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黑月堡!落脚!

作品:《我哥是主角

    走廊上。

    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出声了,企图叫住太叔静三人。

    可是,太叔静他们根本懒得搭理那人,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这都快走到门口了,还停下来做什么。

    “走,别理那头发情的公牛。”

    见到小厮李二小似乎被吓住了,太叔静直接推着他往外走,太叔云也非常赞同,那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无聊。

    见到太叔静三人压根就没搭理自己,那程铭顿时脸色一沉,没想到还真的有人敢忽视他的话。

    “哈哈哈,这程铭的算盘是打错了。”

    对面的柳烽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觉得太叔静三人应该是第一次来到云城,不然也不会不知道黑月堡的名声,更不会不知道这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了。

    对于这位程铭,柳烽自然清楚这是什么样的人,作为年轻一辈之中,少有能在这个年纪就步入第五境的天才,自然不会无视。

    黑月堡这一代年轻人,就是以程铭为首的。

    “好胆,敢无视我程铭。”

    见到太叔静三人已经走到了门口,那程铭终于忍不住大喝了起来,浑身的灵力都开始激荡了起来。

    其他的客人见到程铭已经怒了,纷纷看向太叔静他们,敢不给程铭面子,这三人也是大胆,只是以这位黑月堡大公子的性子,怕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的。

    终于,太叔静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身来,而太叔云和李二小已经走出了门外。

    见到太叔静回头,那程铭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他以为太叔静是怕了,终于打算向自己认错,想到这里,他不禁朝着高台上的湘云姑娘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得意。

    待会就让那小子好好向湘云姑娘道歉,必然能让湘云姑娘对自己产生好感,程铭在心里想道。

    谁知,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这程铭傻眼了。

    回过头来的太叔静,缓缓伸出一只手,然后对着那个程铭,四指微曲,只留下一只中指还在竖着,太叔静张嘴做了一个口型,说了两个字,傻逼。

    “噗哧。”

    第一个笑出来的就是高台上的湘云姑娘,只见她以手掩面,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眼里的笑意。

    “哈哈哈哈……”

    顿时,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也包括那柳烽,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太叔静会做出一个这样的动作,满满的都是嘲讽。

    做完这个手势之后,太叔静心情舒畅了不少,然后瞥了那脸色发黑的程铭一眼,转身就走出了大门。

    “欺人太甚,那该死的小子,总有一天我要他付出代价。”

    程铭拳头捏紧,死死地盯着大门口,眼神充满了狠意,虽然他现在很想冲出去追上太叔静,只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会落人口舌,损他黑月堡大公子的名声。

    而且,也会让他心仪的湘云姑娘不喜,想到这里,程铭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脸色也恢复了平静,没有丝毫的异样,仿佛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要是太叔静听到了这句话,估计会笑出猪叫,什么欺人太甚,他这明显就是病嘛,一种自以为是的神经病。

    对待这样的神经病,太叔静一向都是怀有同情的,可以免费给他们治疗,只要提起来扇巴掌就可以,把他打醒了,病自然就会好。

    这样的人,就是太叔静所想的那种傻孩子,专门用来打脸的,就算不打,他也会自己凑上来让你抽,就是这么牛逼。

    一些本来还准备看热闹的客人,见到那程铭没有动作,有些失望,没想到他竟然忍住了不出手,是他脾气变好了不成。

    如果是知道程铭性子的人,就知道程铭绝对没有什么好脾气,只是碍于场合不好发作而已。

    “没想到他还是忍住了。”

    柳烽看着程铭平静的样子,微微有些诧异,如果是平时的话,他早就出手了,这是一个不知道忍耐为何物的人。

    看来美人在这个程铭心里分量还是很重的,不过,湘云姑娘在下可不会拱手让人,柳烽心想道。

    太叔静最后的动作让很多人记住了,尤其是他那看白痴一样的表情,配上那个动作,简直是一大嘲讽利器。

    “那少年是何人?他不怕黑月堡吗?”

    高台上的湘云姑娘自言自语道,想到的也是太叔静那离去之时的动作,实在是好笑又好玩。

    这时候。

    已经走出了风月楼的太叔静,看到太叔云和小厮李二小停下来等他。

    “小静,你惹他干嘛?”

    太叔云对于刚刚太叔静做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有些无奈。

    虽然他们也不是怕事的人,可是那什么黑月堡的大公子,肯定是个傻缺,估计以后见面了肯定也会过来找抽,这样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弱鸡,打了也没意思。

    “他也配?我就是放松放松,没事。”

    太叔静不屑地说了一声,那种家伙,赏他一根中指已经是看得起他了,起码这样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

    不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嘛,快乐就是建立在痛苦之上,很有内涵。

    “小公子,那位是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也是和柳世子一样的人物,也是第五境。”

    小厮李二说道。

    “第五境,那也是渣,黑月堡?我只知道一个汉堡,还是第一次听到过黑月堡。”

    太叔静撇撇嘴,然后好奇地看着李二。

    听到太叔静所说的汉堡,太叔云嘴角一抽,他记得小弟曾经说过,那是一种食物吧,还是夹层的那种,怎么和黑月堡一个级别了?

    “这黑月堡,乃是云国境内,少数独立在外的门派,没有依附于云国皇族,黑月堡堡主也是一位第六境的大高手。”

    “而这我黑月堡的大公子,虽然有些天赋,可是性情暴烈,他一旦出手,非死即伤,是个有名的狂徒。”

    小厮李二小讲述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情报。

    “那是在这里,他才敢这么做吧。”

    太叔云想了想说道,既然是有名的狂徒,看他还好好的样子,除了自己的身份背景,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那也只能是因为这法外之地了。

    “小公子说的不错,法外之地鱼龙混杂,有很多势力牵扯其中,就是皇室也没办法插手,不止是我们云国,还有其他诸国亦是如此。”

    小厮李二小点了点头。

    “光明之下必有暗影,行了,今晚也逛得差不多了,李二,今晚就去你家吧。”

    太叔静拍拍小厮李二小的肩膀。

    “啊…两位小公子要去我家,不…不太好吧,家舍简陋,也没什么可以招待的……”

    “你以为我们是去做客的吗?就是找个落脚的地方,明日我们便会离开,懂?”

    “还是说,家里藏了女人,不方便?”

    看着李二小那推三阻四的模样,太叔静猜测,难道是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比如说老婆什么的,虽然看起来像是单身狗,但也不能保证没个青梅竹马什么的。

    “小公子莫开玩笑,我家里就我一个。”

    小厮李二顿时为自己辩解了起来。

    “那就带路吧,”太叔静示意了一下。

    小厮李二看着太叔静很认真的样子,然后看了看太叔云,发现他也点了点头,只好在前面带路,他还是第一次带客人回家,而且是身份特殊的客人。

    半个时辰之后。

    小厮李二带着太叔静和太叔云来到了自己家。

    “两位小公子,这就是我家了,请进。”

    对着太叔静和太叔云说了一声,李二率先打开门,请他们先进,这也是他们这些普通人之间的小小礼仪。

    太叔静和太叔云相视一眼,稍微觉得有些诧异,看着李二小一副小混混的模样,也会有注重礼仪的一面,还是说,他们二人让其有些拘谨了。

    这是一间不大的庭院,占地不过十多丈长宽,屋子不是很大,只有两三个房间,外加一个不大的院子,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