个不错的老头了,那就没事了。”

    连慕容静雨都这么说了,太叔静也不得不相信,这傅元丹师心胸大得很。

    “真是的,你就不能管管你的嘴巴吗?别什么都往外说。”

    慕容静雨用手指点了几下太叔静的脑袋。

    “行行行,我会管好自己的嘴巴,行了吧,”自知理亏,太叔静也不会狡辩,认错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慕容静雨满意地点了点头。

    会场上,除了太叔云,那名黑月堡的青年和风月楼的女子,都盘膝坐下来恢复神念,接下来的第四轮,炼制四纹丹药,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因为是有时间限制的。

    太叔云就在一边等着一个时辰过去,压根不需要恢复神念,以他的神念,炼制这二纹三纹的丹药,都没啥消耗,一点消耗很快就会自行恢复,等于是没有消耗。

    就算是没有这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对于太叔云来说也没有丝毫的影响,只不过这并不是由他来决定的事情,只能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