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有生意上门了!

作品:《我哥是主角

    傍晚,神阳将落。

    皇宫的万花园之中,听着慕容静雨的讲述,云国皇后心绪起伏不定,大女儿的消息一点一滴尽入她耳中。

    “安弟,这是真的吗?”

    听完慕容静雨的诉说,慕容氏心情十分的激动,看向皇弟慕容安,似乎是想要进行最后的确定。

    “皇嫂,雨儿所言不假,你的两个小外孙,此时就在这皇宫之外。”

    慕容安见到慕容氏的反应,笑着点了点头。

    “那他们为何不来见我这个外祖母?”

    知晓了外孙的消息,慕容氏不复之前的从容,反而有些慌张的感觉,患得患失。

    “皇嫂莫急,本来臣弟也想带他们来见你,只是他们说有事要办,所以臣弟就先来和皇嫂你知会一声了。”

    慕容安轻声安慰了一下有些急切的皇嫂。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皇嫂现在的模样,估计会大吃一惊吧,谁也不会想到,一直都是高贵端庄,从容不迫的云国皇后,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安弟,你为何不带着他们先来见我。”

    慕容氏突然有些怪罪起来,不满地看着慕容安,仿佛都是他的错。

    “额……”

    慕容安顿时就尴尬了起来,怎么好好的就是我的错了,而且,太叔云和太叔静两个小子想要做什么,他这个小外公能拦得住吗?

    “咯咯,母后,这怎么能怪皇叔呢?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去准备给母后的见面礼的,这难道不好吗?”

    慕容静雨见到自家母后竟然开始怪罪起了皇叔,忍不住笑了。

    “什么见面礼不见面礼的,对母后来说,他们就是最好的见面礼,而且这天都快黑了,那两孩子在外面过夜,也太不安全了。”

    慕容氏此时就像是操心的奶奶一样,念念叨叨的。

    只不过,任谁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她很显然是非常想快点见到太叔云和太叔静兄弟俩,心情很是迫切。

    “这点皇嫂不用担心,他们很强。”

    慕容安插了一句。

    “你懂什么,他们还是孩子,两个孩子能有多强,他们才是第一次出远门,懂得什么叫做人心险恶吗?”

    慕容氏瞪了慕容安一眼,像极了护犊子的家长。

    慕容安张了张嘴嘴巴,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这能说得清吗?这个时候的皇嫂,怕是说什么都没用吧。

    “哎呀,母后,皇叔说的没错,我那两个小侄子一点也不弱,放心好了,每天保证可以见到他们,到时候我亲自出去找他们好不好?”

    慕容静雨安抚了一声,这才让美妇人有些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

    “这还差不多。”

    点了点头,慕容氏似乎对小女儿的提议很是赞成。

    慕容静雨和慕容安相视一眼,皆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就怕她一着急,大晚上的就出去找人,那就太夸张了。

    “安弟,他知道这回事吗?”

    慕容氏平静下来之后,问道。

    “臣弟并未先告知皇兄。”

    慕容安摇了摇头。

    “那就好,这事先别告诉他,要不是他,云儿也不会一走就是十几年,现在外孙来了,活该他最后一个知道。”

    慕容氏毫不客气地说着,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埋怨。

    听了皇嫂的话,慕容安庆幸自己没有提前和皇兄说这件事,否则,现在他就该是站在这里被皇嫂一顿批了。

    “孩子们的事情,再与我说说吧。”

    冷静下来,慕容氏的脸色也慢慢恢复了,变回了那个端庄华贵的云国皇后的样子。

    慕容静雨和慕容安点点头,一人知道的是几年前的他们,一人知道的是现在的他们,都是她想了解的。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神阳已经落下,弯月渐渐高悬在天空,渲染着夜幕。

    此时,太叔静三人,也正好有生意上门了。

    “喂,小子,你敢撞我,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老子可是这里有名的血腥屠夫,敢冒犯老子的人,没一个活着出去过。”

