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风月楼头牌!小白变了!

作品:《我哥是主角

    一曲终了,高台上的舞女们都缓缓退下去。

    接下来的才是高潮,风月楼的几位头牌之一,湘云姑娘要在台上献舞,这也是风月楼每日都有着如此多的客人的原因。

    每日,风月楼都会派出自己手下最有姿色,最具才艺的女子登台献舞,有很多客人都是为了一睹几位美女的绝世舞姿,甚至一掷千金。

    那个翠云管事带着柳烽他们已经上了楼,作为身份尊贵的常客之一,柳烽一直以来都是占据着一个天字号包厢。

    叮!

    琵琶声响起,乐器被弹奏了起来,古琴悠扬,只见一位绝美女子款款而来,舞裙飘飘,脸上带着彩色的面纱,水润的眸子煞是好看,风情流转,让在座的客人们激动了起来。

    “湘云!湘云!”

    众多的客人大声喊着这位绝美舞女的名字,就像是被勾走了魂魄一样,如果不是碍于规矩,估计都要冲上高台上去了。

    “小公子快看,风月楼有名头牌之一,湘云姑娘出现了。”

    小厮李二也未能免俗,见到那湘云的瞬间,几乎也被夺取了心神,随着那些客人一起激动了起来。

    “你激动啥啊,出现了就出现了呗,又不是你老婆。”

    被李二吵了一声,太叔静真想一巴掌给他拍到地里去,大喊大叫,人家又听不见你的声音,瞎激动。

    “嘿嘿嘿。”

    被太叔静瞪了一眼,李二挠挠头,傻笑了几声。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见到美丽的东西,自然就会被吸引,激动也是正常的嘛,其他人来到这里不也是为了一饱眼福,都一样。

    “小静,你就别管他了。”

    见到李二的反应,太叔云摇了摇头,对小弟说了一句。

    “谁让他咋咋呼呼的,坏了我喝酒的心情。”

    太叔静瞅了瞅肩上的小白,发现它也快要醒过来了。

    “我看你是不想他吵到小白吧。”

    太叔云瞥了小弟一眼,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其他的心思我不好猜,但是这一点我一猜就透。

    “嘁。”

    太叔静跑撇撇嘴,也不反驳,算是默认了老哥的话。

    高台上。

    这我湘云姑娘走到中央,朝着诸多的客人微微欠身,缓缓开口道,“今日,小女子湘云要感谢诸位客人的捧场,能得到客人的喜爱,是湘云的荣幸,下面就让湘云为诸位客人献上一舞,聊表谢意。”

    “哦!”

    “湘云!湘云!我爱你!”

    整座风月楼顿时响起了无数的狼嚎,淹没在了声浪之中,气氛火热到了极点,还有人不停地朝高台前的银盘里面打赏,宝药、灵矿很快就堆成了小山。

    “我去,哥,我们去打劫吧。”

    看着那转眼就堆积了起来的宝药和灵矿,还有金块也不少,太叔静看得心痒痒,都有些想去打劫了。

    “小静,你说什么胡话,我们不能主动打劫别人,我们只能被打劫,然后才会打劫,这其中的意义可不一样,你要学着点。”

    太叔云老神在在地对着太叔静一顿说教,让太叔静一愣一愣的。

    “行啊,老哥,你牛,打劫还有这一说法,小弟我佩服。”

    听了老哥的话,太叔静愣了两秒,然后就反应过来了,用新奇的眼神打量着自家老哥,竟然对打劫有着如此深刻的理解,老哥变了。

    难道这就是主角无师自通的能力,潜移默化得就变得腹黑了。

    “那是自然,为兄这只是一些基操而已,算不得什么。”

    太叔云淡淡地说了一声,挺有高人风范的。

    太叔静心里已经笑开了花,老哥真的变了,以前他可不会一本正经地和自己说这些事情,竟然把打劫都给正当化了,太有才了。

    除此之外,还有点搞笑。

    “这女子好美,静。”

    这时候,小白醒了,看着高台上已经翩翩起舞的湘云姑娘,说了一声。

    听到小白的声音,太叔静诧异,小白的声音是不是变了,还有,说话的语气也变了吧,有种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的感觉。

    “哈哈,我倒是觉得小白你比她漂亮多了。”

    忍着心中的疑惑,太叔静笑着说了一声。

    “真的吗?还是说,为了逗我开心?”

