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善意的谎言!还好遇到的是你!

作品:《我哥是主角

    高台下。

    对上太叔静那真挚的小眼神,小白瞥了他一眼,然后又闭上了双眸,压根就懒得搭理他。

    “噗,哈哈哈。”

    太叔云一看就笑出了声,就知道会是这样,太叔静还不死心地去试探,不碰一鼻子灰才怪。

    “哥,你笑个毛啊笑,笑死你去得了。”

    从小白这里讨了个没趣,太叔静本就觉得尴尬,一听见自家老哥的笑声,顿时就觉得很不爽了,这无良老哥。

    “小静,你也别生气,女大十八变,这也是好事,说明小白长大了,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

    太叔云安慰了一声,要是把小弟惹毛了,估计今天得干上一架。

    “不是啊哥,你看小白现在的样子,和我多像,一直以来,都是小白照看我,现在连小白都这样了,谁来照看我,我估计还得照看它,要是哪天我醉酒了,被人埋了都有可能,唉……”

    说着说着,太叔静就摇头晃脑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苦恼。

    听了太叔静的话,太叔云眼角一抽,敢情你还理直气壮了,照看你是应该的,你照看别人就难了,你也不看看小白是跟谁学坏的。

    “那是你活该。”

    太叔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哥,我觉得也可能是这样的,你想啊,女大十八变,感情肯定也会变吧,说不定小白现在就明白了,她对我压根就不是喜欢,而是为了报恩,你觉得呢?”

    太叔静小声对老哥说道。

    “嘶……小静,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太叔云摩挲下巴,这一次他倒没有觉得小弟蠢了,之前的话,小白对小弟的感情,怎么看都是那样的,就是很明显的喜欢。

    所以每次小弟有些木头的时候,太叔云都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只不过,那时候的小白,就是一个很纯洁的少女,心思简单易懂。

    如果说女大十八变,女孩子的心思是很难猜透的,更别说他们这些男的了,就算是发生了小弟所说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太叔云总感觉十分的可惜,因为他已经习惯把小白当成弟妹了。

    有缘无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太叔静身上吧,太叔云瞧了一眼小白。

    “哥,你也觉得有道理是吧,我就说嘛,感情这种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又不是你和曦月姐那样的。”

    太叔静觉得自己说的太有道理了,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别扯到我身上,你之前还承认对小白表白了,怎么说?”

    太叔云翻了个白眼。

    “咳咳,那是意外,像我这样心地善良的好少年,怎么可能会做出让女孩子伤心的事情来呢,那叫善意的谎言,哥,跟我学着点。”

    太叔静自卖自夸,把自己心里的那点想法全部抖出来了。

    半天没人回应,太叔静朝自家老哥看过去,发现他撇开了视线,看向别处,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原来那是善意的谎言,我明白了,静。”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白睁开了眼睛,金色的龙眸盯着太叔静,里面没有太多的波动,像是平静的湖面一样。

    “额……小白,偷听可不是好孩子做的事情哦。”

    太叔静脸色一正,对小白说道。

    “是静你一直在说,我想不听都难,”小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太叔静尴尬了,原来小白全都听到了,都是老哥那家伙的错,要不是他多嘴,他怎么可能全说出来。

    “那个,对不起啊小白,我没有恶意。”

    “老哥说的也没错,女大十八变,其实你现在也明白了对不对,报恩这种事,有心意就够了,以前也许还太年轻,现在还为时未晚。”

    “你知道吗?青春是美好的,浪费青春就是犯罪。”

    说着说着,太叔静就变得有些激昂了起来,像是在做演讲的一样,绘声绘色。

    只可惜,听众只有三个,一个憋笑,一个无动于衷,只有剩下那个,眼泪鼻涕都出来了,被太叔静的演讲感动得要死。

    “小公子,你讲的太好了,我决定了,为了我热血的青春,我要向湘云姑娘表白。”

    小厮李二听了太叔静的话,像是顿悟了人生的意义,流出了感动的泪水,然后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湘云姑娘,我爱你!”

    说完上一句,李二就站了起来,跟着那些人一起向着高台上的倩影大喊了起来,喊得撕心裂肺,感天动地。

    “我靠!”

    见到李二的动作,太叔静爆了一声粗口,之前不是还说想见见他小姨慕容静雨的绝世风姿,转眼就向别人表白了,渣男。

    “哈哈哈哈,小静,你这样的口才该去做说书的,绝对能火起来。”

    太叔云再也忍不住了,捧腹大笑了起来,虽然太叔静说的好像很严肃,可是慢慢地就变味了,只有逗人开心的效果。

    “哼,让你来你行吗?”

    太叔静一脸不爽,敢情他在这里掏心掏肺地说了半天,就是为了逗这些人开心,不,有一个还哭了,大彻大悟地哭了,但是转眼就表白去了。

    提起酒壶,太叔静往酒杯里一倒,什么都没有出来,他这才想起来,刚刚小白把酒给全喝了。

    咚!

    把酒壶重重往桌子上一放,太叔静斜眼看着在一边笑的停不下来的老哥,就一直盯着他看。

    “咳咳,小静,莫怪为兄,实在是小静你说的太好了,为兄感动之余才会如此激动。”

    太叔云笑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

    “我信你个鬼。”

    太叔静鄙视地看着他,还感动,看你笑成那样,哪里还有半点感动的样子。

    “嗯哼,小白,你觉得小静说的怎么样?”

    太叔云对小白问了一句,想看看小白的反应。

    说实在的,太叔云也觉得小弟的话有些道理,再加上小白的确有了点变化,虽然会觉得遗憾吧,只是缘分这种事情也很难说得清。

    以前他觉得太叔静和小白之间就是存在了缘分的,而且深信不疑,如今小白可以说是变得成熟了,自然和以前会不一样,无论是感情还是性格,都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而且,已经得到了证实,小白以前从来都不会喝酒的,今天突然喝起了酒来,这一点就显得不同寻常。

    所以,如果真的如太叔静所说的那样,也是无可厚非,太叔云觉得,只能算是两人之间有缘无分,他和自家娘亲可是很看好的,可惜了。

    “告白的事情我已经忘了。”

    小白说了一声,让太叔云暗道一声果然,然后用遗憾的眼神看了自家小弟一眼。

    被老哥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太叔静有些摸不着头脑,小白的反应不是已经在预料之内的嘛,说明他没想错啊。

    你这遗憾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谁说小白就非要喜欢我了,我可是信奉恋爱和婚姻自由的好少年,太叔静对老哥翻了个白眼。

    “小白,现在你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年轻了吧,不过还好你遇到的是我,嘿嘿。”

    太叔静笑嘻嘻地说道,一点异样都没有,他觉得能够明晰自己的感情是一件好事,起码到时候不会后悔。

    虽说每个人都难保不会有后悔的事情,只是后悔的感觉可不好受,后悔的事情,能少一件就少一件。

    “还好遇到的是你。”

    小白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语气莫名,然后盯着太叔静一动不动,仿佛要把他看穿。

    “小白,我那是善意的谎言,你不会还记着吧。”

    被小白看得有些不自在,太叔静强笑了一声,他以为小白还在为之前的事情,对他有些怨言。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静。”

    小白眨了眨眼睛,淡淡地问了一句。

    “额,不是,小白最好了,”太叔静尴尬地笑了。

    “不需要你故意逗我开心,又不是小孩子。”

    小白认真地说了一声,表明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