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风月楼!记忆传承!

作品:《我哥是主角

    风月楼。

    有名的歌舞之地,里面全部都是貌美的女子,既擅长歌舞,还精通琴棋诗画,虽然这里面的女子都不与客人有深交,但也依然吸引众多宾客,算得上是一处风雅之地。

    而且,也没有人敢在其中生事端。

    高楼门前,太叔静三人看着这络绎不绝的客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刻钟前,太叔静说了没兴趣之后,太叔云表示自己也一样,并不是很喜欢歌舞,也不打算去看看。

    小厮李二虽然有些心驰神往,只是,让他一个人去那里,他也不敢,再加上他没钱没身份,去了只会丢脸而已。

    本来三人还打算继续逛下去的,谁知小白说它想去看看。

    听到小白这么说,太叔静也不好拒绝,小白很少说出自己的想法,基本上都随着他,难得它对着风月楼感兴趣,太叔静也不想让它失望。

    既然小白想去看看,太叔云也没有拒绝,毕竟小白也是女孩,有的时候比他们这些男的更感性,好奇心也更重。

    所以,他们最后还是来到了这风月楼。

    走进去之后,太叔静发现这里面非常的敞亮,比在外面看起来,里面的空间要大得多,周围的布置也别具一格,应该是下了一番功夫。

    整座高楼呈中空,一层层走廊围绕,阶梯都在两端,把中间的位置拉大,更是建立了一方高台。

    只要客人来到走廊外边,就能看到高台上的一切。

    此时,在高台上,风月楼的舞女正翩翩起舞,乐声婉转悠然,非常的轻柔,配合上这些舞女的舞姿,引得走廊上无数客人欢声叫好。

    “好!”

    身边的李二也跟着喊了一声,让太叔静眼皮一跳,吓谁呢你,好就好,非要喊出来,你咋回事儿呢?

    围着高台,底下也摆满了一张张桌子,几乎是座无虚席,都是奔着这些舞女来的。

    太叔静他们站在外围,准备找张桌子就坐。

    “哎呦喂,三位客人怎么还在这站着呢,妮子们也真是的,连客人来了都不来招呼,真是该骂了。”

    一位浓妆艳抹的妇人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条花手绢,娇声娇气地说道。

    看到这位,太叔静眼皮一抖,这人打扮的时候,就是直接把胭脂粉末直接往脸上抹得去吧,不然能弄成这样。

    “三位客人,别站着了,来来来,这边坐,我是这里的小管事,翠云,你们可以叫我翠云姐哟。”

    这位浓妆艳抹的妇人甩了甩手里的花手绢,娇笑地看着太叔静三人。

    “那就麻烦翠云管事了。”

    太叔云强笑了一声。

    不止是太叔静,就连他也有些被这人吓了一跳,还有人这样打扮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三人来到一处空桌,就在高台的左侧,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舞女的舞姿。

    “三位,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翠云姐哦。”

    把太叔静他们带到那里之后,这个叫做翠云的管事对三人扬了扬手里的手绢,然后就踩着步子离开了。

    “我的天,这里还有这样的人,我李二真是长见识了。”

    等那翠云管事走远了,李二立马忍不住吐槽了起来,刚刚他一直都没敢说话,就怕她转过来看自己。

    “忘了吧,那上面有更漂亮的,你慢慢看。”

    太叔静瞥了他一眼,指了指高台上舞动的身影,他自己却正眼都不瞧一眼,而是四处观望起来。

    “小公子,你放着美女不看,反而看男的……”

    小厮李二注意到太叔静的动作,以为太叔静有什么癖好。

    “滚,我在找上酒的人。”

    太叔静骂了一声,那些舞女是很漂亮,但那又怎样,他还见过更漂亮的,倒是现在,他有些想喝酒了。

    “哦…哈哈。”

    小厮李二低笑了一声,脸色有些尴尬,然后继续抬头看那些舞女去了。

    “噗……”

    听了李二的话,太叔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哥,你笑个毛啊,赶紧找人上点酒菜,干坐着很舒服吗?”