    小白看着太叔静,淡淡地说了一句。

    “额……”

    听到这奇怪的问题,太叔静有些不明白小白的意思,然后看向太叔云,发现太叔云也摇了摇头。

    “不是,小白,我是真的觉得你比她漂亮。”

    太叔静认真地说了一句。

    “嗯。”

    小白点了点头,眼神柔软了很多,语气也轻了不少,然后默不作声了。

    看到小白的表现,太叔静皱了皱眉,醒来之后,小白就有些不一样了,眼神和语气都与之前有所差异。

    不知道为啥,对上小白的眼神,太叔静开始有了一种被看穿了心思的感觉。

    “静,我也想喝酒。”

    小白说着,身子一动,张口就把酒杯里的灵酒喝了下去,紧接着,酒壶的盖子被无形的力道打开,里面的灵酒被牵引出来,被小白一口喝完。

    看着小白的操作,太叔静傻眼了,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这是出现幻觉了吗?这真是他的小白,他的小白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不止是太叔静,还有坐在一旁的太叔云,也愣住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来得太突然,他也有些接受不过来。

    小白是这样的?

    很快,小白就把这剩下的酒给喝完了,然后就重新趴在了太叔静的肩上,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就眯上了眼睛。

    看着这样的小白,太叔静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半天之后,太叔静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他自己的样子嘛。

    完了,小白终于学坏了!

    太叔静突然觉得牙疼,他一直以为小白是个纯洁的好孩子,一直以来,跟在他身边,都没有染上什么不好的习惯,这也让太叔静更加大胆了起来。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白这是终于被自己给影响了吗?太叔静有些难受。

    “哥,小白变了。”

    凑到自家老哥面前,太叔静小声说道。

    “我没变。”

    小白闭着眼睛,发出一道声音,吓了太叔静一跳。

    “嗯嗯,小白没变,没变。”

    太叔静连忙点点头,然后看向自家老哥,眼神示意,哥,你看,小白是不是变了,绝对是变了对吧。

    太叔云瞧了瞧小白,然后点了点头,他也一开始就察觉到了小白的变化,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气质都不一样了,感觉成熟了很多。

    以前,太叔云觉得,最年轻的就是小白了,心思很简单,就像个纯洁的小妹妹一样。

    现在的话,他觉得太叔静才是那个最年轻的人,既不成熟,也不稳重,还喜欢装,典型的小屁孩一个。

    太叔静没想到的是,自家老哥竟然在心里趁机编排他,如果他有读心术的话,估计会被自家老哥气死。

    “哥,小白染上坏习惯了,怎么办?要是日后被娘亲知道了,肯定会拿着菜刀追杀我十八条街。”

    太叔静想到以后回家见到娘亲的场景,脸色苦了下来,以他对娘亲的了解,还真有可能这么做。

    “这都是以后的事了,我们才出来多久,担心这个做什么?”

    太叔云白了自家小弟一眼,真不明白,这时候你那肥肥的胆子去哪了,刚刚还想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打劫呢。

    “对呀,我们才刚出来,想娘亲做什么,还是哥你聪明,嘿嘿。”

    太叔静恍然大悟,笑着拍了一下自家老哥的马屁。

    “这还聪明……小静你这是智商下线了。”

    无奈地看着他,太叔云扶额。

    “小白,喝酒可是坏习惯,好孩子可不能学会喝酒,你懂了吗?”

    太叔静正儿八经地对小白说道,感觉像是警察叔叔在教育小朋友一样,以为小白还是什么都不懂。

    见到太叔静这个样子,太叔云无语,要是以前的话,小白还真信了,现在的话,白费劲不说,就像是小孩子劝大人,忒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