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随性!他闷骚!

作品:《我哥是主角

    皇宫门口。

    慕容安和慕容静雨走了过来。

    “见过安王,二公主,”两名白云卫立马躬身对二人喊道,语气十分的恭敬。

    “小云,小静,快随我们进去吧,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慕容安点点头,然后看向太叔静和太叔云他们,语气有些无奈。

    “皇叔说的没错,母后都等不及了,快点随我们来。”

    说着,慕容静雨走到太叔静他们面前,拉起太叔静的手就往皇宫里面走,慕容安与太叔云随后跟上。

    这一幕,让两名白云卫有些发愣,二公主什么时候对男子这么亲近过,虽然那是一位少年,但也很让人惊讶了。

    “喂,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赶紧放开。”

    被慕容静雨拉着走,太叔静撇了撇嘴,我不要面子的嘛。

    “你是我侄子,什么体统不体统的,难道你是怕小白吃醋?哈哈我明白了,行吧。”

    慕容静雨瞪了太叔静一眼,然后笑了起来,放开了他的手。

    “瞎说,小白懂什么吃醋。”

    太叔静翻了个白眼,脱口而出。

    只是,他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感觉到了一道视线,让他暗道一声不好,小白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白了。

    “瞎说,小白有什么好吃醋的。”

    说着,太叔静依旧感觉到了那道视线,他眼角一抽,那就再换一种说法。

    “瞎说,小白从不吃醋。”

    那道视线依旧盯着他,让太叔静脸色有些不自然,他发现自己一直在重复,压根就不该这么说。

    “哈哈哈,我的小侄子,多年不见,你搞笑的本事也见长了,不错。”

    一连听了太叔静这三句话,慕容静雨捧腹大笑了起来。

    “小姨,我们在这里耽搁真的好吗?”

    这时候,太叔云出声了。

    “哦,不好,差点忘了正事,我们还是快走吧。”

    慕容静雨突然停下了笑,然后继续朝皇宫深处走去。

    看着自家老哥的身影,太叔静感动了,果然还是亲哥对自己好,关键时候总是会出来拯救自己的。

    “小静,快走吧。”

    太叔云说笑着说了一声,和小外公越过他,跟上了慕容静雨,留他一人站在原地,感觉到小白的视线一直存在,太叔静也赶紧跟了上去。

    一路上,有众多身着白甲的白云卫驻守在皇宫各处,还有小队巡视皇宫内外,十分的森严。

    跟着慕容静雨,太叔静他们很快就到了皇宫的后院之中。

    云清宫。

    这里是云国皇后的寝宫,整个云国皇宫只有这一处寝宫,云国国主也只有这一位结发妻子,并未纳妃,两人的感情十分美好,还有两位掌上明珠,可以说十分幸福。

    只是,自从发生了大公主逃婚的事件之后,云国国主就和皇后之间闹得有些不愉快,至今都是如此。

    此时,云清宫之中,一位美妇人已经在等候了。

    虽说只是一晚上的时间,但这位美妇人感觉似乎是过了几百年那么久,想要见到两位小外孙的心情,十分的急迫。

    “雨儿他们怎么还没来。”

    慕容氏坐立难安,盯着门外,脸上浮现焦急之色。

    “皇后娘娘,放心吧,公主肯定会把您的两位小外孙带来的。”

    美慕容氏身旁,一位宫女笑着说道。

    这名宫女是专门服侍她的,和慕容静雨的侍女小玲一样,只是这位宫女的修为比小玲要高,是第三境,堪比一位白云卫。

    “小悦,本宫明白,只是本宫等得太久了。”

    慕容氏看着门口,深吸一口气。

    宫女小悦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很清楚慕容氏的意思,当初大公主逃婚离去,消失得无踪无影,最伤心的就是这位了。

    “母后。”

    慕容静雨出现在了门口,随后出现了两道陌生的身影,赫然就是太叔静与太叔云兄弟二人。

    看着慕容静雨身后的太叔静二人,慕容氏浑身都有些颤抖,她眼中浮现水光,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到太叔静他们身前。

