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也包括你吗?站住!

作品:《我哥是主角

    面对小白认真的态度,太叔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可以肯定的是,小白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抱歉。”

    太叔静半天才说出这两个字。

    “我不需要静的抱歉,我只想让静你知道,我不是为了报恩才和你在一起的,这样就够了。”

    小白仰起头来平视着太叔静,眸光夹杂着莫名的色彩。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这么说了。”

    既然小白把话说开了,太叔静也不会再去瞎猜,顺其自然才是上策,小白已经不需要他小心翼翼地对待了。

    一边的太叔云,听着小白和太叔静之间的对话,感觉他们好像想多了,看小白的模样,分明还是把一颗心挂在太叔静身上,只是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而已。

    “敢情是我们自己想多了。”

    太叔云真想甩自己一巴掌,什么有缘无分,差点就被小弟给他带沟里去了,这哪里变了,压根就没变好嘛。

    “小静,你个憨批。”

    看着自家小弟,太叔静说了一句。

    太叔静都懒得搭理他了,明明是你自己说什么女大十八变,我只是顺着这样去想而已,也没什么问题啊,有错都怪我喽。

    再说,小白明显不一样了,感觉更难对付了。

    小白也没有多说,它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懵懂和青涩了,经历过血脉之中的传承记忆之后,它在心理上成长了许多。

    在小白的感觉里,太叔静对于感情之事显得迟钝,逼他是行不通的,只能让他自己意识到,然后去接受。

    所以,小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逼着他接受这段感情,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还太过年轻了。

    “静,以后你买酒,要算上我一份。”

    提醒太叔静一声,小白回到了他肩上,和平常一样卧了下来,没什么两样。

    “好吧,我会的。”

    点点头,太叔静知道他没听错,小白终于对他提出第一个要求了,没想到竟然会是酒的事情。

    “小静,加油。”

    虽然小白和太叔静之间有些变化,不过大体上都依旧和从前一样,太叔云知道这个弟妹是跑不了了,对着小弟鼓励了一声。

    “买个酒而已,有什么好加油的,别瞎起哄。”

    太叔静瞪了他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看来他把老哥教育得很好。

    “你就装吧。”

    见到自家小弟的反应,太叔云笑了笑,他知道太叔静肯定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不想承认而已,看来还是个害羞的孩子啊。

    整个风月楼里,就只有太叔云和太叔静他们,再加上小白没有沉浸在同样的氛围之中,就连小厮李二小那小子都在跟着那些人一起欢呼。

    “湘云!湘云!我爱你!”

    这样呼喊声络绎不绝,随着那湘云姑娘的舞步起伏,一阵高过一阵,简直把这里面的气氛炒到了高潮。

    渐渐地,几乎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着不停地欢呼,只有太叔静和太叔云两兄弟还坐着,显得格格不入。

    “真吵,小白,看也看过了,你觉得怎么样?”

    太叔静问道。

    看着这些人,就跟是发情的公牛一样,上面的女子又不是没穿衣服,个个面红耳赤,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没兴趣了。”

    小白淡淡地回了一句。

    “哥,你还想待下去吗?”太叔静又看向自家老哥。

    “还是算了吧。”

    太叔云也摇了摇头,他本来对歌舞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只是因为先前小白想来看看,他才陪着来的,既然小白自己也没什么兴趣,那他们也没必要留下来了。

    “哥,这还有个已经沉浸到忘我的家伙。”

    看着旁边彻底解放了天性的李二,太叔静说道。

    “这女子真有如此大的魅力?能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

    见到李二小的样子,太叔云皱了皱眉头,未免有些太夸张了,还是说这风月楼的女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要我说,他们就是没见过世面,小白,你要是往台上一站,所有人都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我保证。”

    不屑地看着这些人,太叔静转而对小白说了一声,还拍拍自己的胸膛,非常的自信,比对他自己还自信。

    “那也包括静你吗?”

    小白不咸不淡地反问了一声。

    “额……当…当然了,我会是你的头号粉丝兼保镖,嗯,没错,就是这样。”

    太叔静脸色一僵,然后口不对心地说道,听起来不像是说给其他人听的,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见到太叔静那不自然的脸色,太叔云扶额,就算是骗人,你也要先把自己骗过去吧,连自己都不信,别人会信?

    “是吗?”

    小白也没有相信太叔静的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啊哈哈,有我没我不是一样的嘛,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都一样,都一样啦。”

    太叔静狡辩了一句。

    “那算了。”

    小白顿时没了兴致,闭上眼睛,它就知道太叔静会这么说。

    这时候,乐声也渐渐停下,高台上飞舞的倩影也慢慢停下了动作,一舞终了,湘云姑娘走到台前,对着台下和四周的客人们款款一礼。

    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李二,看够了没?要不要留下来过夜?”

    见李二的情绪也没那么激动了,太叔静打趣了一声。

    “咳咳,小公子莫要开玩笑,这是要离开了吗?”

    小厮李二脸色一红,想起自己也跟着那些人一起大喊大叫的情形,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没错,舞也看完了,我们走吧。”

    太叔云点了点头,这一次也算见识了一番这风月楼,只是他于太叔静兄弟二人都不懂这歌舞之趣,算是不合格的客人了。

    “好嘞,小公子。”

    小厮李二当即应了一声,此番来这风月楼,见识了一番绝美的舞姿,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三人离开桌子,朝风月楼外走去。

    只是他们这一走,在众人之中显得十分显眼,因为所有的客人都把目光击中在了高台上的湘云姑娘身上。

    台上的湘云姑娘很难不注意到太叔静三人,她的视线落到太叔静三人身上,眼神之中透着些许的疑问,这还是第一次,她还没有从台上离开,就有客人率先离开。

    “那是何人?”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湘云姑娘的异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太叔静三人正朝着风月楼外而去,很明显是要离开。

    有一个人出声了,其他人都顺着看过去,顿时,所有的客人都把目光放到了正要离开的太叔静三人身上。

    “毒老,你可知道他们是何人?”

    走廊上,站在栏边的柳烽也看到了太叔静他们,眉头微微一皱,对身后站着不动的老者问道。

    “回世子,不知,兴许是第一次来到风月楼的年轻人。”

    那叫做毒老的老头瞥了太叔静他们一眼,摇摇头。

    “那倒也是。”

    柳烽点了点头,他看太叔静三人之中,李二一看就是个普通人,剩下的太叔静和太叔云又都是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

    被那么多人看着,太叔静他们自然也注意到了,但他们也没停下脚步。

    “站住!”

    在众多的客人之中,有人开口了,那是走廊上的一位青年,和柳烽一样,也是天字号包厢的客人。

    他身着褐色锦衣,上面绣有一道黑色的月牙,看起来身份也不简单。

    “程铭。”

    见到这名青年,柳烽低语一声,显然是认识他的,柳烽大概猜到了他想做什么,无非是想博美人青睐罢了。

    不止是柳烽认出了这人,还有众多客人也认出了这青年的身份。

    “黑月堡的大公子程铭,他也来了。”

    很多人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只要是云城之人,都不会不知道,黑月堡这个门派,乃是在云国内,少数拒绝依附于云国皇室的势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