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入门!看不透!

作品:《我哥是主角

    炼丹室中。

    太叔静和太叔云一个正在学习阵法基础,一个也在研究炼丹基础。

    了解到阵道有三百六十五道基础阵纹,太叔静对阵法等级的划分也明白了个大概。

    如果他铭刻出来的阵法,使用了一百零八道阵纹,既可以是一转阵法,也可以是二转阵法,还可以是三转。

    并不是阵纹越多,阵法等级就一定越高,而是依据阵纹之间的排列,复杂程度来区别阵法的等级。

    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对阵法有着非常明确的认知,而且,越是精细的操作,就越是依靠强大的神念,否则,铭刻阵纹的时候,神念很可能后继无力。

    这也是学习阵道的要求之一,神念一定要强大,而判断神念的标准,就是阵印了,阵印有九转,也就是九枚阵印。

    每位阵师,都会凝聚属于自己的阵印,上面有着自己独特的本源气息,很难被模仿。

    如今,太叔静正在理解这三百六十五道阵纹的铭刻之法,每一道阵纹,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被铭刻出来的。

    这就比如是,同样是在画一朵花,真正的画家画出来的那朵花,就与一般人画出来的不同,给人一种十分相像的感觉,除了外形,还有其中的韵味,都能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

    甚至,还能让人从画中闻到花香的感觉!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太叔静很清楚,他不是在学习画线条,而是刻画真正的阵纹,那是一种代表了天地大道的力量。

    “呼,好久都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书了。”

    两天之后,太叔静伸了个懒腰,在炼丹室里静坐了这么久,把这几本书册看完,终于对阵纹有了一定深入的了解,暂时脱离了萌新的范畴,在知识基础上已经入门。

    这三百六十五道阵纹,太叔静已经统统都记住了,不同的阵纹,需要使用不同强度的神念来勾勒,这就像是写字,横竖撇捺,粗细有致。

    用神念来勾勒阵纹的时候,也有一些特别的技巧,就像是同一个字,可以有很多种字体来书写,但是代表的意义是不变的。

    冯业送给太叔静的书册上,就记录了一些不错的技巧,想来是冯业他祖上的先辈们总结出来的,十分具有实用性。

    “接下来,就该动手了。”

    太叔静扭了扭脖子,把手里的书册放下,理论知识已经学完了,之后就是把理论知识转化为实际操作,证明它。

    “咦,小白去哪了?小……白?”

    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来,太叔静朝身后看过去,发现了一道绝美的倩影,有些惊讶。

    一袭白色的长衫,两只如同水晶一样的龙角反射出荧光,银色的长发披散开来,一对金色夹杂着雪色的眸子透着些许慵懒。

    眉毛纤长,如同白雪沉积,五官如美玉透着粉红的光泽,精致好看,红唇如血,仿佛只要轻轻一咬就会受伤,这就是人身的小白。

    只见她和太叔静一样席地而坐,背靠着墙壁,一只脚弓起,脚掌抵着地面,另一只脚伸的笔直,一只手的手臂撑着膝盖,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大腿上。

    宽大的袖口当中藏着雪白的柔荑,修长五指,一看就知道是女子的手,骨节分明,可是却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

    小白的人类形态,没有身着长裙,而是长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妩媚,却多了几分英气,尤其是她那种慵懒而又尊贵的气质,让人有种强势的感觉。

    “你想我了?”

    小白对上太叔静惊讶的眼神,红唇微张,轻轻一笑,一瞬间,仿佛天地失色,调侃的语气让她看起来十分的成熟。

    “额…没有,小白,我说,把你教坏了我很抱歉,以后你还是别用这样的坐姿了,如果你穿的是裙子的话,现在都已经……”

    走光这两个字太叔静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见到小白的坐姿,太叔静眼角抽搐,他自己就经常坐成这样,感觉十分的放松,没想到会在小白这里见到,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吓。

    在这个女子普遍穿长裙的世界里,这样的坐姿其实是十分不雅的,而且对女子来说也不可能做到,真的会走光。

    虽然小白穿的是长衫,没有走光的风险,可小白并不是男的,这么坐虽然也不是问题,只是在这里的常识当中,以小白女性的身份,绝对会被归属于异类。

    “静,你很坏哦。”

    调侃了一句,小白的眸子眨了眨,泛着笑意。

    “那当我没说吧。”

    以太叔静的大叔心,怎么可能会被调侃到,他知道小白和以前不一样了,是真的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从前的小白,可没有那么随性,还是很容易害羞的,现在,太叔静从小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羞涩。

    “静,难道你不想看吗?”

    紧接着,小白微微抬起头,微微一笑。

    “想……什么呢,我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

    差点就遵从了内心的欲望,太叔静暗道好险,美女什么的,又不是没见过,而且这可是小白,记住了,这是小白,这是小白……

    在心里重复了几遍之后,太叔静呼了一口气,绝对不能被美色所诱惑,毛爷爷不是说过吗?要做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咯咯咯,静,你可骗不了我。”

    说着,小白缓缓起身,当她站起来的时候,似乎比太叔静还要高一些,雪白的长衫几乎及地,袖口垂落,只露出她修长的五指。

    即便是宽大的长衫,小白玲珑有致的身躯也依然绽放光彩,她朝太叔静款款走过去,一直走到太叔静面前,俯视着他。

    “你好像高了不少,小白,你到底几岁了?我听说真龙一族的年龄,如果换成人类的年龄的话,是要折算的吧?”

    抬头看着她白皙的下巴,太叔静依旧坐在原地,好奇地问了。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小白化形的样子,和现在相比,似乎身高不一样了,现在明显要高了一些,只不过,一直都是比他高。

    “秘密。”

    对于太叔静的提问,小白只回了两个字,随后小白蹲下来,注视着太叔静的双眼,好像要从他的眼里看出些什么,可是看了许久,什么也没看出来。

    “看我干吗?难不成我有你好看?”

    被小白盯着看了一会,太叔静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有,如果静留长发的话,咯咯。”

    说着,小白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笑容,很美。

    她仍然记得在云梦山脉禁地之中,太叔静经过长久的静修,最后从雪堆里面出来之后的样子,长发飘飘,配上他那和慕容静云极为相似的面容,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女子了。

    如果太叔静再穿上女装的话,小白觉得,谁都不会把他当成男的。

    “感觉你在想些不好的事情,算了,没事你就自己去玩吧,我还要忙,不陪你闹了。”

    翻了个白眼,太叔静觉得小白肯定在想些很失礼的事情,手头的事情还没做完,他还是继续好了。

    虽然看美女也挺养眼的,只是小白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小白了。

    “静,为什么我看不透你呢?”

    小白依旧盯着太叔静,眼中带着些许好奇的神色,从一开始遇见太叔静,一直跟在他身边,到现在,小白觉得自己根本看不透他,看不透太叔静的内心。

    就像太叔云说的一样,太叔静本身就像是他的道一样,令人难以捉摸,轮回无始无终,混沌无根无源,太叔静亦是如此。

    “那是当然,我要是能被轻易看透,那就不是我了,哥可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对于小白的疑问,太叔静自夸地拍拍胸膛,感觉小白的话,就是对他的一种赞赏,很有成就感,神色都有些得意了起来,脸上挂着笑。

    只是,这些得意,这张笑容,到底有几分是真实,只有太叔静自己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