    “像…太像了。”

    抬起颤抖的手,慕容氏轻轻地触碰着两兄弟的脸庞,打量着他们的眉眼,她语气哽咽地说道。

    太叔静不说,与慕容静云有八分相似,而太叔云虽说比较像他父亲太叔峰,但是眉眼之间依旧有几分慕容静云的影子。

    慕容氏可以肯定,这就是她那大女儿的孩子,也就是她的亲外孙。

    对于慕容氏的动作,太叔静有些不习惯,上一次是慕容静雨,这一次应该就是他们兄弟二人的外婆了。

    “孩子,云儿她还好吗?”

    美慕容氏眼睛红红地看着他们,眼泪滑落。

    “请外婆安心,娘亲很好。”

    太叔云比较镇定的对眼前的美妇人说道,看起来丝毫没有半点生疏。

    “她比谁都要好,不用操心。”

    太叔静想起自家娘亲那调皮的笑脸,嘴角一抽,撇了撇嘴。

    “连性格都如此相像,看起来还是哥哥更稳重一点。”

    听了他们的话,慕容氏破涕为笑,一眼就看出了两兄弟的性格,哥哥明显要更加成熟稳重,而弟弟就和他娘亲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这叫随性,不是有一句话说,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嘛,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我哥那叫闷骚。”

    太叔静张嘴就叽里呱啦一通,让太叔云脸皮一抖,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把自家小弟摁地上打一顿,不过要让小白先走开。

    “哈哈哈,小静你真是太有才了,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还真有点意思在里面。”

    慕容静雨琢磨了一下,发现这句话倒也有些意义。

    “雨儿。”

    慕容氏瞪了自家女儿一眼,让慕容静雨马上就闭上了嘴巴。

    “你是小云,你是小静,祖母没认错吧。”

    慕容氏先是看了太叔云一眼,然后又看了太叔静一眼,确认了一声。

    “是的,外婆。”

    太叔云点了点头。

    “皇嫂,别站着了,坐下来说吧。”

    这时候,慕容安在旁边提醒了一声,他可以理解皇嫂的心情,十几年之后,亲眼见到自家女儿的孩子,难免乱了分寸。

    “对,孩子,来,我们坐下说。”

    慕容氏当即拉着太叔云和太叔静两人坐下,吩咐小悦她们去准备一些点心。

    而慕容安与慕容静雨便默默退开了,把时间让给三人,他们知道慕容氏肯定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话想问。

    与此同时。

    皇宫的正殿之中,一位白云卫单膝跪地,向着龙椅前站着的男子汇报着什么,他正是当今云国国主,慕容破。

    “安弟和雨儿两人接了两名少年进宫。”

    听完这名属下的禀报,慕容破低语一声,眼中浮现了好奇之色,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如果是慕容安或者慕容静雨任意一人这么做,他都不会深究太多。

    可是两人同时去了,就为了接两名少年,如果没什么必要的原因在其中,几乎不可能,慕容破相信他们绝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现在想来,这次慕容安回来的时间比往常要早了不少,而且,态度也比以前温和了很多,看来这都不是偶然。

    “这两名少年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慕容破问道。

    “回禀国主,有,只是……属下不敢妄言。”

    这名白云卫抬头看了慕容破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说。”

    慕容破只说了一个字。

    “国主,那两位少年看起来是一对亲兄弟,而且他们的面容让我想起一个人。”

    这名白云卫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何人?”

    慕容破让他继续说下去。

    “大……大公主。”

    那名白云卫说完,马上就低下了头,他作为国主手下白云卫的一员,自然十分清楚,有一件事是整个皇宫的禁忌,谁也不能随意提起。

    那个禁忌是从十几年前开始的,从那之后,云国的公主就只剩下了一位,但是他们很清楚,曾经云国有两位公主。

    只是,因为一件事情,一位公主从云国皇宫消失了,杳无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