    额头都冒起青筋了,太叔静瞪了自家老哥一眼,你不也是在这里东张西望的,舞女又不看,那你搁这来干啥的?

    “额,这不是来了吗?”

    太叔云笑笑,然后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侍女,手里还端着一壶酒。

    “三位公子,这壶酒,是风月楼免费赠与三位的。”

    那名侍女走了过来,把酒壶往桌子上轻放,笑着对三人说道。

    “哦,还有免费的。”

    太叔静的眼睛亮了亮,然后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一杯下肚之后,他点了点头,味道还行,虽然没有上次那二十坛霜灵雾那么好喝。

    “再上几壶过来,三壶,不,五壶吧,哥,李二,你们呢?”

    太叔静对那侍女说了一句,然后看向太叔云和李二他们两个。

    “随便上点吃的就行。”

    小厮李二和太叔云都这么说了。

    “那就五壶酒再加一些上好的酒菜,多少钱?”

    太叔静看着这名侍女。

    “回这位公子,三株灵阶宝药。”

    那名侍女笑着回答。

    “给,外加一株当做小费了。”

    翻手取出四株灵阶宝药,放在侍女的盘子里。

    “多谢公子。”

    这名侍女感谢了一声,然后端着盘子就离开了,看得出来,她虽然很高兴,但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素质还蛮高的。

    “真好啊。”

    小厮李二看着太叔静还多给了一株灵阶宝药做小费,羡慕地说了一声,他知道,在这样的地方做事情,能赚钱靠的就是客人的小费了。

    “羡慕了?可惜你不是女的。”

    看着李二羡慕的模样,太叔静笑着说道。

    “只是羡慕她们赚钱来得快,但是像我一样也更自由,都有强弱之处。”

    小厮李二倒也看得明白,在这样的地方做事,肯定不能那么随意,有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麻烦找上门来,而风月楼也未必会帮着解决。

    过了一会,刚刚的那名侍女就把酒和酒菜都上好了。

    除了小厮李二小看着高台上的舞蹈,看得有滋有味,太叔静和太叔云一人喝酒,一人吃菜,倒像是专门来这里吃东西的一样。

    还有小白,挺好奇地看着这些舞女,有人起舞,有人拨弄琴弦,还有人弹着琵琶,舞乐相交,生出了些许莫名的美感。

    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此前一直都跟着太叔静他们在一起,身边都没有什么女性朋友,只有慕容静云教了它一些东西,剩下的,就是血脉传承之中流传下来的了。

    这样的场景,似乎唤醒了小白血脉深处的一些东西,在龙族的传承之中,也有着龙女们在大海中、天空上载歌载舞的景象。

    无论是任何一个种族生灵,都有着各自独特的文明传承,而这些独特的文明传承,本质都是共通的。

    “小白,你怎么了?”

    察觉到小白的情绪变化,太叔静放下手里的酒杯,看着它。

    “没事,只是看到了一些记忆。”

    小白摇了摇头。

    点点头,太叔静知道小白说的是血脉深处的记忆,有些东西,会随着所见所闻的牵引,而慢慢浮现出来,功法大术的传承有所不同。

    随着小白打开了一道开关,这方面的记忆不断从血脉深处涌现,小白卧在太叔静的肩上,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在这些记忆里面,小白只有一道神念出现在其中,作为旁观之人去经历这些事情,体会太古时期真龙一族的生活。

    注意到小白的状态,太叔静把放到嘴边的酒杯拿开,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小白进入这样的状态,血脉深处的记忆涌现在脑海,等于是经历过去的一段时空。

    可以从过去的记忆之中得到很多的信息,不论是功法大术还是龙族隐秘,只是太叔静认为,知道太多过去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很容易令人心智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