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天堂?幽灵小世界!

作品:《我哥是主角

    死胡同当中。

    黑衣人已经在用气势逼迫太叔静与太叔云二人交出东西,一旁的柳树在片刻之间就变得支离破碎,柳枝断裂了一地。

    只是,黑衣人的气势在逼近二人的时候,就已经化作微风散去,丝毫没有给太叔静和太叔静造成压迫感。

    “别急嘛,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吧?”

    太叔静笑了笑,就好像是在和黑衣人闲谈一样,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看来你们也不是泛泛之辈,难怪敢拿走我们的身份令牌。”

    说着,黑衣人翻手拿出一枚雪亮的银白色令牌,和太叔静手里的黑色令牌相比,颜色虽然不同,但是有两个字是一样的,阎罗。

    而且,黑衣人的令牌上面,刻画的不是一只夜叉,而是一只吐着长舌头,浑身缠绕着锁链的无常。

    见到黑衣人手中的令牌,太叔静和太叔云相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猜测,这些令牌之间有感应,所以黑衣人才能找上门来。

    只不过,黑衣人手中的令牌,刻画的是一只无常,无论是夜叉还是无常,都是地狱当中的恶鬼,也就是地狱当中的生物。

    一般人,会用这些地狱当中的生物来做令牌的标识吗?

    “你们阎罗这个组织,和地狱有关系吧。”

    太叔云沉声问道。

    “没想到还有人知道地狱,小子,我对你们越来越好奇了。”

    听见太叔云的猜测,黑衣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在如今的大陆上,地狱是一个被尘封了很久的词,那代表着一段神秘的历史。

    “我还知道有天堂呢?你听过没?”太叔静笑眯眯地说了一声。

    “天堂?那是什么?”

    这下黑衣人一时迷糊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天堂这个词,难道真的如太叔静所说,天堂也是存在于世间的某些东西吗?

    “小静,天堂,不会就是你说的,好人死后的归所吧。”

    听了自家小弟说的话,太叔云不确定地问道。

    “哈哈,哥你记性真好,没错,好人死后上天堂,坏人死后下地狱,这些人和地狱有关系,那铁定是妥妥的坏人了。”

    点了点头,太叔静笑看着黑衣人,眼中的意思很明显,说的就是你,黑衣服的家伙。

    “好胆!”

    对上太叔静那嘲讽眼神,黑衣人低喝一声,没想到这两小子当中还有一个口齿如此伶俐的,不管天堂是什么,他都要弄死太叔静这小子。

    “好胆?我胆好的很,可惜你看不见。”

    学着黑衣人说了一声好胆,太叔静撇了撇嘴,以为自己是谁呀。

    “找死,无常锁魂,幽灵小世界,开!”

    看着太叔静那嘲讽的模样,黑衣人想也不想,直接开大,把小世界给放出来,在小世界当中,主宰一切的人就是黑衣人自己。

    一点幽光从黑衣人的丹田处绽放,以很快的速度发散开来,将太叔静与太叔云给笼罩了进去。

    这是一片灰色的空间,当中充斥着晦暗的气息,地面是干裂的,天空是昏暗的,没有云朵,仿佛生来就是这样。

    这里面没有阳光,没有温度,也没有草木植物,只有从昏暗的天空之中投下的幽光,让人感觉更加的冰凉,连呼出来的空气都成了雾。

    “这样的法则小世界,真难看。”

    看着周围的一切,太叔静感觉心情都会不好,这让人心里是有多阴暗,才会蕴养出这样的小世界。

    “这个法则小世界,透着一股隐晦、幽暗的法则气息,看来这与他凝结的法则有关。”

    感受着这个小世界的法则气息,太叔云淡淡道。

    “小子,欢迎来到我的幽灵小世界,接下来,慢慢品尝死亡的味道吧。”

    黑衣人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却不见其人影,想来是隐藏在了这个小世界当中,听他的语气,接下来该出手了。

    咻!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下,只见从地面之中,从天空之上,突然浮现出很多的灵体,和鬼魂无异,都张牙舞爪地朝太叔静与太叔云冲了过去。

    “幽灵?不对,应该是普通人的魂魄,死后蒙昧无知,被祭炼成了鬼魂,这手段可当真令人大开眼界啊!”

    一眼就洞穿这些鬼魂的来历,太叔静脸色发冷,语气也变得森寒了起来。

    凡人死后当入土为安,魂魄遁入天地轮回之中,转生下一世,轮回有六道,不同的人死后也会进入不同的轮回。

    而凡人死后的魂魄在进入轮回之前,很容易被人利用,祭炼成鬼魂,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恶鬼大军,永世不得超生,是世间的禁忌。

    修道者与普通人不同,一旦踏入修炼之道,生死有命,不管是身死道消,或者是一将功成万骨枯,选择都在于自身。

    一个修道者死的再残酷,都是他必须承受的因果,修炼界可不是玩过家家的地方,哪怕是死后被人玩弄魂魄,都不会有人鸣不平,顶多可怜一下,让魂魄解脱。

    但是,凡人就不一样了,没有谁敢触犯世间的禁忌,奴役凡人的魂魄,一旦被发现,整个大陆都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小静,送他们轮回,那个黑衣人交给我。”

    一旁的太叔云也有些动怒了,一死了却前尘,每个凡人死后,前尘往事都化作泡沫,既是结束,同样也是新的开始。

    玩弄凡人死者的魂魄,是一件极为歹毒的事情,尚且不说当中有多少好人,又有多少坏人,在修道者的眼中,永远都只有凡人。

    “好的,哥,别让那家伙死的太痛快了,我非得送他进畜生道去忏悔一辈子。”

    看着这些扑面而来的鬼魂们,脸上挂着痛苦的表情,就像是在地狱里面受尽一切煎熬的样子,太叔静皱眉道。

    “嗯,那就先打断他一身道骨吧。”

    太叔云也没了什么手下留情的心思,反正是一个第八境的修道者,只要真灵不死,给他把身体打烂了都没问题。

    话音落下的瞬间,太叔云动了,双眸盯着空间的某处,脚下迈着天神步,淡淡的金色涟漪一闪而逝,他好似踏在了空间的脉络上,身影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滚出来。”

    伴随着一声低喝,太叔云再次出现在了空间当中,只见他扬起巴掌朝着虚空之中抽了出去,手心当中法则之力乍现,银白色的光芒亮起,周围的空间都被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