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冤家路窄!一招!

作品:《我哥是主角

    聚香楼。

    “是你们!”

    刚进聚香楼的大门,那名青年带着一众下属,一下就瞧见太叔静三人,尤其是太叔静,顿时惊讶了一声,然后就是面露喜色,终于让他给碰到了。

    太叔静他们看着眼前的青年,感觉有些意外,还真是冤家路窄,这都能撞到一块,看来老天都不想让他活了。

    “这不是那个什么黑牙堡的公子哥嘛,好巧啊,你也来这里吃饭。”

    一见面,太叔静就像是见了熟人一样,打起了招呼。

    “是黑月堡,不是黑牙堡,小子你想死吗?”

    青年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没了,阴沉下来,看着太叔静他们一脸的不善,显然是不会轻易让太叔静三人离开了。

    “哦哦,是黑月堡啊,那你是?”太叔静点点头,然后疑惑地看着他。

    “这是我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少爷,小子,还不赶紧让开。”

    这程铭的身后,一位下属趾高气昂地对着太叔静他们喝道,一副牛气冲天的模样。

    “路是你家的?”太叔静撇撇嘴。

    “小子,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今天正好一并算了。”

    这时候,程铭说话了,语气里带着快意,上次被太叔静嘲讽了一番,被当时所有在风月楼的客人都看见了,还有湘云姑娘也不例外,面子都丢光了。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太叔静他们,怎么可能不先出口气。

    “我去,哥,这人有病,还病的不轻。”

    太叔静不屑地看着程铭,然后看向自家老哥,询问他的意思,打死还是打个半死。

    “小静,为兄刚刚吃饱,不想见血,就打个半死吧。”

    太叔云淡淡道。

    “好嘞,杀猪打狗我最擅长,正好用来活动活动筋骨。”

    说着,太叔静就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一只手已经盖在了程铭的脸上,五指张开,在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时间里。

    嘭!

    只见那什么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直接被太叔静一只手按进了地面的石板当中,整个头都嵌进去了,只留下一个身体在外面。

    嘶!

    看着这惊人的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那可是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年纪轻轻就已经修炼到了第五境的天才,竟然被那小子一只手把头给按进了地板里。

    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快,甚至连那程铭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毫无还手之力,更别说其他人了。

    “你…你…你竟然敢…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程铭身后那些黑月堡的下属,都惊骇地看着太叔静,哆哆嗦嗦都要说不出话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事情。

    对他们来说,一个第五境的大高手,基本上就可以横着走了,更别说这程铭大公子年纪轻轻,迟早有一天都能成为第六境的人物,甚至是第七境也未尝没有机会。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今天在聚香楼直接被人给一巴掌把头按进了地板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第五境的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弱了。

    还是说,是太叔静他们太强了。

    “你们有意见吗?”

    说着,太叔静从石板里面抽出自己的手,带起一堆碎石块,笑眯眯地看着这些臭鱼烂虾一样的下属,直接把他们给吓得后退了几步。

    而那程铭完全没有半点动静,头就这么嵌在了地板之中,身体都没有动弹一下,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

    实际上,太叔静只是一招给他震晕了而已,真灵动荡,浑浑噩噩,估计没有个四五天,是醒不过来了。

    “好了,舒服了,放心吧,他没死,要不是我哥说不想见血,那他的头就该像是西瓜一样,嘭地裂开了。”

    说着,太叔静还故意用手势描述了一下西瓜炸开的景象,直接把那些黑月堡的弟子给吓了个半死,感觉太叔静在说他们一样。

    “哈哈哈,哥,小白,我们走吧。”

    对太叔云和小白招呼一声,三人一起缓缓离开了这聚香楼,留下一个脑袋嵌在地板里的黑月堡大公子程铭,还有一众卖力把他从地板里面拔出来的黑月堡弟子。

    相信这一幕很快就会传开,堂堂的黑月堡大公子程铭,一位第五境的高手,竟然被人一招给把头按进了地板里面,毫无防抗之力。

    而做出这件事的,只是一位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看起来似乎有些恩怨在其中。

    “哎呀,对付这样的小喽啰,实在是不起劲,感觉像是大人欺负小孩子一样,看来还是和圣人打才够劲。”

    离开了聚香楼的太叔静三人,正在朝皇宫走去。

    “那你不也挺乐在其中的嘛,小静。”

    瞥了太叔静一眼,太叔云笑了。

    “那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下次他要是还敢作死,我就佩服他,一定送他上天。”

    太叔静撇撇嘴,不知道这次之后,这个程铭还敢不敢蹦跶到他们面前来,如果还敢的话,太叔静就要佩服死了,五体投地都不足以形容,肯定要送他上天才够意思。

    “天下应该还没那么蠢的人,除非他有什么后台,不过,要是后台不行的话,还非要惹我们,就全部弄死好了,留着也是浪费空气。”

    太叔云说着,神色十分的轻松。

    “行呀哥,枭雄本色,要我说,刚刚就该一巴掌拍死他,一了百了,来一个拍死一个,反正圣人不出,没有谁能威胁到我们。”

    诧异地看了太叔云一眼之后,太叔静更牛逼地说了。

    “我是枭雄的话,你就是魔头了,杀心真重。”

    听了太叔静唯恐天下不乱的话,太叔云眼角一抽。

    “不过,暂时还是不要这么做,丹师大比在即,在云城里面闹出太大的动静,会给外公外婆他们添麻烦,这样的事情,以后出了云国,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顿了顿,太叔云话锋一转,笑着对太叔静说道。

    “果然不愧是老哥,小弟佩服,嘿嘿。”

    听了老哥的话,太叔静眼睛一亮,还真的挺有道理的,主角也终于到了解放天性的时候了,看来跟随老哥一起问鼎巅峰,肯定很有意思。

    “那是自然,听为兄的准没错。”

    太叔云听着小弟的夸赞,更得意了。

    一边的小白,听着两兄弟的话,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原来你们是在自己家的地盘里面,才算老实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