    拦在太叔静他们身前,一个看起来像是屠户的家伙,满脸横肉,凶神恶煞地盯着小厮李二小,一只手抓着李二的肩膀,威胁道。

    “我…我没撞你啊。”

    小厮李二看着这人,虽然有些紧张,但也不至于害怕,再加上这人摆明了就是太叔静说的那种人,来碰瓷的。

    既然有生意上门了,小厮李二就知道,太叔静他们要高兴坏了。

    “还说没有,你当老子眼瞎吗?如果你老老实实承认了,老子网开一面也就放了你,现在,老子很不高兴,你要是不拿出点好东西,就别想走。”

    这自称血腥屠夫的人大声嚷嚷了起来,不知道是说给李二他们听,还是说给自己听,亦或者说给周围的人听。

    “呦呵,你好厉害啊,血腥屠夫,杀猪的吧,那得是杀多少才能得到这个称号?”

    太叔静出场了,开口就是满满的嘲讽,最大值。

    “噗哧,杀猪的……小公子好口才。”

    第一个笑出来的就是小厮李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骂人的话都能说得这么有喜感,不笑真是浪费了。

    “哈哈哈……”

    小厮李二这开口一笑,顿时也带着周围的人也笑了起来,都用奇妙的眼神看着这位血腥屠夫,仿佛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表演。

    “小静,你这嘲讽的本事可真高,为兄拍马不及。”

    太叔云一边笑,还一边拍了拍太叔静的肩膀,自愧不如地说道。

    “那当然,小爷我可是嘲讽小能手一枚。”

    太叔静也开始自吹自擂了,那表情,别提有多嘚瑟了。

    “你们……找死!”

    这个血型屠夫见自己不仅没吓到人,还把人给逗笑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再也压抑不不住了。

    这血型屠夫抓着李二的肩膀,浑身气势爆发了出来,灵脉境的修为从他身上显露,手上灵力浮现,就要抓爆李二的肩膀。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这血腥屠夫的手上,让他眼睛一瞪,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手被提了起来。

    “兄弟,你可是我们今晚的第一单生意,希望身上有点好东西。”

    太叔静抓着血腥屠夫的手,一点一点从李二的肩膀上拿开,然后一扭,把血腥屠夫整个人都扭了过来。

    “啊……放手!”

    这血腥屠夫惨叫了一声,他感觉那只白净的手,就像是神铁一样,轻轻一捏就可以把自己的手捏碎。

    小厮李二退后两步,心有余悸地看着那血腥屠夫,刚刚在血腥屠夫爆发气势的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的肩膀要碎了。

    不过,他知道太叔静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些刺激。

    “放手也可以,不过,兄弟你懂的。”

    太叔静笑眯眯地看着他,手上还稍稍用力,让那血腥屠夫眼睛瞪得老大了,他感觉这条手臂都要脱离自己了。

    “行行行,小兄弟,你快放开,都给你,都给你还不行吗?”

    血腥屠夫服软了,在太叔静的手下,他爆发灵力出来都没用,太叔静的手抓着他丝毫没动,再这样下去,不等这条手臂被折断,他就要痛死了。

    “那就好,别骗我,敢骗我的话,我会把你全身的骨头都给敲断的,明白不?”

    太叔静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语气非常的轻柔,只是落到血腥屠夫的耳朵里,让他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

    “明白,我明白。”

    血腥屠夫被吓住了,这小子也太狠了吧,要把全身骨头都给敲断,这不是明显要废了他吗?

    废了他,可比杀了他还要可怕,血腥屠夫死都不想变成废人,顿时觉得太叔静那看起来白白净净的脸,就像是魔鬼披着人皮一样,忒吓人了。

    “拿来吧,老实点哦。”

    太叔静放开他,勾了勾手,让他赶紧把自己的东西交出来。

    血腥屠夫忍着心痛,把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交了出来,都是一些玄阶宝药,还有几块拳头大小的灵矿,最后就是一把缺了口的菜刀。