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暗潮涌动!出关!

作品:《我哥是主角

    灰狐的死,连尸首都没有留下,也断去了黑衣人寻找的线索,他虽是第八境,但也没有回溯时间的伟力。

    凭借令牌之间的感应,黑衣人只找到了灰狐身死的地方,之后就再也没有丝毫的感应了,宛如是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信号。

    这让黑衣人肯定,杀死灰狐的人,一定把令牌带在身上,能够屏蔽令牌之间感应,修为至少也要在第七境,掌握了法则之力。

    暗地里查访了诸多势力,黑衣人都没有发现令牌的踪迹,在没有感应的情况之下,他想要把人找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虽说在这云国之中,表面上并未有第七境的存在,可是黑衣人很清楚,暗地里的很多势力当中,都有第七境或者第八境的存在坐镇。

    调查了好几日的时间,黑衣人丝毫没有半点收获,几日的无功而返也让他消磨了最后一丝耐心。

    那些丢失的东西太重要的了,黑衣人知道这些东西里面,不止有宝药、灵矿和灵铁,还有更加珍贵的圣药幼苗和神料,加上其他价值不菲的材料,足够堆成一座小山包。

    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支撑起一个有圣人坐镇的势力,里面的神料和圣药幼苗,更是可以作为底蕴的存在。

    有了这些圣药幼苗,黑衣人所在的组织,完全可以培养出几十位圣人强者,那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就算是在大陆中心,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你是谁了。”

    随着黑衣人发出一声冰冷的呢喃,地下室中的烛火突然暗淡,陷入了黑暗之中。

    半月之后。

    嘎吱!

    两道炼丹室的们同时打开,两个人影走了出来,然后对视一眼。

    “我靠,哥你变成大叔了!”

    看到对面的太叔云,太叔静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还是他老哥吗?脸上是抹了锅灰吧,鼻子下的两抹,看起来像胡子。

    “你还不是头发像鸡窝一样,还好意思说我?”

    翻了个白眼,太叔云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他看着太叔静的头发,都是乱糟糟的,这是怎么搞得,看不懂。

    “是吗?还真是这样,看来是研究阵法的时候搞得。”

    抬起眼睛往上看了一下,果然发现自己的头发都蓬了起来,看起来和流浪汉一样。

    “我这还不是炼丹的时候弄的。”

    太叔云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果然一手灰,敢情两人都太认真了,一点也没有注意自己的外观都变得难看了。

    “大哥。”

    从太叔静身后的炼丹室中,再次走出一道身影,对着太叔云喊道。

    “哟,这不是小白嘛,又变漂亮了。”

    见到小白的人身,太叔云微微有些惊讶,这样的小白,可是很少见的,自从小白化形成功之后,基本上就没怎么见过了。

    “谢谢大哥。”

    小白盈盈一笑,走到太叔静身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美丽高贵,姿色出众,在哪里都是亮点,一个乱糟糟的,气质透着一股跳脱,是个难相与的家伙。

    看着小白光鲜亮丽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太叔静自觉地往一边挪了几步,有对比就会有伤害。

    “小静,老实跟哥说,你和小白在一起,到底做了什么?”

    太叔云走到太叔静跟前,一把搂着他的肩头,像是好哥们一样,笑眯眯地问着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我研究阵道,她在一边看着。”

    看着自家老哥这副八卦的模样,太叔静还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肯定是在心里乱猜测。

    “就这样?”

    太叔云不信,小白的样子不漂亮吗?他觉得小白很漂亮啊,难道小弟真的还是个小屁孩,一点也不懂?

    那也不太可能,以前听他说起那什么情情爱爱,感觉还挺有道理的,难道都是假的?或者说,他只是嘴上功夫厉害,压根就没这个胆量。

    “就这样!”

    翻了个白眼,太叔静挣开老哥的手,嫌弃地看着他,真是主角不能小看啊,这进化的速度可太惊人了,感觉跟老司机一样。

    “唉,小静,好好的机会不抓住,将来可是会后悔的。”

    叹了一声,太叔云摇头晃脑地看着他,仿佛在为太叔静感到遗憾。

    “一边去,我后悔啥,瞎说。”

    瞪了自家老哥一眼,太叔静撇撇嘴,这老哥真是越来越没正行了,记得以前和他开个这样的玩笑,那脸红的样子,可纯情了。

    现在呢,自个儿都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完全长大成人了这是。

    不过,算算时间,他老哥也十六岁了,已经算是成年了,到了可以娶媳妇的年纪了,也许是到了时间,春心萌动吧。

    “静,大哥,你们在说什么?”

    这时候,小白好奇地走了过来,侧过头来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兄弟之间交流交流感情,对不对小静?”

    太叔云连忙收敛自己的神情,装作正经地对小白并摆摆手,还反复示意太叔静,让他别说出去。

    “对,就是随便聊聊。”

    太叔静对小白解释了一句,然后鄙视地看着他,你有胆子说,怎么就没胆子承认?我还没说吧,你就害怕了,真是无语。

    “是吗?”

    怀疑地看了两人一眼,小白心里是不相信的,不过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装作明白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转,化作了本体。

    几寸大小的真龙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然后落在了太叔静的肩头。

    “好了,我们去洗洗吧。”

    太叔静说了一声,一直呆在炼丹室里面研究阵法,虽然变得有些邋遢,只不过也出了点不错的成果,接下来可以放松一阵子了。

    太叔云赞同地点了点头,他这一脸的炉灰,如果走在大街上,估计都会被认为是要饭的乞丐,想想就不愿意。

    太叔静很快就把杜主事叫来了。

    见到太叔静和太叔云的第一眼,杜主事一脸惊愕,然后就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这样的两兄弟,太搞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烟囱里面爬出来的小偷呢,能把自己搞成这样,这是有多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